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胡适与鲁迅(20世纪的两个知识分子)[平装]
  • 共1个商家     15.20元~15.20
  • 作者:邵建(作者)
  •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第1版(2008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06515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胡适与鲁迅(20世纪的两个知识分子)》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
    胡适和鲁迅是中国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两个知识分子。他们两人思想脉系不同,文化资源有异,价值取向也大相径庭。他们对20世纪的中国产生了重大影响,也分别带来不同的后果。直到今天,21世纪的中国,依然没有走出胡鲁时代的思想困境和文化格局。当年胡鲁的问题,也是今天的问题,当年胡鲁的选择,依然是今天选择的参照。于是就很想写一《胡适与鲁迅(20世纪的两个知识分子)》,要在呈现胡鲁之间的思想差异以及不同的文化追求(包括重新梳理涉及他们两人的有关事件),从而在胡鲁诸种不同的比较中,望能有鉴于21世纪的文化重构。

    目录

    中国自由主义的“胡冠鲁戴”
    一、“胡冠鲁戴”的错舛
    二、“路径依赖”的不同
    三、爱自由,并非自由主义
    四、从“宽容”的角度看
    五、两种不同的价值遗产

    Tolerance的胡适和intolerance的鲁迅(I)
    一、Tolerance的分水岭
    二、“明确的是非”和“正义的火气”
    三、两种不同的“知识论”
    四、“知识论”以外
    五、像芥子一样,一点一点生长
    Tolerance的胡适和intolerance的鲁迅(II)
    Tolerance的胡适和intolerance的鲁迅(III)
    歧路
    合辙
    动物上阵
    有无之间
    事出刘文典……
    人权还是王权
    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之“胡适案”
    1930年左右的“鲁梁论战”
    1933年上海文坛的“书目”风波
    1954年书信冲突中的胡适与吴国桢
    20世纪50年代的中国自由主义的“落日余晖”
    后记

