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新世纪高等学校教材?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修订版)(上下)[平装]
  • 共1个商家     59.84元~59.84
  • 作者:刘勇(作者)
  • 出版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版(2006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305633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新世纪高等学校教材?中国现代文学作品选(修订版)(上下)》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目录

    绪论
    小说
    狂人日记
    孔乙己
    故乡
    阿Q正传(节选)
    伤逝
    春风沉醉的晚上
    沉沦(节选)
    潘先生在难中
    超人
    春桃
    林家铺子
    子夜(节选)
    家(节选)
    寒夜(节选)
    月牙儿
    骆驼祥子(节选)
    四世同堂(节选)
    为奴隶的母亲
    小城三月
    生死场(节选)
    包氏父子
    在其香居茶馆里
    人生哲学的一课
    萧萧
    丈夫
    边城(节选)
    竹林的故事
    菱荡
    街景
    梅雨之夕
    小二黑结婚
    邢兰
    荷花淀
    莎菲女士的日记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节选)
    暴风骤雨(节选)
    围城(节选)
    倾城之恋
    金锁记

    散文
    秋夜
    过客
    范爱农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
    背影
    给亡妇
    故乡的野菜
    苍蝇
    乌篷船
    钓台的春昼
    西湖的雪景

    闲情
    藕与莼菜
    翡冷翠山居闲话
    想飞
    蹲在洋车上
    饿
    雨前
    山之子
    给我的孩子们
    山中避雨
    “春朝”一刻值千金
    雅舍
    “旁若无人”
    动人的北平
    秋天的况味
    包身工
    采蒲台的苇
    相片
    到底是上海人
    洋人看京戏及其他
    更衣记

    诗歌
    蝴蝶”
    晨安
    天狗
    凤凰涅柴
    红烛
    死水
    沙扬娜拉
    再别康桥
    海韵
    纸船
    倦旅
    我是一条小河

    我们
    弃妇
    雨巷
    我用残损的手掌
    预言
    给战斗者
    老马
    断章
    雨同我
    大堰河——我的褓姆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手推车
    诗人
    种子有翅膀
    金黄的稻束
    沉钟
    自然底梦

    出发
    王贵与李香香(节选)

    戏剧
    压迫
    三块钱国币
    屏风后
    雷雨(第四幕)
    日出(第四幕)
    名优之死(第二幕)
    上海屋檐下(第一幕)
    屈原(第五幕)
    升官图(第三幕)
    白毛女(第一幕)
    后记
    修订本后记

    文摘

    狂人日记
    某君昆仲,今隐其名,皆余昔日在中学时良友;分隔多年,消息渐阙。日前偶闻其一大病;适归故乡,迂道往访,则仅晤一人,言病者其弟也。劳君远道来视,然已早愈,赴某地候补⑵矣。因大笑,出示日记二册,谓可见当日病状,不妨献诸旧友。持归阅一过,知所患盖“迫害狂”之类。语颇错杂无伦次,又多荒唐之言;亦不著月日,惟墨色字体不一,知非一时所书。间亦有略具联络者,今撮录一篇,以供医家研究。记中语误,一字不易;惟人名虽皆村人,不为世间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易去。至于书名,则本人愈后所题,不复改也。七年四月二日识。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
    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才知道以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然而须十分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我怕得有理。

    今天全没月光,我知道不妙。早上小心出门,赵贵翁的眼色便怪: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还有七八个人,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张着嘴,对我笑了一笑;我便从头直冷到脚根,晓得他们布置,都已妥当了。
    我可不怕,仍旧走我的路。前面一伙小孩子,也在那里议论我;眼色也同赵贵翁一样,脸色也铁青。我想我同小孩子有什么仇,他也这样。忍不住大声说,“你告诉我!”他们可就跑了。
    我想:我同赵贵翁有什么仇,同路上的人又有什么仇;只有廿年以前,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⑶,踹了一脚,古久先生很不高兴。赵贵翁虽然不认识他,一定也听到风声,代抱不平;约定路上的人,同我作冤对。但是小孩子呢?那时候,他们还没有出世,何以今天也睁着怪眼睛,似乎怕我,似乎想害我。这真教我怕,教我纳罕而且伤心。
    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娘老子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