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追逐:跨国追击外逃贪官[平装]
  • 共2个商家     11.19元~19.90
  • 作者:为力(作者)
  •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0346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权欲之争的殊死搏斗,正邪较量的巅峰对决,尽在《追逐:跨国追击外逃贪官》一书中。
    为力,华裔加拿大籍女作家。社会生态,官场生存,跨国追击外逃贪官,拷问权欲真相。
    社会生态,官场生存,最强悍的男人为什么更容易犯下最低级错误,跨国追逃,拷问权欲真相,大好前途往往葬送在金钱和女人手里。
    李思德暗中将巨额赃款转移到国外,为自己制造了一个自杀假象后,他逃到香港做了整容手术,又隐姓埋名躲到了美国。身负杀女之仇的顾磊终于越狱成功,一路追来……。

    名人推荐

    ◆【名人精彩评论1】
    她也在追逐
    ——评为力的《追逐》
    作者:赵燮雨
    第一男主人公在逃遁!有人在尾随追逐。
    第二男主人公也在逃遁!有人在尾随追逐!
      第一女主人公在逃遁!有人在尾随追逐!
      第二女主人公也在逃遁!有人在尾随追逐!
      既有逃遁就有追逐,一场逃遁和追逐的好戏在读者面前展开。
      两条线索有条不紊地交叉进行,显示了作者掌控文字铺陈情节的功力。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加籍华人女作家为力所写的这本第一部描写贪官潜逃海外的长篇小说

    媒体推荐

    ◆【名人精彩评论1】
    她也在追逐
    ——评为力的《追逐》
    作者:赵燮雨
    第一男主人公在逃遁!有人在尾随追逐。
    第二男主人公也在逃遁!有人在尾随追逐!
    第一女主人公在逃遁!有人在尾随追逐!
    第二女主人公也在逃遁!有人在尾随追逐!
    既有逃遁就有追逐,一场逃遁和追逐的好戏在读者面前展开。
    两条线索有条不紊地交叉进行,显示了作者掌控文字铺陈情节的功力。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加籍华人女作家为力所写的这本第一部描写贪官潜逃海外的长篇小说《追逐》。贪官逃遁的手法颇为惊心动魄,先是香港后是北美,假护照假名字甚至于有一张假面孔。
    而我们的女作家根本不用逃遁,但是完全可以说她也在追逐!
    或许因为最受"裸官"们喜爱的国家是加拿大,该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引渡协议。身为加拿大农业部科研所科研人员的为力女士对此深有感触。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说,有四千名腐败官员裹走五百多亿美元逃亡外国。而且这还仅仅是2005年的数字——那是奥运房地产热形成之前的数字。出于海外赤子的一颗拳拳之心——洋装虽然穿上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为力她用键盘作武器口诛笔伐揭露了那么一小撮贪食民脂民膏的不法官吏的种种丑态。跟着她的文字段落,在她的笔下面对罪恶摆脱惩罚的逃遁面对忏悔心灵挣扎的逃遁刻画得细致入微。
    尤其值得深思的是为何面对如此猖獗的外逃行为,鲜少有作家拿起笔作刀枪来体现作为一个作家的良心所在。与其他海外女性作家比如六六的《双面胶》所写的婆媳纠纷家长里短和艾米所写的《山楂树之恋》实质上是新时代的鸳鸯蝴蝶派作品相比之,毫无疑问为力的这部长篇小说《追逐》的社会价值要高得多得多。
    (《追逐》,为力 著,中国画报出版社2009年1月第1版,定价:28.00元)
    ◆【名人精彩评论2】
    亡命“天堂”
    ——评力为的《追逐》
    作者:朱小棣
    加拿大农业部研究所里的一位大陆移民,由于业余爱好文艺创作,几年前与友人联合创办了一个文艺网站,伊甸文苑(yidian.org)。于是一批趣味相投的网友开始在那里以文会友,交流提高。几经推敲商榷、修改完善之后,她的一篇文稿终于被国内《中国画报出版社》接受,便有了这部单行本的长篇小说《追逐》。据悉还有报社要求缩编连载,不日将与大众见面。
    在商业化大潮的今天,小说能被出版社相中出版,自然有其众多要素。曲折跌宕的情节,复杂众多的人物,交替变更的场景,从美国纽约的摩天大楼到祖国西部的荒原沙漠,人与钱的捆绑,狼与人的赤斗,好戏纷呈,卖点多多。更何况,第一章里就出现了床戏。不仅有时髦的反腐败主题,还把战场转移扩大到了加拿大、美国,所谓人间“天堂”。然而如果说这部小说展示了什么真正耐人寻味的议题,很可能不是流行的反贪污腐败主题,而是父母与子女的关系在人生价值上的深刻意义。
    正面主人公的父母因拯救他人子女而丧命,可怜的孤儿一度在班主任老师也是反派人物的母亲那里重获母爱。后来曾给予双亲式关爱的夫妇,恰是父母生前好友而又曾使其父母在政治运动中遭难的同事。这位主人公的女儿,后来又因为要替蒙冤的父亲报仇而不幸夭亡。反派人物的祖父,曾是开明乡绅,积德为乡亲们广行善举,而其子也就是反派人物的父亲却在政治运动中为保自身前途而与之划清界限。无论女班主任如何善良,却不能防止做官的儿子因为常在水边走哪能不湿鞋。而外逃的贪官,不仅将独子送去美国念书,后来更是因为挺身保护无辜的儿子而自我牺牲。
    尽管这些全然不是小说的主要情节,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与突发事变,使人不禁要对人生之无常以及生儿育女的终极意义有所感叹。掩卷之余,各种读者对作者很可能会有不同的拷问,尤其是针对亡命之徒的贪官。那最后刹那瞬间里的无私为子献身行为,究竟能否超度他的亡灵。等待着他的,还会有天堂吗?