    后记

    如果回顾一下我个人的阅读经历,对我思想产生重大影响的,无疑是这样两个人:胡适与鲁迅。作为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出生的人,如果从70年代开始阅读,那个时代我能读到的书,马、列、毛之外,只能是鲁迅。很清楚地记得,在苏北乡下刚进农中读初一时,午后走进老师的办公室,桌上看到一本厚厚的书,精装的,那是50年代出版的硬封皮的鲁迅著作。拿起书,抚着发黄的书页,如同在抚学问本身。至于胡适,对不起,尽管最初接触也是70年代,但记不清第一印象了。其实是没印象,因为那时根本没有看胡适的书。知道他,好像是出于那个时代编印的读报手册之类。这两个人,以两种相反的形象进入我白纸般的大脑:一个是硬骨头和民族魂,一个是帮闲和帮凶。显然,这是那个时代给我灌输的印象,先入为主且牢固,想擦掉都难。
    然而,读鲁迅虽早却并不系统,断断续续,凭兴致而已;而且长期以来是在年轻时就形成的那个印象中去读,未曾更变。读胡很晚,晚至世纪之交,甚至转过世纪。并非长期刻意不读,而是80年代就碰到过,但觉得文章不好看。比如那个《文学改良刍议》,读胡适时通常总要先读它,读它很可能就再没兴致读其他了,至少我是这样的。但,90年代以来,由于自己在那段时间所做知识分子研究,个人的知识框架和思想框架都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我是在这种变化了的框架中拿起胡适的,一旦上手,就比较系统地读了进去。与此同时,又系统地开读鲁迅,并自觉将两者作比较,因为这两人正好是知识分子的两个不同个案。正是在这阅读和比较的过程中,年轻时被灌输的印象化解了,并形成属于自己从阅读中得来的印象,很体己。
    胡适和鲁迅是中国20世纪最重要的两个知识分子。他们两人思想脉系不同,文化资源有异,价值取向也大相径庭。他们对20世纪的中国产生了重大影响,也分别带来不同的后果。于是就很想写一本书,希望呈现胡鲁之间的思想差异以及不同的文化追求(包括重新梳理涉及他们两人的有关事件)。于是,读书写书,围绕胡鲁,便成了这个世纪前五年我个人生活的一项内容。如果说历时四五年只写一本书,只能说明本人才智愚钝,夫复何言;那么,写作的好处是,这个过程就是我熟悉胡鲁的过程。犹记那个炎热的夏日,左鲁右胡,两人的书同时摆开,交替看,递次读,斜倚在长沙发上,头上还有嗡嗡的空调,很惬意。读着读着,就忘了写。
    这本书名字是《20世纪的两个知识分子:胡适与鲁迅》,书名乃模仿法国学者让一弗朗索瓦·西里奈利的《20世纪的两个知识分子:萨特与阿隆》。显然,如果在中国,类似这样两个具有划时代意义又足以代表两种不同倾向的知识分子,不是胡鲁还能有谁?在法国,萨特偏左、阿隆偏右。20世纪的中国,鲁迅是左翼,相形之下,胡适靠右。当然,这种说法只是在胡鲁比较的框架中才能成立。因为胡适和他所代表的中国自由主义在那个时代其实是中道,它同时受到来自两个方面的挤对,一是左翼激进主义,一是右翼保守主义。
    不过,说胡鲁是知识分子,还需要稍作解释。上个世纪90年代,我因做知识分子研究,便形成了我个人对知识分子的看法。在我看来,知识分子这一概念有两层意思:第一,它是吃知识饭亦即是以知识谋生的,但在谋生之外对社会事务又有公共关怀;第二,它的公共关怀使它成为一个权力的批判者。以此为衡,胡鲁正好是一个颠倒。鲁迅在教育部长期任职时(佥事、科长),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在他离开教育部,尤其是他人生的最后十年才是。胡适相反,他在《新月》的“人权论战”时是一个典型的知识分子,但后来一为驻美大使、二为北大校长、三为“中央研究院”院长,便使他无以再是知识分子了。其实,在胡鲁比较中,是不是知识分子无所谓;因为知识分子仅是一种身份,并非道德符号,更不是什么荣称。
    犹记某日,朋友上门,手上拿着一本刚买的《阳光与闪电》。这是一位美国学者比较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的书。很惭愧这本书我至今没看,但当时从朋友手上拿过来的一刹那,眼睛一亮,这不正是可以用来形容胡鲁的一对比喻吗?阳光与闪电是面对黑暗的两种方式,在比较的意义上,温和的胡适不妨是阳光,犀利的鲁迅当然更合适是闪电。闪电以它的锐利,可以刺穿黑暗,让黑暗现出原形。和闪电相比,阳光不是在黑暗中穿刺,而是在黑暗的外面将黑暗照亮。以上的比喻,其实包含了我对胡鲁的看法,面对黑暗,鲁迅的方式是诅咒。胡适不同,他不是诅咒,而是点燃一根蜡烛去照亮。这一根蜡烛,微弱而持久,最后引来了阳光,而它本身却熄灭于阳光之前。在比较的意义上,鲁迅强调斗争,胡适力主宽容。今天的时代,更需要的肯定是宽容。这里不妨再度征引前文中一位学者表述的段落:“被誉为‘美国基督教会中首屈一指的思想家’的尼布尔,曾为Collier百科全书撰写了长达数千字的‘tolerance’(宽容)的词条,将它定义为‘一种和思想及行为与众不同者建立和维持共同体的品质和能力’。鉴于人类曾经有过漫长的血与火的不‘tolerance’的历史,尤其是‘tolerance’首先又是在宗教生活中被确认——而这恰恰是一个最容易激起褊狭和狂热的领域,因此尼布尔称这是人类一项‘来之不易的珍贵的成就’(difficult and rareachievement),其对社会和谐所具有的价值是无论如何估量也不会过高的。”胡鲁也好,阳光与闪电也罢,斯人已逝,流水不复。读胡鲁时最大的感慨,就是胡鲁分别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文化,以致他们可以成为两种不同的价值符号。然而,在那个扰攘不安的岁月中,两种符号,懵懂的我们曾经作出了什么样的选择呢?历史有时会走错房间,而且在某种意义上,不是历史选择我们,而是我们选择了它。那么,我们是否有时也会走错房间?我不敢叩问别人,只能叩问自己。

    文摘

    中国自由主义的“胡冠鲁戴”
    一、“胡冠鲁戴”的错舛
    20世纪90年代中晚期,暌隔几十年之久的自由主义在中国复潮,由此引出鲁迅研究中的一个新话题,即鲁迅是不是自由主义者。这个问题在以前断不会存在,毫无疑问,鲁迅是反自由主义的。在鲁迅逝世20周年的1956年,《文艺报》曾发专文,题目就是“鲁迅反对改良主义、自由主义的斗争”,其矛头所指,即胡适等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文章的论述也许我们不会同意,但它对鲁迅和胡适的价值倾向的认定却无可非议。可是,随着90年代晚期知识界对自由主义的认识,却出现了这样一种反转,不仅阐释鲁迅和现代自由主义的关系,试图将鲁迅列入其中;更有甚者,有的学者认为,和以胡适为代表的那批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相比,不是胡适,而是鲁迅,更能体现自由主义的本质。
    我反对把鲁迅称为自由主义者,尽管鲁迅酷爱自由。一个酷爱自由甚至为自由而斗争的人,完全可能是非自由主义的。鲁迅恰恰如此。但,我想率先表明,鲁迅是不是自卣主义者又有什么关系?不是又如何?这里,令人奇怪的并不是鲁迅的非自由主义,而是我们今天对自由主义的理解。要不,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张冠李戴:在这里则是“胡冠鲁戴”的错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