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英语文学传统之形成(中世纪英语文学研究上下册)[平装]
  • 共1个商家     87.40元~87.40
  • 作者:肖明翰(作者)
  •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97104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英语文学传统之形成(中世纪英语文学研究上下册)》:国家社科基金课题成果。

    作者简介

    肖明翰,1977年毕业于四川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1982年秋赴美留学,就读于俄亥俄大学英文系,1989年春获博士学位;现为湖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和四川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主要从事英美文学教学和英美现代文学、英国中世纪文学、比较文学和美国南方文学等方面的研究;先后承担两项国家社科基金课题和多项省部级课题,并参与一项国家重点课题和两项国家社科基金一般课题;已出版《威廉?福克纳研究》、《英语文学之父——杰弗里?乔叟》等学术专著4部,发表论文80余篇,大多数在全国性重要刊物上发表,另有一些译著译文面世。当前主要从事英国中世纪文学的研究。

    目录

    第一章 中世纪英国历史与文化/001
    一 罗马-不列颠时代/002
    二 盎格鲁-撒克逊时期/009
    三 盎格鲁-诺曼时期/027

    古英语文学

    第二章 古英语与古英语诗歌/057
    第三章 古英语宗教诗篇/073
    一 古英语宗教诗歌之开篇/076
    二 《旧约》诗篇/082
    《创世记》/084
    《出埃及记》/098
    三 《新约》诗篇/103
    《基督与撒旦》/105
    《基督》/114
    《十字架之梦》/125
    四 圣徒诗篇/144
    基涅武甫/148
    《安德里阿斯》/157
    五 寓意诗篇/163
    《凤凰》/168

    第四章 英雄传说与史诗/175
    一 英雄传说/176
    二 英雄史诗/184
    《贝奥武甫》/185
    《布鲁南堡之战》和《马尔顿之战》/211

    第五章 抒情诗歌/223
    一 《流浪者》与《航海者》/229
    二 《妇怨》与《夫之书》/243
    三 《尾韵诗》/252

    中古英语文学
    第六章 旧传统的继续与新的开端/259
    第七章 宗教寓意文学/277
    一 西方文化中的寓意传统/278
    二 《猫头鹰与夜莺》/291
    三 《农夫皮尔斯》/310

    下册
    第八章 浪漫传奇/377
    一 浪漫传奇的性质/378
    二 骑士精神与宫廷爱情/388
    三 中古英语浪漫传奇的发展/403
    四 亚瑟王浪漫传奇/421
    五 三部《亚瑟王之死》/429

    第九章 头韵体诗歌/453
    一 头韵体诗歌复兴运动/456
    二 头韵体诗作/463
    三 《珍珠》/472
    四《高文爵士和绿色骑士》/480

    第十章 杰弗里·乔叟/503
    一 乔叟对英语语言和英诗诗艺的贡献/506
    二 乔叟与中世纪后期欧洲悲剧精神的复苏/515
    三 《公爵夫人书》/529
    四 《声誉之宫》/538
    五 《百鸟议会》/549
    六 《特罗伊洛斯与克丽茜达》/558
    七 《贞女传奇》/568
    八 《坎特伯雷故事》/580

    第十一章 中世纪英语戏剧/622
    一 英语戏剧的早期发展/622
    二 神秘剧/632
    三 道德剧/658
    《人》/673
    结语/679
    大事年表/686
    参考文献/699
    后记/711
    索 引/714

