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跟踪比较文学学科的复兴之路[平装]
  • 共1个商家     32.70元~32.70
  • 作者:乐黛云(作者),谢天振(丛书主编),陈思和(丛书主编),宋炳辉(丛书主编)
  • 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906999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跟踪比较文学学科的复兴之路》为当代中国比较文学研究文库之一。

    作者简介

    乐黛云,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代文学与比较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外国语大学兼任教授;曾任加拿大麦克玛斯特大学、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荷兰莱顿大学、美国斯坦福大学、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访问教授。1990年获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2006年获日本关西大学荣誉博士学位。历任北京大学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所长15年、国际比较文学学会副主席7年,自1989年任中国比较文学学会会长至今,现任北京大学跨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主编中法合办的《跨文化对话》杂志。曾开设“比较文学原理”、“西方文艺思潮”、“马克思主义文论在东方和西方”、“比较诗学”等课程。
    著有《比较文学原理》、《比较文学与中国现代文学》、《比较文学简明教程》、《中国知识分子的形和神》、《跨文化之桥》、《中国小说中的知识分子》(英文版)、《比较文学与中国——乐黛云海外讲演录》(英文版);主编有:《跨文化个案研究丛书》14卷、《中学西渐丛书》6卷、《迎接新的文化转型时期》2卷、《跨文化对话丛刊》26卷等。

    目录

    前言
    一 沿着时间的脉络
    比较文学的任务、范围及其发展
    ——《中国大百科全书》中的“比较文学”条目
    中国比较文学的现状与前景
    中国小说叙述模式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
    关于现实主义的两场论战
    ——卢卡契对布莱希特与胡风对周扬
    以特色和独创主动进入世界文化对话
    中西诗学中的镜子隐喻
    文化差异与文化误读
    中西诗学对话中的话语问题
    多元文化与比较文学的发展
    “和实生物,同则不继”与文学研究
    在反思和沟通的基础上建构另一个全球化
    中国文化遗产传递的三种途径
    21世纪与新人文精神
    21世纪文学研究与比较文学第三阶段
    比较文学的国际性与民族性
    多元文化发展中的问题及文学可能作出的贡献
    文化转型时期比较文学面临的问题

    二 理论发展的回顾
    文化相对主义与比较文学
    文化自觉与中西文化汇通
    双向诠释与比较文学
    一次汇通古今中外诗学术语概念的尝试
    ——《世界诗学大词典》序
    从“山外之点”看中国文论之“山”
    ——《中国文论:英译和评论》序
    差别与对话
    “情”在中国
    互动认知:文学与科学
    美国梦 欧洲梦 中国梦
    ——探讨世纪之交的人生巨变

    三 回眸百年来先贤的真知灼见
    中国比较文学的发端(1900-1920)
    功绩卓著的先行者
    ——林纾、王国维、鲁迅、学衡派、茅盾、 郭沫若、许地山、田汉、徐志摩
    在古今中外的坐标上前行
    ——陈寅恪、钱锺书、朱光潜、宗白华、梁宗岱

    四 展望21世纪的中国比较文学
    “欧洲中心论”之后会是“中国中心论”吗?
    文化转向的风标
    文化对话与文化吸引力
    世界文学与比较文学的合与分
    通向世界的文学渠道
    ——《今日中国文学》杂志创刊祝
    异国心灵的沟通
    ——纪念安德烈·纪德诞生140周年
    漫谈《诗经》的翻译
    ——在“五经”翻译国际会议上的发言

    文摘

    版权页:



    在现代小说中,有些叙述者与作者的观点甚至完全相悖,作者正是用这种叙述方法来达到某种特殊的美学效果。例如吴组缃的名作《宫官的补品》,叙述者是这位地主大少爷“官官”,他滔滔不绝地叙述着、谈论着、辩解着,无非是说自己如何在上海和女友逛街遭车祸,如何吃人奶补养是价廉物美、天经地义的事,奶妈的贫穷是如何理所当然,奶妈的丈夫被“误认”为革命者而遭枪杀也是合情合理、罪有应得,等等。作者显然是站在叙述者的对立面,让他自己暴露自己,淋漓尽致。这种作者与叙述者观点的相悖造成了强烈的讽刺效果,深化了作品的含义,是中国传统小说很少用到的。
    由于作者与叙述者始终一致,叙述的调子也就比较单一。中国传统小说大都回响着记录者或说书人的调子。作者参与作品的方式往往只有一种,就是通过叙述者直接介入他所创造的小说世界,即使《红楼梦》那样复杂精巧的作品,也不免由于全知叙述者的突然出现而造成了读者与小说世界的“间离”。例如第5回:“正思从哪一件事,哪一个人写起方妙?却好忽从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倒还是个头绪”;第15回:“却不知宝玉和秦钟如何算账,未见真切,此系疑案,不敢创纂”。这些都使读者不能完全沉浸于小说,而被提醒不过是在看故事。这种千篇一律的说书人的调子在《浮生六记》和后来的现代小说中几乎消失,而换成叙述者多种多样的调子,如在《浮生六记》中,《闺房记乐》是一种哀婉追怀的调子,《闲情记趣》是一种恬淡闲适的调子,《坎坷记愁》是一种愁惨无奈的调子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