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一个人的诗歌史(第2部)[平装]
  • 共2个商家     16.80元~22.40
  • 作者:刘春(作者)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50081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个人的诗歌史(第2部)》:柏桦、李敬泽、欧阳江河、王家新、西川、谢有顺、于坚、张清华联袂推荐。探赜一代精英写作与成长,反思汉语创作困局,讲述诗歌江湖纷乱与虚无,追问时代灵魂走向。

    媒体推荐

    刘春在讲述“诗歌史”时,他是在召唤诗歌精神的总体性和无限性。这种召唤,具有迷人的招魂性质,超乎时代精神这个括弧之外,直取文明的幽暗内心。这部《一个人的诗歌史》,具有和曼德斯塔姆的文明时间观一致的内驱力:历史是作为单一共时行为被感知的。换句话说,在诗歌深处,历史就是把时间和人心收集在一处,是对总体性和无限性的招魂。
      ——欧阳江河(著名诗人)
    1978年以来重新复活的中国自由派新诗已经成为传统,深刻地影响了当代汉语。刘春的思考非常重要,这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诚实、谦虚和追求真理的独立精神;另一方面,他自己也属于正在对这个传统进行反思和超越的年轻一代诗人。
      ——于坚(著名诗人)
    在中国当代诗歌的诸般成就被彻底认识之前,描述出诗人们的精神状态、生存状态和工作状态,使之不再处于被层层遮蔽的境遇之中,是一项基本的、迫切的和重要的工作。在这一方面,刘春的“诗歌史”系列文章意义非凡。
      ——西川(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著名诗人)

    作者简介

    刘春,著名诗人、评论家,1974年出生于广西荔浦。著有随笔集《博尔赫斯的夜晚》、《或明或暗的关系》、《让时间说话》,诗学专著《朦胧诗以后》、《一个人的诗歌史》,诗集《忧伤的月亮》、《运草车穿过城市》、《幸福像花儿开放》等。近年在《花城》、《读库》、《星星》、《名作欣赏》等开设诗学随笔和评论专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扬子鳄”网络诗歌论坛创办人。现居桂林。

    目录

    序言 向《一个人的诗歌史》致敬/黄芳
    唯有旧日子带给我们幸福
    把灵魂朝向这一切吧,诗人
    飞蛾已经出生,巨著总会完成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
    从黑暗中来,到白云中去
    后记每个人都有一部自己的诗歌史

    序言

    于我而言,要为一个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写文字,是困难的。
    要为一本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书加些边边角角,同样是不容易的。
    更何况是一个你更习惯站在各种褒奖的背后冷静观察与挑刺的人与书。
    刘春与他的《一个人的诗歌史》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与一本书。
    前天,在回家的路上,我告诉他:你知道你这个星座的人最突出的特点是什么吗?是工作狂。
    他非常认同:原来如此。难怪。
    可以听得出,他的认同中有自我赞赏的成分。而我这番话的本意,却是表达我的怨气:为了工作与写作,他对家人忽略太多了。
    《一个人的诗歌史》最初的创作是在2002年。正是那年,我怀孕。2003年2月份,我生下了女儿暖暖。这期间,可以说,我很少得到一个孕妇和产妇所应得的照顾。而女儿出生后的几个月,正好是他创作激情特别高涨的时期。每天下班回到家,他第一件事是开电脑。吃完饭第一件事,同样是开电脑,直至深夜。

    后记

    这是《一个人的诗歌史》系列作品的第二部。与此前出版的第一部一样,本书的五篇文章,所谈论的仍然是20世纪80年代成名的诗人及与这一代诗人相关的诗坛往事。虽然90年代以后新人辈出,但这一批80年代成名的诗人,已经凭着他们出色的才华在当代诗歌史上获得了稳固的位置,目前,他们仍然创造力旺盛,时有佳作。推介他们的作品,梳理他们的创作历程,并以此为基础展现整个当代诗坛的状况,既是本人多年来的夙愿,也是为了证明:尽管没有任何一首诗能够阻挡一辆坦克,但优秀艺术品的存在,却能够让人对这个灵魂日渐倾斜的时代有了信心。
    五篇文章,都是半新半旧之作。所谓“半新半旧”,意思是初稿曾经发表过,后来进行了很大幅度的增补和改动,成为与原来完全不同的“新作”,就没再拿出来示人了。承蒙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厚爱,我在《诗歌史》第一部出版的半年后,就有机会将“诗歌史”系列的最新成果结集成书,内心实在是感动莫名。

    文摘

    插图:



    前两本书的顺利脱手,柏桦决定潜下心来做自由撰稿人。然而,雄心勃勃的诗人很快被一次意外弄得异常沮丧。一个上午,柏桦做好了一部书稿,主动跑到一个书商家里洽谈出版事宜,那书商看了几眼书稿,当场就付款买下,这一切顺利得令人吃惊。然而,几个小时之后,书商派人来找柏桦退书稿。原来,书商在拿到稿子后,兴冲冲地找到熟悉的出版社编辑,被编辑告知,书稿是抄袭的,出版社不可能给书号。柏桦一下子就被弄懵了,但没有进行声辩,马上将钱退给了来人。
    来人离开后,柏桦陷入了空前的难过之中。首先,他的工作成果——尽管只是对稿子进行分门别类的编辑工作而不是原创——被人质疑,其次,还因为书商在利益面前的无情。好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幸运之神再次降临到诗人头上。第二天,柏桦拿着书稿,找到了读研究生时的同学、当时在成都出版社任总编辑助理的杨晓明。杨晓明看了书稿,说,这书稿没有问题,这是一本文摘式的书,在内容上进行技术处理一下,再写一个后记予以说明就行了。就这样,这本刚刚被退回来的书稿再一次被另一个书商当场买走。那后来的好几天,柏桦都还在这种悲喜交加的情境中回不过神来。
    两天内的大起大落,使柏桦对“行情”有所了解,也增加了柏桦的自信,接下来,柏桦开始和张小波、万夏、张崇俊、颜立和、阿野、潘家柱、马松、杨路、李亚伟、赵野、王益等书商合作。有意思的是,这些书商大部分原本就是80年代就很有影响的诗人,比如张小波,是中国新城市诗歌的领军人物,万夏和李亚伟是莽汉主义的两大巨头,这些诗人成立的图书公司,一度占据了国内畅销书制作与出版的半壁江山。直到今天,张小波的共和联动图书公司,万夏的紫图图书公司,仍然是中国民营书业的旗帜。这是题外话了。10年中,柏桦与这些书商兼朋友的合作自始至终都非常愉快,编撰的大量图书中,有4本与毛泽东有关,它们分别是《毛泽东散文作品赏析》、《毛泽东兵法》、《毛泽东口才》和《毛泽东诗词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