    序言

    上千年的欧洲中世纪绝非那些急于把这个他们不喜欢的时代放进历史博物馆的文艺复兴思想家及其追随者们所说的那样是“黑暗世纪”。相反,中世纪创造了灿烂的文明,是欧洲历史上极为重要的一个时期。现代西方世界许多社会、政治、宗教、哲学、文化、文学、艺术的基本制度、思想和传统都起源于或者发展于中世纪。
    同样,发轫于7世纪的英语文学在中世纪也取得了辉煌成就。早在古英语时期(7~11世纪)那400年里,古英语文学这个欧洲民族语言文学中孤独的早产儿就创造了永远令英格兰民族感到自豪的繁荣。在文艺复兴之前近千年的英语文学发展史上,英语文学家们创作了大量优秀成果,《贝奥武甫》(Beowulf)、《十字架之梦》(The Dream of the Rood)、《流浪者》(Wanderer)、《猫头鹰与夜莺》(The Owl and the Nightingale)、《农夫皮尔斯》、《高文爵士和绿色骑士》、《珍珠》(Pearl)、《特罗伊洛斯与克丽茜达》(Troilus and Criseyde)、《坎特伯雷故事》(The Canterbury Tales)、《情人的自白》(Confessio Amantis)、三部《亚瑟王之死》以及道德剧《人》(Everyman)等,都可以同任何时代、任何国家的任何文学杰作媲美。中世纪英语文学不仅流传下大量令英国人为之骄傲的文学名篇,而且还形成了丰富深厚和充满活力的传统,为未来英语文学的发展和繁荣奠定了基础。文学是有传统的,研究文学也必须讲传统。去掉了中世纪文学成就,英语文学史不仅残缺不全,后来500年中英语文学那令世界赞叹的繁荣也会成为无源之水,其意义、成就、性质和特点也将很难被准确地理解、把握和解释。
    英语文学,它的成就与发展,它的内容与形式,它的特点与风格,都扎根于英格兰不断变革的社会和文化,根源于英格兰民族成长的艰难历史和英格兰人艰苦卓绝丰富多彩的生活。不列颠群岛独特的地理位置使英格兰同欧洲大陆既建立起广泛联系,从大陆不断汲取营养,丰富自己的文化文学,同时也能保持和发展自己的本土文化文学特色。特别是从罗马时代开始,外族频繁的入侵成为不列颠历史极为重要的特点,也是不列颠历史发展的一个主要动力。尽管每一次入侵都带来程度不同甚至巨大的破坏,但新来的民族也带来了新的文化。不同民族的每一次融汇,不同文化的重新组合,都为历史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拓宽了民族的视野,丰富了民族的文化,进一步提升了民族的精神。不列颠岛上的人民同外来民族的冲突、并存与交融的历史也就是英格兰民族及其社会和文化逐渐发展、形成和成熟的历史,同时也是英语文学产生、发展和繁荣的历史。
    现在,英国人尊奉杰弗里·乔叟(Geoffrey Chaucer,1342?-1400)为英语文学之父;作为中世纪英语文学的集大成者和英语文学新发展最重要的开拓者和奠基者,这样的称号他显然当之无愧。然而英语文学并不是起源于14世纪,英语文学的传统也并非肇始于中古英语文学,在乔叟之前700年诞生、作为民族语言文学独步当时欧洲文坛的古英语文学才是它真正的源头。古英语文学产生于已经成为英格兰本地民族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日耳曼文化文学传统与“外来”的基督教性质的拉丁文化文学传统的碰撞与融合。在盎格鲁—撒克逊人于7世纪逐渐皈依基督教后的几百年里,英国大部分地区实际上并存着基督教和日耳曼两大传统。这两大传统的相互影响,它们之间的冲突与融合,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英国的社会、政治、文化和民族意识的发展,同时也从形式到内容自始至终深刻地影响着古英语文学的发展。古英语文学乐于容纳不同传统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而不是试图将它们解决或清除,以便在思想、内容、形式和结构上达到高度统一的包容性,这一点将发展成为中古英语文学和近现代英语文学的一个特别突出的本质性传统;从《猫头鹰与夜莺》、《农夫皮尔斯》、《坎特伯雷故事》、莎士比亚的戏剧、玄学派诗歌一直到英美现代主义文学家们的作品,我们都能突出地感受到这种对矛盾与冲突的包容,以及英语文学的宽广与深邃。
    发生在11世纪中期的诺曼征服改变了英格兰历史发展的方向。征服者威廉及其后继者们用刀剑在英格兰制造出新的统治阶级,从而凭借政治权力和经济实力在英格兰造就了以法国宫廷文化为核心的新的主流文化,并使法语成为英格兰的官方语言,法语诗歌在普罗旺斯新诗繁荣之后也很快开始统治英格兰文坛。同时,诺曼王朝通过战争与联姻,在大陆上拥有大片领土,形成了跨越海峡两岸的“海峡王国”。于是,英国出现了极为复杂的局面:在民族上,盎格鲁—撒克逊人、诺曼人、北欧迁徙来的斯堪的纳维亚人以及不列颠原住民凯尔特人的后裔威尔士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和康沃尔人多民族集居;在文化上,基督教文化、盎格鲁—诺曼文化、法国文化、英格兰本土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和各种凯尔特人后裔的文化,以及北欧文化并存;在语言上,官方使用法语,教会使用拉丁语而民间则讲英语、北欧语和各种凯尔特语方言。这种多民族、多文化和多语言共存的状况在当时的欧洲仅有同样也是诺曼人统治的西西里能与之相比。
