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局长滋味[平装]
  • 共2个商家     20.30元~21.20
  • 作者:桐柏山人(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3666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局长滋味》:当代官场现形记,一局之长的执政艺术,与酸甜苦辣尽显其中,中国是个精英社会,真正的精英在哪里?在官场。官场中人贴着生活写。数十年官场经验的总结,有意仕途者必备的枕中鸿宝。当官的诀窍,幕僚的心得,左右逢源的艺术,衙门内部的真相,最根本的升迁密码。

    目录

    第一章 送个局长
    县“两代会”前罗书记拿到了通报批评文件。反复嚼过通报批评文件后,罗书记一拍老板桌,骂了句“妈的”,就立马让组织部任部长下文宣布免去胡腾达统计局长职务。

    第二章 不欢而散
    “卖啥嘴卖?!啥球玩家!催命似的,我能不腾?!房子又不是我自家的,能搬得走?我在政协的办公室比这宽敞多了,谁稀罕这破地方!”胡腾达收拾着抽屉、书柜,看也不看杨帆一一眼,嘴里牢骚着。

    第三章 围门堵路
    “给我们开工资,我们要吃饭!”还没到政府门口,杨帆就听到嘈杂的声音,还看见黑压压一群人围住政府大门。一个男士挥舞着写有“饭!饭!饭!”三个大字的白纸黑字标语,高喊着,叫嚷着。

    第四章 新官旧账
    “新官也要理旧账,还钱也是政绩。发展足硬道理,稳定是铁道理。没有稳定如何发展?”说到这儿,杨县长喝了口水,接着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第五章 投石问路
    “哦?统计局!”金常务一见是杨帆,有点吃惊,“你看这月数字了吗?咋球搞的,工业增加值速度为啥排全市倒数第一?”

    第六章 陌生来电
    周主席下楼就走了,杨帆拎着碗去政府食堂吃饭。刚走出大楼,杨帆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姑娘的电话:“你是杨局长吧?我是一网情深……”

    第七章 吐露真情
    在痛苦的煎熬中,秦胜上了网,聊了天,结识了一网情深。为着说不清的感觉,也为着报妻子一失身之仇,他同一网情深来起了真格的,动了感情,动了肉体。

    第八章 会外功夫
    官场上的人嘴上时刻挂着故事,而官场上的人经常制造典故。“领导你动动”不是黄段子,是骂人的段子。正如在酒场上男人不能说“不中”,女人忌讳说“碰碰奶”一样,官场上怕说“领导你动动”。

    第九章 等外之人
    随着喊话,杨帆站了起来,由于慌张,手中的笔记本一下子掉到地上。他下意识弯腰去捡,一撅屁股,把自己的凳子撅倒了,哗啦一声。

    第十章 夜访前任
    “真是国统局,比戴笠还戴笠,不请自到。”胡腾达收着话筒,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似的没好生气,“请问杨局长大人,光临寒舍有何贵干啦?”

    第十一章 书记有请“其他数我不管,前十强这个数你一定得有。我力排众非让你当统计局这个局长,你可得给我把好关。”罗书记严肃起来。

    第十二章 修书一封杨帆丢下笔,认真地看了一遍,就叫办公室主任安排打字员敲一下,完后,发给省队领导。李义和大致瞄了一眼,说:“就是,得多管齐下,电话不中,信件,再不中,就跑去。直到打动他们为止。人心都是肉长的嘛!”第十三童房子问题
    碰了一鼻子灰的高强只好委屈地向杨帆复命,哭丧个脸说:“真他妈的难说话,好像房是他家的!好话说了一大筐,就差给他下跪了!连个鸭子毛也没要到!”

    第十四章 进省请罪
    正说着,林小飞进来了,小声对杨帆说:“两人都在,我已打罢招呼了。你去吧。记住,要多承认错误,解释清楚,态度好些。”

    第十五章 意外收获
    杨帆喝得稍微有些高,无所顾忌地说开了:“我杨帆的命就扎在农村,我认了。小地方可也有小地方的好处,最起码空气好。哪一天大家在大城市里呆闷了、呆烦了,到我那小地方散散心、放放松,保证三陪到底,陪吃陪喝陪看风景!哈哈哈!”

    第十六章 平反昭雪杨帆看着他胆怯、萎缩、虔诚、兴奋的样子,心中涌起同情、怨恨等复杂的感慨来.暗叹:人啊,人啊,说不清楚、搞不明白的人啊!

    第十七章 遭遇尴尬
    “理由还怪足呢!”金常务夹起他的小黑皮包,边往会场外走,边怒气冲冲地说,“看回去咋收拾你!”说罢,看也不看杨帆一眼,一直往前走了,把杨帆愣在了那里。

    第十八章 常务心思
    想到这,杨帆心里暗笑。既然他想利用我,我何不用用他?于是,笑笑说:“金县长,你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不过,我们的车……”

    第十九章 调减基数
    一提到数字,还没等杨帆开口,王书记就接上了嘴:“我今天来就是说数字的。”说罢从兜里掏出统计局印发的《统计月报》,翻了几页说。

    第二十章 下乡摸底
    下车后,杨帆抬头望了望大楼,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他正准备往大楼走去,王书记下村回来了。王书记的车嘎一下停在杨帆身旁,吓了杨帆一跳。

