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他们的岁月(增订本)[平装]
  • 共1个商家     27.70元~27.70
  • 作者:彭小莲(作者)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178057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他们的岁月(增订本)》是由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媒体推荐

    动笔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我不得不肆无忌惮地揭开爸爸妈妈的生活,就像在阅读宣判死刑的公告。当我把这一张公告最终和着父母的真实面目贴出来的时候,不管它们是多么残酷,不管人们是否愿意接受它,也不管它还有多少价值。但是,我对自己说,我毕竟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至少我在开始慢慢地学会说真话。
      ——彭小莲

    作者简介

    彭小莲,1978年考取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1982年毕业分配在上海电影制片厂任场记。1986年1月开始独立执导影片,《我和我的同学们》1987年获金鸡奖最佳儿童片,《女人的故事》1989年在国际获奖并在美国发行,彭小莲因此而获得洛克菲勒奖学金前往美国纽约大学电影学院研究院留学。完成学业后,1996年回国,成为自由签约导演。
    之后导演电影《犬杀》(1997年)、《上海纪事》(1999年),《可可的魔伞》(2000年)、《满山红柿》(日本记录片,2001年)、《假装没感觉》(2002年)、《美丽上海》(2004年)、《上海伦巴》(2006年)、《我坚强的小船》(2008年),以上影片多次在国内外获奖,特别是、《美丽上海》曾获2004年金鸡奖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
    在艺术探索之路上,既醉心于电影导演事业又对电影文学创作兴趣浓厚,自编自导以上影片。剧本《艰难的真话》获1991年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剧本奖,影片《美丽上海》2004年获夏衍电影文学剧本奖、金鸡奖最佳编剧提名。除电影以外出版的著作有:在上海、香港及台湾出版回忆录《他们的岁月》(初版),出版中篇体长篇小说《回家路上》、长篇小说《美丽上海》,出版长篇纪实文学《理想主义的困惑》。

    目录

    序一 他们的岁月——我们的岁月 何满子
    序二 更使人动情 牧惠
    回家的路
    母亲的形象
    父亲出事了
    父亲的童年
    母亲的家
    一个愤怒青年
    另一个愤怒青年
    加入革命队伍
    迷茫的日子
    青灰色的上海
    你们为什么加入共产堂
    妈妈也加入了革命队伍
    没有希望的日子
    不堪回首的年代
    无法摆脱的阴影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的那一天
    同甘共苦的日子
    战争结束了
    父亲出事以后
    父亲释放归来
    绵绵久远的苦役
    站立的灵魂
    生活中最后的寄托
    最后的消息
    在洞穴里的日子
    关于《战争与人民》
    命运的尽头
    永远的缺憾
    终于结束了
    增订本后记 彭小莲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但是妈妈身上穿的棉毛衣已经把打肿的身体紧紧地箍着,脱不下来。邝医生用剪刀剪开了妈妈的衣袖,然后给妈妈的手臂上了夹板。
    母亲的手表壳也被打裂了。后来,妈妈告诉我们,她是被拉到后台,造反派站在边上看着,一个女的(当我分到上影厂工作的时候,这个女的就在厂长办公室对面的打字间工作,看见她的时候,我也和大家一起管她叫老刘,我不知道就是她)跑了上来,一把揪住妈妈,接着剥掉了妈妈身上的棉衣和毛衣。在冬天,就让她穿着贴身的棉毛裤和棉毛衣站在一群男人的面前。然后举起宽宽的军用皮带,狠狠地朝她身上抽去。妈妈居然还会跟她争个理,妈妈说:“你是共产党员,你怎么可以打人?”老刘大声地说道:“告诉你,我打的是阶级敌人,我这就是阶级报复。”说着,她重新举起皮带,那上面的大铜扣子,直直地朝妈妈的头上砸去,划过脸颊往下落,一下又一下,一直打到妈妈昏了过去。妈妈跟我们说:“她要报复我什么?我从来没有跟她一起工作过。”那时候的人,用现在的逻辑去想,是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与其说是在干革命,不如说是在演戏。真真假假之中,谁都说不清,这戏是演给谁看的。
    当邝医生给妈妈检查后,晓岑决定将妈妈立刻送到上海译制片厂(妈妈当时所在的工作单位)医务室治疗。我们叫了一辆三轮车,我和妈妈坐在一起。晓岑骑着自行车紧紧地跟在后面,一起赶到了当时还在梵皇渡路上的上海译制片厂。
    送进医务室的时候,查婉澄医生还在那里,她将妈妈放在屏风后面,立刻给她打了止血针。我坐在靠门的地方,看见造反派头头戴学庐、吴经纬带着好几个人走了进来。医务室很小,只觉得挤得满满的。查医生拉上了白布帘子,将妈妈和他们隔离开来。记不得他们说了些什么,只看见他们团团地围住了查医生,不停地在讲话。
    一直到最后,戴学庐不耐烦了,他问查医生:“你的意见是什么?”
    查医生说:“我是一个医生,一个医生诊断的报告是,至少要给朱微明一个月的卧床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