    诺曼征服虽然终止了盎格鲁—撒克逊时代,改变了英格兰历史发展的方向,结束了古英语文学时期,但却没有真正中断古英语文学所开创的英语文学传统,英语文学仍然在修道院和民间流传,而诺曼征服造成的这种多民族、多语言和多元文化的复杂环境,尽管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滞后了英语语言和文学的发展,但也为英语语言和文学后来的发展与繁荣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首先,正是在诺曼征服后的中古英语时期,英语很方便地从法语、拉丁语、斯堪的纳维亚语以及其他许多语言中直接而大量地吸收词汇和表达法;也正是在这一历史时期,英语经历了英语史上最深刻的变化和发展,逐渐成为表现方式特别丰富、适应力特别强的现代语言。这也是后来英语文学繁荣的一个极为重要的有利因素。
    其次,这种多文化、多文学共存的局面也为英语文学的发展和繁荣,为历代英语文学家们学习、借鉴和吸收各种传统创造了十分有利的环境。14世纪,英国社会和经济正经历深刻的变革,英格兰民族和民族意识正在百年战争中迅速形成,英语语言也正发展为成熟的书面文学语言。正是在这种继往开来的历史十字路口,乔叟时代的英语文学家们既立足于此前历代英语文学家的成就,也广泛地从法语文学、拉丁文学、意大利文学等各种文学传统中学习和借鉴,积极探索英语文学发展的新方向,大体上奠定了现代英语文学的传统,并把英语文学更紧密地融入以希腊、拉丁和罗曼语诗歌为代表的西欧文学的主流。
    但不论乔叟和其他英格兰文学家们从欧洲各地不同的文学传统中学习和吸收了多少有益成分,也不论英语文学从形式到内容发生了多大变化,英语文学的根主要还是深深地扎在英格兰社会和文化、英格兰民族意识和民族审美心理以及近八百年的英语本土文学之中。从头韵体转换为音步体也许是英语诗歌史上最重大的变革,但那“仅仅”使英诗的韵律更符合已经改变了的英语和更贴近正在迅速发展中的英格兰人生活中的语言。浪漫传奇是直接从法语文学引进的中古英语时期最重要的叙事体裁,但不论是《高文爵士和绿色骑士》还是《特罗伊洛斯与克丽茜达》都只可能由英格兰诗人创作。《坎特伯雷故事》显然被打下了深深的《十日谈》的烙印,但它展示的不仅是百科全书式的英格兰社会,其里面蕴藏的英格兰人所特有的审美趣味和精神实质也是意大利人或法兰西人所没有的。而包含在所有这些作品里并成为它们的深层结构的心理、文化和文学内涵也只有生于其中长于其中的莎士比亚等英格兰文学的后继者们才能最深刻地领悟、继承和发展。
    在英语文学艰难的发展历程中,在英国不断变换的多元文化环境中,中世纪历代英格兰文学家们一直孜孜不倦地试验与探索,坚持不懈地向欧洲各民族文学传统广泛学习、借鉴和吸收,同时用英语文学传统对其进行改造,使之植根于英格兰社会和文化,并符合英格兰人的文化趣味、心理特征和审美爱好。从古英语时期的宗教诗歌、英雄史诗到中古英语的宗教寓意诗、浪漫传奇、乔叟的著作以及几乎所有的重要作品都十分突出地表现了这一传统。在这些令英格兰人感到骄傲的文学成就中,我们可以看到历代英格兰文学家们是多么广泛地从整个欧洲的丰富的文学宝藏中汲取营养。他们不仅创造出特别杰出的成就,而且逐渐形成了一个以道德探索为核心,以表现英格兰的社会文化和表达英格兰人的思想情感为基础,从内容到形式,从主题到题材,从体裁到风格都灵活多变、丰富多彩、视野开阔、善于吸收、兼收并容、适应力特别强的开放性文学传统。正是这个传统为后来英语文学进一步发展和繁荣奠定了基础。因此,研究中世纪英语文学不仅对于认识和欣赏中世纪英语文学本身的成就、性质和特点非常重要,而且对于把握后来几百年中英语文学的发展也具有特别的意义。
    本书追溯了中世纪英语文学从7世纪发轫到15世纪末文艺复兴前夕八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但它不是文学史。本书的重点有两个,其中最重要的是研究中世纪英语文学本身,即研究英语文学在中世纪所取得的成就。因此,本书并不致力于按历史时期全面叙述英语文学的发展或一般性介绍,而是着重分析那些取得最杰出成就或者说最能体现中世纪英语文学成就并对英语文学未来的发展产生了最大影响的文学流派、文学类型和作家,特别是具体的文学作品。其次,在分析中世纪英语文学成就的同时,本书还将注重考察英语文学传统的形成与发展,及其对后来英语文学的影响。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一个鲜活、丰富多彩而且不断发展变化的传统很容易被感知,却很难被界定。严格地说,能被“准确”界定的所谓“传统”并非真实鲜活的传统。传统中最本质性的组成积淀在文学家们的集体无意识里,潜移默化地决定着他们的创作,同时也体现在从对问题的关注、题材的选择、主题的表达直到细节的描写等每一部作品的每一个方面、每一个角落。因此,要真正考察传统的形成与发展首先必须深入到尽可能多的作品中,实实在在地分析文本,特别是要尽可能细致系统地分析那些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作品,并在此基础上观察和把握文学发展大的走向。