    第二十一章 第六大虚
    “水分不挤咋办?就像吹气球,越吹越大,早晚要崩的。”杨帆若有所思地说,“炸气球的时候,问罪的还是统计部门。统计部门负责数字,不找你找老几!”
    第二十二章 不请自到
    第二十三章 副职争宠
    第二十四章 大闹“队独”
    第二十五章 吃出麻烦
    第二十六章 擒贼擒王
    第二十七章 揪出家贼
    第二十八章 再度下滑
    第二十九章 数字蛋糕
    第三十章 感情投资
    第三十一章 法定数字
    第三十二章 舞事生绯
    第三十三章 提拔风波
    第三十四章 接受质询
    第三十五章 决战危机
    第三十六章 悲喜泪水

    文摘

    国不能一日无君,家不能一日无主。统计局也不能长时间没局长,都月把没有局长了,统计局快“散摊”了,再不派个局长来收拾残局,真的“局将不局”了,统计数字、经济排序都将“黑不溜秋靠边站”。任部长叹息一阵子后,如实向罗书记作了汇报。
    罗书记苦笑一下,感慨道:“还有不想当局长的?真是少见!”说罢,用手指头敲着老板桌子说:“查档案吧,找一个懂统计的人,哪怕从一般干部中提,也得选个能干事的局长。统计局长不能马虎,咱们江南能不能挤进前十强,就靠统计局长说话呢!”
    按罗书记的指示,任部长让干部科连夜加班,遍查科级副科级干部档案。原想在这些人中查不出一个局长就查一般干部的档案。没想到,三查两不查,在科级档案中就查着了杨帆。
    杨帆何许人也?杨帆是县志办副主任,今年三十五岁。因为他是省统计学校毕业的,又曾干过几年统计工作,算是有理论又有实践,年富力强。看了杨帆的档案后,罗书记满意地说:“就是他了!”任部长心里想:“让这小子捡了个便宜!”
    然而杨帆不乐意当这个统计局长,他统计学校毕业后就在统计局工作,干了几年后觉得统计局整天跟数字打交道,没啥意思,就托关系、走后门,调进了县志办。杨帆很有工作能力,但从农村走出来的他有着“小富即安”思想,尽管也想混个一官半职,但不想做官迷,顺其自然,听天由命,组织上让干就拼命干,不让干就算,凭良心干好工作,对得起自己的工资就行。他有过多次被重用的机会,但都擦肩而过。他不曾失望,也没有失落。能走出黄土地不再当农民是他的幸运,走进机关门当上领导干部是他的福气,他很知足,只有感恩的份儿。他别无所求,只一门心思地干工作。也正因为此,他步入了良性发展轨道,到县志办没几年就提了副主任。
    这一次县人大县政府换届对为官的人来说又是一个改变命运的绝好机会。会前早已放出风,这次要动一批干部,而且胡腾达的免职已给人们捎来了“干部的春天”。许多人在抓这个人事机遇,上蹿下跳地跑官。而安于现状的杨帆无动于衷,看着别人出入县委县政府大院、忙得跟小磨似的找这个领导“汇报思想”找那个领导“汇报工作”,他只是冷眼笑笑,并在心里祝人家梦想成真、马到成功。
    杨帆没有任何背景,工作的付出是他唯一的背景,在千帆竞发、百舸争流跑官要官的形势下,要想动一动是难于上青天的。与其做无用功白跑,还不如老老实实、心安理得地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同事们觉得杨帆是个“当官的料”,都善意劝他也去跑一跑,弄个好单位,或一把手干干。他开玩笑地感叹:“老了,县志办把我的身养老了,也把我的心熬老了。你们扑吧,希望是你们的。我是没啥想法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拿破仑还这样说呢!不是说非弄个什么官当当,最起码到重要的岗位能更好地施展你的才华。给你个书记乡长不能干?县志办多窝人!”同事们理论道。
    “我有啥能耐?县志工作还干不好呢,好意思去争什么乡长局长?线绳提豆腐,提拉不起来了。我看,县志办对我挺适合,轻车熟路!省心不费劲儿。再说,重要岗位是恁好扑的吗?”杨帆心里很清楚,任何一个岗位,特别是重要岗位都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到底“花落谁家”得“逐鹿中原”。他的心思不在这里。要说有“乔迁”之野心,也是守株待兔与瞎猫碰个死老鼠那种靠运气。
    “统计局长没人争,你是学统计的,又干过统计工作,你去最合适。”同事不甘心地劝道。
    杨帆知道同事们都是为他好,绝没有把他挤走谋他副主任之位之不良用心。但,杨帆也知道,他不喜欢统计。在数字的加加减减中,太枯燥无味了。当初他跳出统计部门就是因为他“干伤”了统计。再让他重回“苦海”他是不乐意的。同时.他也知道,统计局长是不好干的。在“数字出官,官出数字”的大形势下,要把统计工作做好是很难的。江南县几任统计局长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都是灰溜溜地下台。不是他们没能力,而是他们的戏不好唱。思来想去,杨帆不看好统计局长这个位子。他只好支吾着同事的好心:“你不了解行情,缺任何一个岗位都会挤破头的,谁干都合适。再轮也轮不到我。”
    “是啊,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都听天由命吧!”同事们也只好跟着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