    作者简介

    为力,加拿大中国笔会会员。美国文心社社员。现任职于加拿大农业部。写有散文、随笔、游记、诗歌、杂文、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等体裁作品。发表于国内的《散文海外版》、《南方周末》、《青年参考》,以及海外的《星岛日报》、《侨报》等中文媒体。《巴西的彩虹》获《中国作家》第二届金秋之旅短篇小说二等奖。中篇小说《源》被收入《伊甸文萃:海外优秀中篇小说精选》,由美国柯捷出版社在2008年出版。长篇小说《天堂无需等待》,由美国溪流出版社在2006年出版,在“首届海内外华语文学创作书稿交易笔会”上,获小说类一等奖。2006年与文友一同创建海外文学论坛《伊甸文苑》。
    莫言、刘振云、白晔等著名作家在加拿大曾专程会晤作者,对其《追逐》等作品极力赞扬。

    目录

    1.纽约:外逃
    2.戈壁沙漠:越狱
    3.纽约:购房
    4.荒原:狼人
    5.美国纽约州五指湖区
    6.中国华中市:苦果
    7.纽约州,五指湖区:惊悚
    8.中国槐树村:苦儿
    9.纽约:摄影师亚当
    10.华中市:知己
    11.五指湖:风情
    12.华中市:急救
    13.五指湖:放纵
    14.香港:追杀
    15.鱼与熊掌
    16.园阜县城:罪犯的母亲
    17.反目
    18.温哥华小镇:罪犯的前妻
    19.泰德山庄:贪污的铁证
    20.温哥华北部小镇
    21.新大陆:温哥华
    22.温哥华:纠葛
    23.温哥华:深谈
    24.市长与律师的对话
    25.紧急电话
    26.飞来横祸
    27.曼哈顿中心监狱
    28.法庭上的较量
    29.旧相好
    30.五百万美元的小礼物
    31.枪杀
    32.意料之外
    尾声
    后记