    因此,本书的主要内容是具体的文本分析,并通过文本分析来揭示英语文学在中世纪所取得的成就以及英语文学传统的形成。为了能充分揭示中世纪英语文学的成就,本书将用相当大的篇幅尽可能详尽地分析一些特别杰出的作品,比如《创世记》、《贝奥武甫》、《十字架之梦》、《猫头鹰与夜莺》、《农夫皮尔斯》、《高文爵士和绿色骑士》以及乔叟的主要作品,以期让读者能对这些中世纪英语文学的代表作品有比较具体的了解。另外在讨论中,本书也尽可能结合英格兰和欧洲的历史、社会、文化和语言背景对中世纪英语文学的成就与发展进行分析,以探讨中世纪英语文学与当时社会和文化之间不可分割的内在联系。
    本书中的文本分析全是以作者对原作的认真阅读(往往是反复阅读)为基础,并大量参考了中外学者的研究成果。由于作者的中世纪英语,特别是古英语(另外还有古法语和拉丁语)的水平低,因此在阅读中一般都参考了好几种现代英语译本。作者发现,现代学者们对中世纪文本的理解,包括断句,存在一定甚至较大的差别。因此在阅读中,作者尽可能参考更多的译本,进行综合比较。但即使这样,还是存在一些不太确定的地方。另外,对于有中文译本的作品,作者也都阅读了英语原文,但为了方便读者查阅,书中引文都尽量使用中文译文,如果作者对译文有较大的不同看法,则加注说明。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在中世纪,英格兰并非只有英语文学。英格兰文学家们还一直在用拉丁语创作,而且在诺曼征服之后,又出现了盎格鲁—诺曼语文学。它们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是中世纪英国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都对英语文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许多英语文学作品甚至是以拉丁语或盎格鲁—诺曼语原作为蓝本创作的。但由于本书主要是研究中世纪英语文学,所以除了提及它们对英语文学发展的贡献或对某些英语作品的影响外,一般不做分析。
    本书主体一共分为11章。第一章简述了从罗马人于公元1世纪前后入侵不列颠到15世纪末大约1500年间,不列颠地区的历史变迁和文化发展,以试图构造一个有助于后面叙述、理解和分析中世纪英语文学的发展和成就的历史、社会和文化语境。因此,在对该地区的历史与文化的叙述中,也将注重其与英语文学发展的内在联系。随后的十章以发生在11世纪中期的诺曼征服为分界线,分为两大部分,分别讨论古英语(Old English)文学和中古英语(Middle English)文学。另外,书后附有一份主要参考书目,全都是作者参考过而且认为很有价值的著作,希望有助于有兴趣的读者做进一步研究。
    本书第一部分,即古英语文学部分,包括四章(第二章至第五章)。古英语文学主要是诗歌作品。所以,这部分首先探讨了古英诗的格律、语言特点和创作风格,然后在第三、四、五各章里分别讨论了在古英语文学中占主要地位的宗教诗篇、英雄诗歌和抒情诗,分析了它们的产生、发展、传承、特点和成就。古英语诗人创作了丰富的作品,取得了很高的成就,但由于各种原因,大量作品散失,流传至今的所有诗作一共有三万余行。尽管如此,这也是一份十分珍贵的文化文学遗产,而且里面不乏优秀之作。由于作品数量不是很大,所以书中分析了几乎全部比较重要的古英语诗歌作品,包括许多残篇,而且对一些特别杰出的作品还专门分节探讨。这部分所涉及的诗作在篇幅上占了现存古英诗的绝大部分。
    本书第二部分(第六章至第十一章)分析中古英语文学的成就。由于古英诗格律很规则,风格也比较统一,所以专章讨论;但中古英语诗歌的格律变化很大,也没有那样统一的创作风格,所以没有设专章讨论,而是结合一些具体的诗人和诗作进行分析,特别是在乔叟部分比较集中地讲述,因为后世英语诗歌的格律主要受乔叟诗歌的影响。另外,由于中古英语流传下大量作品,如果像对待古英诗那样,在这样一部著作里详细分析几乎所有比较重要的文本,可以说完全不可能。所以,这部分首先探讨了诺曼征服之后英语文学新旧传统的传承、交替与发展,然后在剩下的五章里只是分别讨论了宗教寓意文学、浪漫传奇、头韵体诗歌、乔叟的创作和中世纪英语戏剧这些在中古英语文学时期取得最高成就和对后世英语文学产生了最大影响的流派、类型和作家。除了从整体上进行讲述和尽可能多地分析一些重要作品外,在每一种文学类型或流派中选择了一些最具代表性、文学成就最高的文本分别进行尽可能详细的讨论。由于乔叟在英语文学史上特殊的地位和特别突出的贡献,因此对他和他的主要作品进行专章讨论。
    中世纪英语文学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形成了深厚的文学传统,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领域,本书仅仅是一个初步尝试,希望更多有志于研究中世纪英语文学的学者能深入到这个趣味无穷的领域。如果本书能起到一点抛砖引玉的作用,作者将感到无限欣慰。

