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律师、国家与市场:职业主义再探[平装]
  • 共3个商家     19.60元~25.20
  • 作者:杰拉尔德·汉隆(作者),程朝阳(译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487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律师、国家与市场:职业主义再探》是法律与社会译丛之一。律师群体在政治纷争、经济洪流中如何平衡社会责任担当与商业要求?不仅仅从业人员需要自省与自我选择,作为研究者、政策的制定者也需要以旁观抑或参与者的身份加以观察、总结和引导。
    职业主义正在经历一个急剧变化的过程。“国家和市场谁优先”这个问题影响到职业组织的工作方式,在法律职业领域也是如此。作者认为,消息灵通、实力强大的企业客户和国家正在推动一种转向;降低那种为公民个人服务的价值,而倾向于由支付能力来决定服务形式。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杰拉尔德·汉隆 译者:程朝阳

    杰拉尔德·汉隆, 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QLleeil Mary’s,University of London)组织社会学(Organizational Sociology)教授,毕业于都柏林大学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获哲学博士(PhD)学位,博士论文以大型会计师事务所的性质变化和它们在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以及全球经济中所扮演的角色为题。曾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谢菲尔德大学、伦敦大学国王学院、诺丁汉大学和莱斯特大学任教。研究兴趣包括社会理论、市场社团的性质、国家和市场的关系、政治经济、职业性组织、工业社会学等。

    目录


    表目
    英文版序
    致谢
    第一章 社会民主的危机?职业主义与弹性积累
    市场抑或社会民主?
    全球福特制的出现
    社会公民身份、职业主义与积累的福特制政体
    职业者与迟到的社会公民身份认同
    社会服务职业主义与市场部门
    无限制的社会公民身份与英国资本主义的危机
    新右翼破坏社会民主的企图
    国家右翼倾向对职业者的后果
    资本的进攻与复苏
    结论

    第二章 自由放任主义信念的捍卫者与福特制集体主义的
    拥护者:律师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变化
    一种适度受限的自由放任资本主义
    职业间的竞争与日渐倚重土地市场——土地转让市场
    的垄断化
    作为事务律师捍卫者的自由放任国家
    干涉主义国家的兴起——威胁行为的一个例证?
    干涉主义国家与事务律师——向新型积累迈进
    精英律师事务所——从自由放任资本主义到福特制
    结论——律师与社会民主危机

    第三章 律师、国家与市场:进退两难之境
    强大国家与律师职业
    律师与强大国家——强者的进一步便利?
    作为商品的职业服务——资本的观念
    购买个人的抑或律师事务所的技能?商业知识、网络和
    内部律师
    结论

    第四章 弹性积累与“商业化职业者”的出现
    商业律师事务所——它们真的如此不同?
    “为商业化职业者的出现进行结构调整”
    网络和对个人的(重新)崇拜
    嵌入性、信任与职业服务的市场销售
    作为个人授权资源的网络
    结论

    第五章 作为企业的职业主义:服务阶层的政治学与职业
    主义的重新定义
    作为一股保守力量的服务阶层
    服务阶层的分裂
    职业、信任与服务阶层
    职业者和服务阶层的分裂
    社会服务职业主义与激进的服务阶层?
    对这些问题的进一步探讨
    结论
    结论 社会结构与职业工作的变化面相
    附录 研究方法论
    参考文献
    索引
    译后记

    序言

    在西方法律职业研究的发展史上,英国学者一直处于这一领域的最前沿。从20世纪30年代的卡尔一桑德斯(A.M.Carr-Saun-ders)和威尔逊(P.A.wilson)到80年代的刘易斯(P.Lewis)、丁沃尔(R.Dingwall)、布尔雷奇(M.Burrage)等人,英国学界对职业的本质特征与发展历程始终有着强烈的关注与独到的理解。当曾经风靡一时的职业研究在今天的美国学界已经被法律与医疗等研究领域瓜分得几乎销声匿迹的今天,英国学者们却还保持着对一般性职业理论的兴趣。杰拉尔德·汉隆(Gerard Hanlon)分别于1994年和1999年出版的《会计师职业的商业化》(The CommercialisationQ厂Accountancy)与《律师、国家与市场:职业主义再探》(Lawyers,theState and the Market:Professionalism Revisited),是西方职业研究领域近二十年来的两本非常重要的著作。其中《律师、国家与市场》一书,不但为了解英国律师业在20世纪后半叶的发展历程提供了大量的经验数据,而且也为理解职业与市场、国家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个相对系统的理论视角。由程朝阳先生翻译、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本书中译本,无疑将对国内的法律职业研究与职业社会学研究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作者在写作本书时,所关注的核心问题并不仅仅是法律职业本身,而是二战后英国福利国家政策兴起以来不断增强的国家干预对法律服务市场以及职业工作所产生的各种后果。汉隆认为,过去几十年里职业工作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出现了明显的商业化倾向,产生了所谓的“商业化职业主义”(commercialised professiona,lism),而福利国家的兴起则对这一商业化过程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后记