    后记

    我一直自认幸运,这可能源于我的和睦家庭。父母不仅给予我足够的关爱,更重要是他们赋予了我充分的自由。而我的姐姐和哥哥又神通广大,总能带回家中各种各样的书籍。从少年开始,我就喜欢沉浸于阅读之中,对书本施行囫囵吞枣。古今中外、经典现代,特别是在小说和诗歌的启蒙和熏陶中,我不知不觉长出了一双想象的翅膀。
    文学大师们的建树,使我直觉到成为一名作家所必须的深厚底蕴。上大学我的专业是化学。南开毕业后我在中科院从事科研工作。1988年,在出国大潮中,我没有错过走出国门、见识世界的机会。感谢加拿大授予我学位,接受我移民。我陆续在加拿大环境部、海洋渔业部、农业部等处任职。1992年,我和生物科学家瑞结婚,并和他生育了两个中加混血的儿子。
    养儿含辛茹苦。当我的小儿子不再半夜起来要奶,我得以恢复完整睡眠的时候,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写作时机的翔临。
    白天全职工作,我抓住晚上和周末的空闲,近20万字的长篇小说《天堂无需等待》短篇小说《巴西的彩虹》中篇小说《源》等作品,就是这样写出来的。
    《追逐》是我第一部悬疑小说。贪官外逃,维权律师追逐,的确是抢眼的话题,但在字里行间的后面,我试图挖掘和体现的,是我们这个民族长久以来所面临的无奈和希望。

