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父母昨日书:李锐、范元甄通信集(1938-1949)(套装全2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69.80元~74.50
  • 作者:李南央(编者),向继东(丛书主编)
  • 出版社:广东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8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806073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父母昨日书:李锐、范元甄通信集(1938-1949)(套装全2册)》没有被面纱包裹著的革命故事,那些原始信件展示在人们面前的是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事,活生生的氛围——“一二九”一代人的参加革命和在革命队伍中的真实心历和身历路程:投身革命,地下工作,重庆办新华日报,投奔延安遭遇“抢救”,走出延安赴北方战场,解放东北,南下接管政权,建设新的国家,北大荒放逐。

    媒体推荐

    从“一二?九”运动中的学生领袖到一个职业革命家,从延安《解放日报》的工作人员到“抢救”运现中的囚犯,从共和国水力发电事业的奠基人到三峡工程的反对派,从毛泽东的兼职秘书勒“彭黄张周反党集团”中受处分最重的成员,秦城监狱囚禁八年后更成了中共中央委员、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李锐这几十年间的行藏用舍,荣辱升沉,可说是这一页历史的缩影。

    而范元甄的不幸,就是成了一场思想改造或日精神污染的牺牲品。现在她的女儿把她的这些文件发表出来,让世人看到,她后来变成了一个那样让人厌恶的人,比起她个人的责任来,时代、环境、测度这些要负更大得多的责任。

    对于后世史家来说。这本书是一份极为难得的史料。从这个相当典型的个案的原始材料中,人们可以具体地了解到当年整风运动怎样进行,人怎样被改造……这些历史的奥秘。

    ——朱正

    作者简介

    李商央,1950年出生于湖南长沙。1952年随父母迁入北京。1966年毕业于北京第十女子中学。1968年至1979年在陕西汽车制造厂做大型—压工,1975年曾入学厂办“七·二一”大学,两年半学制汽车设计与制造专业。1979年父亲李锐平反,调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工厂工作。因1986年在北京正负电子对撞击工程中所做工作,破格授予工程师职称。随后派往瑞士日内瓦欧洲核能研究中心工作。九十年代初出国。经苏联、西欧,定居美国。先后在德克萨斯州美国超级超导对撞机国家实验室、加莉福尼亚州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任机械工程师,现在美国SLA国家加速器实验室任磁铁工程师。2002年4N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第一本文集《我有这样一个母亲》。

    目录

    第一部 1938年范元甄日记
    1.1938年12月1日
    2.1938年12月8日
    3.1938年12月9日
    4.1938年12月10日
    5.1938年12月11日
    6.1938年12月12日
    7.1938年12月13日
    8.1938年12月14日
    9.1938年12月15日
    10.1938年12月16日
    11.1938年12月17日
    12.1938年12月18日
    13.1938年12月19日-21日
    14.1938年12月27日-28日
    15.1938年12月30日