    这是一本研究律师职业的书。它集中论述了英国特定历史时期律师职业的内部结构、服务领域、工作性质、地位声望、意识形态、工资收入等方面的一般情况,给读者描绘了一幅丰富、生动的职业群体画像。然而,它又不止是一本研究英国律师职业的书,因为从根本上看它只是试图从律师这个特定的职业领域着手,或者只是以这样一个职业群体为例来深入考察英国整个职业服务阶层的发展、变化情况,其研究视域不限于律师职业本身而是更多地投向该职业群体所身处的政治、经济环境,更加关注导致这些发展、变化发生的各种社会因素(诸如国家规制和市场需求)以及它们和以律师职业为典型的整个职业服务阶层的互动关系。本书通过对这些发展、变化作出历史的、动态的、立体的探索和分析以阐明它们对职业人士和职业工作所可能带来的后果:职业群体的内部分裂和职业主义的重新定义。
    本书开篇指出,到其时为止的二十多年中英国所进行的经济变革导致了国家在优先性考虑方面的变化,即国家降低了商品和服务立基于市民身份的享用的重要性,而给予商品和服务立基于市场的享用和国际竞争力以优先性。本书研究表明,这种优先性的转向可能会促使职业内部出现分化,将一些先前同质的职业领域相应地分裂为两个不同的部分:一部分是由那些从社会服务的观念出发倡导以公民身份为基础享用其服务的职业者组成的群体;一部分是由那些从市场竞争的观念出发主张以支付能力为基础享用其服务和提升其国际竞争力的商业化职业者组成的群体。作者认为,这种职业群体的内部分裂可能会最终导致整个职业服务阶层的解体。

    文摘

    新右翼破坏社会民主的企图
    这种重新调整随着作为保守党内部最为强大的一部分的新右翼势力的出现而变得最为突出(虽然在工党中日益重要的部分势力向左翼转向的过程中它也曾出现过。见Jacques,1983;Hall,1983;Gamble,1994)。出于某种运气,撒切尔夫人当选为保守党领袖,新右翼势力因此开始在保守党中居于统治地位(Gamble,1994:88-92)。新右翼对英国资本主义的危机所作出的回应不同于工党中的现代主义者,也不同于战后前撒切尔领导下的保守党。他们强调有必要重新建立自由市场,鼓励创办企业,提升企业的竞争力。
    此前在工党和保守党的现代化计划中当然也存在这样一些要素(见Gamble,1994),但是与那些现代主义者不同的是,新右翼对于自己想用什么去取代旧有的共识这一问题有着相当清晰的认识(虽然他们还没有制定出一个完整的蓝图,他们常常根据现实的变化和一些的确没有料到的机遇而制定自己的政策)。从根本上看,与1945年以后的历届政府不同的是,他们想要摧毁共识。因此,虽然1979年之前和1979年之后并没有非常显著的差别(例如,正是工党政府首次引入货币主义者的经济政策,正是希思政府引入强硬的反工会立法),但是真正不同之处在于,撒切尔政府却意图并决定打破旧有共识,即便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非常小心地向前迈进。
    新右翼势力不是一个同质性群体,它也不是一个被所有人接受的术语,对于谁属于这一群体,谁又不属于这一群体,它并不总是十分明确(见Gamble,1994:34-68)。然而,尽管存在这样一些困难,该术语仍然准确、充分,足够我们用来对这一群体的所思所想,以及该思想是如何开始对保守党产生影响的作出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