    文摘

    2 戈壁沙漠:越狱
    春分过后,日照渐长。夜晚,他居然能在活动工棚中睡个整觉,不再被时时冻醒了。虽然干粮准备得还不很充足,但他不愿等,一刻也不能再等了,他必须要越狱。他不能在这里坐穿三十年的大牢。
    据他所知,从来没有一个人成功逃离出这个采石场,而昨天发生的悲惨事件就是明证。山东人吴秃子是这里最强壮的刑事犯,越狱了十多天,犯人们都以为他大功告成了。可他还是被拉了回来。惨啊!一堆白骨。白骨上那微微泛红的,是吴秃子的残余生命,他的最后血细胞的沉积。
    看到这些,更加剧了他马上行动的决心。
    犯人们都知道,这个劳改营坐落在戈壁滩的边缘,只有东方靠近绿洲,于是所有的防卫,都集中在这一个方向。这个信息是越狱犯们以牺牲生命的代价换来的:逃向东方的犯人们总是会被抓回来,加刑后他们永远垂头丧气,苟延残喘。而逃向南、西、北三个方向的人,结局便不知是好还是坏了。因为狱警们追都懒得追,安静地等十天后,他们的车上总能拖回来死尸。
    象吴秃子这样被动物啃得只剩下了白骨,大家还是第一次见到。人人摇头,个个认了命,一旦沦为阶下囚,还是忍了吧。
    但他不能忍,因为他必须要出去。他认为自己的智商高于其他所有人,他有能力和狱警们斗一下智。
    狱警们向东方追捕他的时候,他其实还没有逃跑,躲在采石场边缘的一个地洞里,老老实实地猫了三天。三天过后,算计着一无所获的狱警们,已经兵分几路去戈壁荒滩收拣他的尸体了,他这才小心翼翼地开始行动,在夜幕狂风的掩护下,向东方奔跑。
    跑了一夜,半跑半走了一夜,然后又走了一夜。怎么还是无边无际的戈壁?他开始怀疑自己迷了路。
    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剩馒头、干大饼、米饭团、咸菜块......早已经就着那两大罐水吃光了。确切地说,他忍饥挨饿两天两夜了。维持他生命的,是沙漠中一种饱含水份的棍棍草,棍棍草没有养份,却帮了他的大忙。
    他不再幻想食物,只希望能见到一条小河,他会把头埋下去,一口气把河水喝光。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头脑是否清醒,因为他好象失去了所有的五脏,只剩下了冒火的嗓子,溃烂的舌头,干裂的嘴唇......他想起了上甘岭的战士们,万分后悔没有把自己的小便收集起来。
    这天睡觉,他所做的梦,是被人从船上扔进了大海里。待他的肚子被撑成了大水球,他才清醒过来,用他那唯一的军毯捂严了自己,掉下了几滴眼泪。马上忍住,他用手指把眼泪引进了嘴中。这么咸,这么苦,把他自己都给震惊住了。他不敢再流泪,只用双手徒劳地抓着沙子,像狼一样干嚎起来。
    以后的行走是在毫无知觉中进行的。也就是说,他饿到了极点,渴到了极度,所有的身体器官都关闭住了,只剩下了一个信念,不走一定是死,走可能有生的希望,他是需要继续活下去的。
    这天,他见到了海市蜃楼。揉揉眼睛,仔细再看,踉踉跄跄,走近前来。啊,终于看清了,是仙人掌群!有着巨大针刺的仙人掌上,仙人花苞已经形成,仙人果呢,仙人果在哪里?
    一路上,象神农尝百草一样,他已经吃了太多的植物。可除了这棍棍草外,其它的东西都是那么的苦涩难咽。
    他从口袋里取出改锥,自己从监狱带出来的唯一工具,啪啪撬下了几片仙人掌,再小心把大刺除掉。然后面对这肥大、充水的叶片,他一边祈祷着,一边咬下了一小口。咀嚼着,嗯,苦中带有清香,有点象生苦瓜,解渴啊。当然希望这东西能管饱,同时也败火。双膝跪下,他开始象大熊猫贪吃竹子一样,享受起这仙人掌肥大的叶片来了。看来天无绝人之路,老天怜悯他,在最关键之时,白送了他一顿厚厚实实的绿色食物。
    其实他并不知这仙人掌内有否毒素,他的肚子能否承受这大自然的馈赠?他需要的是填饱肚皮,象正常人一样吃喝拉撒。不再多想了,他开始不停地吃呀吃,双手颤抖着,满嘴咀嚼着,心里知道,自己已经返祖成了猿猴。
    就在这时,他在这片仙人掌叶片的背面,意外发现了一个茧苞,好奇地用手剥开,怎么?里面满是小蜘蛛。它们受了惊吓,开始四窜逃逸,可网丝连接着它们,它们被串成了几条线,挂在一起,在他的手上摇曳。想都没想,他把连着线的这些小蜘蛛,一起囫囵吞进嘴里。这是蛋白质,他现在急需蛋白质,那怕是极微小的一点点。
    终于吃饱吃足,他感觉自己要被这绿色给撑死了,便倒头躺在了黄色的沙漠上。突然心生菩萨怜悯,开始咒骂自己残忍,怎么连刚出生的小蜘蛛也要吃?太禽兽了吧?