    第二部 1939年湖南-重庆信、日记
    16.1939年2月3日李锐信
    17.1939年3月24日李锐信
    18.1939年4月29日范元甄信
    19.1939年5月5日范元甄信
    20.1939年5月3日李锐信
    21.1939年5月26日范元甄信
    22.1939年5月10日李锐信
    23.1939年5月26日李锐信
    24.1939年6月2日范元甄信
    25.1939年6月3日李锐信
    26.1939年6月l0日李锐信
    27.939年6月16日范元甄信
    28.939年6月17日范元甄信
    29.1939年6月18日范元甄信
    30.1939年6月24日李锐信
    31.1939年6月26日范元甄信
    32.1939年6月27日范元甄信
    33.1939年6月30日李锐信
    34.1939年6月30日,7月1日和3日范元甄信
    35.1939年7月4日范元甄信
    36.1939年7月6日范元甄日记
    37.1939年7月2日范元甄信
    38.1939年7月9日-13日李锐信
    39.1939年7月20日范元甄日记
    40.1939年7月21日范元甄日记
    41.1939年7月21日李锐信
    42.1939年7月24日范元甄信
    43.1939年7月26日李锐信
    44.1939年7月26日范元甄信两封
    45.1939年7月29日范元甄日记
    46.1939年7月30日范元甄日记
    47.1939年7月31日范元甄日记
    48.1939年8月1日范元甄日记
    49.1939年8月1日范元甄致叶剑英信
    50.1939年8月2日范元甄日记
    51.1939年8月2日李锐信两封
    52.1939年8月10日范元甄信
    53.1939年8月11日李锐信
    54.1939年8月12口李锐信
    55.1939年8月16日范元甄信
    56.1939年8月17日李锐信
    57.1939年8月19日范元甄信
    58.1939年8月23日范元甄信
    59.1939年9月1日李锐信
    60.1939年9月2日李锐信
    61.1939年9月6日李锐信
    62.1939年9月9日李锐信
    63.1939年9月13日范元甄日记
    64.1939年9月13日李锐信
    65.1939年9月14日范元甄日记
    66.1939年9月15日范元甄日记
    67.1939年9月15日李锐信
    68.1939年9月19日李锐信
    69.1939年9月20日李锐信
    70.1939年9月21日-23日李锐信
    71.1939年9月22日范元甄日记
    72.1939年10月2日李锐信
    73.1939年10月5日范元甄日记
    74.1939年10月7日范元甄信附范父亲信
    75.1939年10月5日-8日李锐信
    76.1939年10月9日-1O日李锐信
    77.1939年10月1日范元甄信
    78.1939年10月14日范元甄信
    79.1939年10月15日范元甄信
    80.1939年10月16日李锐信
    81.1939年10月16日下午李锐信
    附李锐给范元甄表哥看假信
    82.1939年10月17日李锐信
    83.1939年10月19日范元甄信
    84.1939年10月20日范元甄信
    85.1939年10月22日范元甄日记
    86.1939年10月21口-23日李锐信
    87.1939年10月23日范元甄信
    88.1939年IOft.25日李锐信
    89.1939年10月26日李锐信
    90.1939年10月28日范元甄信
    91.1939年10月29日-11月7日李锐信
    92.1939年11月4日范元甄日记
    93.1939年11月2日和9日范元甄信
    94.1939年11月10日范元甄信两封
    95.1939年11月12日范元甄日记
    96.1939年11月16日范元甄日记
    97.1939年11月17日范元甄信
    98.1939年11月18日范元甄日记
    99.1939年11月20日范元甄日记
    100.1939年11月21日范元甄日记
    101.1939年11月22.H范元甄日记
    102.1939年11月25日范元甄日记
    103.1939年11月19日-25日李锐信
    104.1939年11月29日范元甄日记
    105.1939年11月26日-30日李锐信
    106.1939年12月1日范元甄日记/
    107.1939年12月7H范元甄日记
    108.1939年12月8日范元甄日记
    109.1939年12月22日范元甄日记
    第三部 1940年至1945年延安信、日记
    第四部 1946年2月至5月北平-承德信
    第五部 1946年至1948年-东北信、日记
    第六部 1949年5月至1949年11月南下后通信
    李锐、范元甄通信大事年表
    本书涉及人物简介