    后记

    有一位朋友曾对我说,我们的生活有如一场与“期限”的战斗(a battle against deadlines)。在过去4年中,我比任何时候都更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的深刻。不过,我所体会到的还不仅仅是生活乃一场战斗,而且很不幸还是一场总也打不赢的战斗(fighting a losing battle),很有点像堂·吉诃德与风车搏斗。自2004年夏获知本课题有幸立项之后,心里就一直有一个挥之不去的阴影:期限。4年来,我一直在与这个期限搏斗;尽管尽了一切努力,还是失败了。在延期一年后,现在才总算草草结束战斗。
    虽然期限的“阴影”总令人不快,但过去4年的课题研究还是很有值得回忆的地方。首先,这个课题于2004年秋在环境极为优美的剑桥大学那些为中世纪英语文学课题创造了最好氛围的古老建筑群中开始。而且在那半年里,我还瞻仰了乔叟、最后一位重要的盎格鲁一撒克逊国王忏悔者爱德华(Edward the Confessor)拙著中提到的另外几位中世纪英格兰国王和赫赫有名的黑王子等人的墓地;游览了诺曼征服后为征服者威廉修建的英格兰王宫伦敦塔,里面上演了一些英国历史上最血腥的阴谋和悲剧;参观了乔叟的香客们最终没能进入的坎特伯雷;凭吊了伊利大教堂(Ely Cathedral),那里安息着古英语史诗《马尔顿之战》描写的那位英勇战死的盎格鲁一撒克逊统帅比尔特诺斯;实地考察了在英国历史上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的多佛港;另外还访问了英格兰王室的夏宫温莎城堡,据说大力弘扬骑士精神的爱德华三世曾在该处按传说中亚瑟王圆桌建造了一张巨大圆桌并创建了流传至今的嘉德骑士勋位制。

    文摘

    第一章 中世纪英国历史与文化
    文艺复兴之前的1500年是英国历史上剧烈变革的时期,也是英格兰民族从发展、形成到成熟的时代。这个时期的一个极为重要的特点,甚至是英格兰历史发展的一个主要动力,是外族频繁的入侵。其中最重要的有三次,每一次都改变了不列颠发展的历史方向。它们是公元1世纪中期罗马人的入侵,5世纪中期盎格鲁一撒克逊人的迁入和11世纪中期的诺曼征服。这三次入侵在不列颠历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它们分别开辟了罗马一不列颠时代,盎格鲁一撒克逊时代和盎格鲁一诺曼时代。
    虽然这三次入侵都改变了不列颠历史发展的方向,都开辟了新的时代,但它们并没有造成历史的空白,历史也并不是重新开始。先前的历史和文化并没有消失,而是融入了新的发展进程,而新来的民族也注入了新的精神、新的活力。所以,尽管每一次入侵都带来巨大破坏,造成了历史暂时的停滞甚至倒退,但不同民族的每一次融汇,不同文化的重新组合,都为历史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都拓宽了民族的视野,丰富了民族的文化,进一步提升了民族的精神。英格兰民族丰富的文化,顽强的生命力,开阔的视野和对外不断开拓的精神,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这些外族融人的结果。追溯英国这1500年的历史,就是追溯在不列颠岛上的人民同外来民族的冲突、并存与交融的动态关系中,英格兰民族及其社会和文化逐渐形成发展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