    又想起了李思德,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禽兽!陷害自己的时候,他想的是什么?保他的小命?让所有反对他的人全完蛋?可悲呀,人类生存的本能太可悲,一个个都是这么自私,而自私的极点,便是图财害命。
    ……
    这样一个人念念叨叨,他继续赶路。或者说,白天休息,晚上走。夜间凉爽,有指路的星星,虽然他的身体越来越弱,但他现在确信了,他没有迷失方向,他是一直向东而去的,只要他不停止,他就能走出荒漠,走回人间。
    腿如铅,身似桩。这天,他终于倒了下来,心里是多么的不甘心!
    他是被疼醒的。发现自己的手臂上,有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大叫一声,他蹿出了沙坑,跑出了几百米后,这才在大漠的晚霞之中,看清楚了,咬他的是一只又老又丑的动物。
    这只野兽并没有追赶他,它只是站在原地,似乎没弄明白,怎么到口的食物突然自己逃跑了?
    这动物的身上有斑点,有斑点的应该是豹吧?可新疆雪豹漂亮啊!他打量着这只骨瘦如柴、满脸沧桑、毛皮肮脏的丑恶东西,判断它不是豺就是狼,就是把它定义为狼吧!
    突然感觉手上有黏呼呼的东西,他这才注意到手臂上鲜血淋淋,想都没有想,他开始吸吮起自己的鲜血来了。自己的血,甜甜蜜蜜。像什么?像蜂王浆。对,就是蜂王浆,十全大补。
    血快吸干了,他才看清楚了这野兽的牙痕。这只奇丑无比的家伙的确有着尖利的牙齿,谢天谢地,它没有去咬他的喉咙。
    人和狼在对视。四只眼睛中明显表现出来的,居然都是如饥似渴。他明白了,他们两个谁能把对方干掉,胜利的一方就能存活下来,生和死的意义此时就是这么简单。虽然他那么厌恶它,可他渴望着这只狼的鲜血;他也决不能让它再咬到他,如果败在它的牙中,就象败在李思德的手中一样,他将死不暝目。
    他仅有的武器是那把改锥,还有几颗钉子,它们都被留在了沙坑里。如果能够拿回手中,他有把握打败老狼。不然,他突然想到了吴秃子的骨头,心里一惊,他意识到了,也许这里不仅有一只狼,远处,还有一群狼在潜伏着呢!
    顿觉毛骨悚然,头发倒竖。他定了定神,决定拼了,趁着对手只有一只的时候,他要先下手为强。积聚了全身的力量,大声咆哮着,他跌跌撞撞地向着老狼,也是自己刚才睡觉沙坑的方向,冲去。
    老狼着实被吓着了,反应过来,转身就跑,跑起来还是一瘸一拐的。看到老狼的狼狈不堪,他气不打一处来,一个趔阙,没有稳定住,摔倒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沙子。似乎用完了所有的力气,他喘着粗气,头晕脑胀,只感觉浑身热血沸腾,可他就是站立不起来。
    老狼听到了人摔倒下去的声音,它稍一犹豫,然后决定当仁不让,回来收尸。
    人像醉鬼一样在前面跑,狼在后面摇摇晃晃地追。终于,他跌进了沙坑,一把攥住了他的改锥,他想一下子把老狼的两只眼睛同时扎瞎。慢着,还是攘沙子吧!没想到风向对他不利,沙子没有迷住老狼的眼睛,反倒把他自己给弄瞎了,老狼随之扑了上来。
    老狼的利爪在他的脸上乱抓,嘴张得大大的,臭气哄哄,在寻找他的喉咙。他紧闭着双眼,一只手顶着老狼的脖子,另一只手用尽了吃奶的劲儿,用改锥在老狼的身上拼命乱扎。他居然能够翻转身来,把老狼压在了体下。老狼的挣扎越来越弱的时候,他看到了老狼的身上到处在冒血。他的改锥扎得够狠的,有一下扎进了老狼的心脏。(人狼追逐次序没写清楚,请作者改一下。)
    他知道喝狼血的时候到了。他不会被渴死了。
    喝足了老狼的血,他迫不及待地开始吃肉,以前还真不知道狼肉是所有肉中最香的,而且要生吃,生吃才能吃出肉中的甜味。
    终于吃饱喝足了,他躺在沙坑里一动也不想再动。他的眼睛里还有沙子,他决定现在可以哭了,把眼里的沙子全部哭出来吧。哭着哭着,他睡着了。
    不知是梦还是幻觉,他认为自己的屁股后面,长出了大扫帚般的狼尾巴,虽然摸不到,但它确实存在。而且他的名字不再是监狱中的“38号”,而是“狼人”。
    “狼人”,确切地说是非狼非人。他喜欢这个名字,他感激这只奇丑无比的老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