    序言

    父亲是一九七九年的元月四日,在被贬逐整整二十年后接中央通知回到北京的。我是在元月一日收到父亲从合肥打来的电报,先他两天从我所在的三线工厂到京,为他安排住宿等事宜。回京不久,父亲即得到正式平反,并回到水利电力部复职。水利电力部办公厅的人用麻袋送回了当年查抄的父亲的财产,那其中有我小时候熟悉的暖水瓶和一些日用品、书籍,甚至还有避孕套,惊叹当年对父亲的“没收”真够彻底。
    我整理了那几麻袋“垃圾”,拣出了尚可用的东西,其余都当废物扔了。可是那些当年水电部党组收走的父亲最珍贵的信件、日记、笔记等等,却没有踪影。经询问,无人记得“文革”中曾销毁过李锐的物品。因此父亲以极大的期望让他的秘书继续查找。终于有一天,在机关大楼地下室发现了一个加了封条的大保险柜,钥匙已无处可觅。秘书撬开铁门,满柜都是父亲的材料!父亲将它们悉数抱回。那其中有父亲的工作笔记和日记等,还有他和我母亲的通信及我母亲早年的日记。出于好奇,我草草地翻看了一下父母的通信,诧异其中延安时期的信件已经是“二进宫”了,竞完好地保留着抢救运动时期审查人员整理装订的标签。母亲信的内容也使我惊讶,没想到她对父亲曾有过那样的柔情与娇情。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对父亲的爱,使我难以相信这些信出自后来对父亲恨得咬牙切齿的母亲之手。我那年廿九岁,并不认识这些信件的史料价值,只想着是日后写小说的绝好参考资料,便把它们原封不动地塞进柜子,再也没有翻看过。这些信件如此一放就是二十五年——四分之一个世纪晃眼间过去了。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的《我有这样一个母亲》一文在内地的发表,使我的母亲一一范元甄这个沉寂了半个世纪,当年在延安为人们熟知、很红的名字又被忆起。这篇文章所引起的争议是我始料不及的,尽管我自认为是尽力作到了公允,只讲述事实,但是很多读者还是以为我的感情色彩太浓。我以为我写我的母亲,绝不仅仅是写她一人,因为她是那个历史、社会和制度造就的典型,因此想作“以实代论”的文章。只可惜我的经历、阅历和学识,使我无法充分地在文章中展现我的父母所经历的巨变的时代和历史事件,以使读者了解何以同一个家庭、同一个党的两个成员会成为如此极端相反的两种类型的人;引起对造成范元甄异化的环境、思想氛围、即共产党那些年历程的反思。因此我想到了父母的信件。我和我的先生悌忠在二○○二年的六月份开始着手整理这些信件,先是把它们一张张弄平整,再用塑料薄膜套一张张夹好,放入活页本。这些信件整整装订了二十八册。还没有看内容,我们已被那些经年日久、制作各色的纸张的文物价值所震撼了。
    在此后八个月的时间里,我用下班后六点到十一点的时间,把这些信件输入电脑,查核日期,编辑成册。来美国探望女儿的热情的作家奚青先生也参加了输入,否则我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一工作。在那八个月内的几乎每一个周末,我和悌忠都用来做原件和电脑输入件的核对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则是被这些信件所跨越的巨变的年代、历史性地域,及其所涵盖的鲜为人知的、毫无粉饰的发生在革命队伍内部史实的纷纭和博杂所震撼了。奚青先生和我们一样毫不怀疑地认为,我父母间近八百封保存完好,逾八十万字的这些信件和少量日记,所叙述的不仅仅是家务事,这些文字映射出自抗战初期始、经延安、解放战争、解放东北继而解放全中国,接管政权创建新国家,直到庐山会议后止于一九六三年,中国共产党在此四分之一个世纪中,每个大历史阶段的指导理论和行为。帮助我审阅、脚注的朱正先生更是将这些信件评价为:“一部活的党史”。
    人说迄今共产党的信史只有一部,那就是父亲李锐的《庐山会议实录》。其他类似五十年代的《红旗飘飘》,近年的第一、二代革命者的个人回忆录版本虽多,但无不有所取舍、有所回避;甚至编撰、捏造也不为鲜。自中国共产党诞生以来的第一代共产党人几乎都已作古,抗战前投身革命的第二代共产党人活着的也已为数不多,且均已届大耄之年,要想再有一部由当事人撰写的共产党的信史,已几乎是奢想。人亡事灭,历史留下了无数的空白点,有些事或竞成为千古之谜。能够给历史做些补缺工作的只有私人的日记、信件和封存在中央档案馆里的文件了。或许还有那些失败者留在后人手里的文字,等待着公开面世的时机。
    名人的私人信件集,古今中外都有出版,只听说发生过版权之争,未闻有触犯隐私的纠纷,大概就是以名人的私人信件为史补遗是一公理。近一个世纪的风雨苍黄,能够保存下来的数量如此之众、篇幅如此之巨、年代如此之长久的共产党高级干部的家庭通信,我敢断言“李、范’’间的即使不是唯一幸存,也是寥寥者了。让其尘封于我的家中,而我的后代并不一定能认识这些信件的价值而终有一天散尽,我实不甘心。故整理出来(并附历史照片),斗胆予以出版。希望抢在那些第二代共产党人还未走尽之前将此书面市,让他们能看到这本书,他们本人或家人或可给此书空缺的脚注(均以“?”在脚注中标出)补上一些人、事资料。
    父亲的挚友黎澍先生,是马克思主义的史学家和思想家,他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为他的学识、为他的科学的思考、为他的敢于开研究风气之先。黎澍先生认为研究历史“‘第一步要做的工作就是弄清史实’。只有占有大量史料,去伪存真,才有可能发现历史过程的本质和规律,才会有对历史的正确的认识。因而,‘考求历史真实不能不是历史科学实现其发现规律这个首要任务的前提条件。’”。我因此相信这些信件正是黎澍先生所强调的那类最珍贵的、可藉以弄清史实而为研究历史,从而发现其发展规律以为今日借鉴所必须占有的史料。
    一九七九年黎澍先生曾想调我到他的《历史研究》杂志社工作,当时基于多种考虑,我没有去。现在以这本书回报黎澍伯伯当年对我的信赖和期望。我相信他若在天有灵,是会认为我做了一件有意义的工作的。我也相信我的父母会为自己给历史留下了珍贵的史料而自慰当年曾点灯熬夜写下了这些如今已弥足珍贵的字字句句。
    李南央
    写于美国旧金山湾区
    二00四年四月二十日

    文摘

    (1938)十二月一日、星期四、阴
    昨晚半夜里天气就变了,晨起风刮得很大,已人于初冬的神气。衣服还未及穿时,就听见摇朝会铃。赶不及,也没有上。洪深随回乡工作组下乡去了,万籁天代理,好像出于不得已才负责似的。
    吃过早饭就开始分配工作。二队朱琳来跟我讲今天要有计划地分至各收容所完成登记工作。她似乎是照着一个小本字讲的,那上面是他们队长吕復的字,心里是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趁吃饭后的短时间将灾民工作组八人的工作分配开了。对于自己这次做难民工作组组长不太满意,似乎不能很好地计划,分配督促工作。能力不够吗?但又知道问好的方法,只是不愿意做。差不多近两个多月来就是这样。有时又觉得在青救时也是这样过。常常当人家称赞我能力强、了不起的时候,自己感到一些空虚和莫名其妙。“天才”是容易误事。自己虽不知是否天才,事实上也没有因自作天才而懈怠,而不努力,真是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