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官场现形记(上)[平装]
  • 共7个商家     7.10元~8.20
  • 作者:李伯元(作者)
  • 出版社:广东旅游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66136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官场现形记(上)》:简易国学读本,隽永传世书香

    目录

    第一回 望成名学究训顽儿 讲制艺乡绅勖后进
    第二回 钱典史同行说官趣 赵孝廉下第受奴欺
    第三回 苦钻差黑夜谒黄堂 悲镌级蓝呢糊绿轿
    第四回 白简留情补祝寿 黄金有价快升官
    第五回 藩司卖缺兄弟失和 县令贪赃主仆同恶
    第六回 急张罗州官接巡抚少训练副将降都司
    第七回 宴洋官中丞娴礼节 办机器司马比匪人
    第八回 谈官派信口开河 亏公项走投无路
    第九回 观察公讨银翻脸布政使署缺伤心
    第十回 怕老婆别驾担惊 送胞妹和尚多事
    第十一回 穷佐杂夤缘说差使 红州县倾轧斗心思
    第十二回 设陷阱借刀杀人 割靴腰隔船吃醋
    第十三回 听申饬随员忍气 受委屈妓女轻生
    第十四回 剿土匪鱼龙曼衍 开保案鸡犬飞升
    第十五回 老吏断狱着着争先 捕快查赃头头是道
    第十六回 瞒贼赃知县吃情 驳保案同寅报怨
    第十七回 三万金借公敲诈 五十两买折弹参
    第十八回 颂德政大令挖腰包 查参案随员卖关节
    第十九回 重正途宦海尚科名 讲理学官场崇节俭
    第二十回 巧逢迎争制羊皮褂 思振作劝除鸦片烟
    第二十一回 反本透赢当场出彩 弄巧成拙蓦地撤差
    第二十二回 叩辕门荡妇觅情郎 奉板舆慈亲勖孝子

    文摘

    插图:





    吃过了粥,登时身上有了热气。就问:“上头为甚么还不请见?”管家回道:“听说同首府说话哩。首府从掌灯就进来,一直跑进签押房;大人留着吃晚饭,谈字,谈画,一直谈到如今还没有谈完。江汉关道从白天两点钟到这里,都没有见着哩。这位大人只有同首府说得来,有些司、道都不如他。”区奉仁道:“首府本来同制台是把兄弟。”管家道:“听说现在又拜了门,拜制台做老师,不认把兄弟了。通武昌省城,只有他可以进得内签押房,别人只好在外头老等。”区奉仁道:“照这样子,可晓得他几时才见?”管家道:“小的进来就问过号房:马上就见亦说不定,十天半个月亦说不定,就此忘记了不见也说不定。”区奉仁道:“我是有缺的人,见他一面,把话说过了,我就要回去的。被他如此耽误下来也好了!”管家道:“这话难说。不是为此,怎么这官厅子上一个个都怨声载道呢?”
    主仆二人正讲得高兴,忽见炕上围着一口钟睡觉的那个人一骨碌爬起,一手揉眼睛,一手拿一口钟推在一边,又拿两手拱了一拱,说道:“老同寅,放肆了!你阁下才来了一霎工夫已经等的不耐烦,兄弟到这里不差有一个月了!”区奉仁一听这话,大为错愕,忙站起来,请教“贵姓、台甫”。那人便亦起身相迎,回称:“姓瞿,号耐庵。”区奉仁一听这“瞿耐庵”三字很熟,想了一回,想不起来。
    原来这瞿耐庵自从到了兴国州,前任因为同他不对,前任账房又因需索不遂,就把历任移交的账簿子一齐改了给他。譬如素来孝敬上司一百两银子的,他簿子上却是改做一百元;应该一百元的,都改做五十元。无论瞿耐庵的太太如何精明,如何在行,见了这个簿子,总信以为真,决不疑心是假造的。谁知这可上了当了:送一处碰一处,送两处碰两处,连他自己还不明白所以然,已经得罪的人不少了,你道前任账房的心思可恶不可恶!
    起初湍制台在湖北,丫姑爷戴世昌腰把子挺得起,说得动话,瞿耐庵靠着他的虚火,有些上司晓得他的来历,大众看制台分上,都不来同他计较;所以孝敬上司的数目就是少些,还不觉得。不料湍制台一朝调离,丫姑爷尚且失势,他这个假外孙婿更说不着了。贾制台初署督篆,就有人说他坏话。起先贾制台还看前任的面子,不肯拿他即时撤任。后来说他坏话人多了,又把他在任上听断如何糊涂,太太如何要钱,一齐掀了出来。齐巧本府上省,贾制台问到首府,首府又替他下了一副药:因此才拿他撤任。
    撤任回省,接连上了三天辕门,制台都没有见他。后来因为要甄别一票人,忽然想着了他,平空里忽然传见。瞿耐庵闻命之后,忙得甚么似的,也没有坐轿子,就赶到制台衙门里来。来传的人是十二点一刻到他公馆,瞿耐庵没有吃午饭,不到十二点三刻就赶到辕门,走进官厅,一直坐了老等。谁知左等也不见请,右等也不见请,想要回去,又不敢回去。肚里饿得难过,只好买些点心充饥。看看天黑下来,找到一个素来认得的巡捕,托他请示。巡捕道:“他老人家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么?谁敢上去替你回!他一天不见你,就得等一天;他十天不见你,就得等十天;他一个月不见你,就得等一个月。他甚么时候要见,你无论三更半夜,天明鸡叫,你都得在这儿伺候着。倘若走了,不在这里,他发起脾气来,那可不是玩的!”原来这巡捕当初也因少拿了瞿耐庵的钱,心上亦很不舒服他,乐得拿话吓他,叫他心上难过难过。瞿耐庵本来是个没有志气的,又加太太威风一倒,没了仗腰的人,听了巡捕的话,早吓得魂不附体,只得诺诺连声,退回官厅子上静等:那知等到半夜。里边还没有传见。这一夜,竟是坐了一夜。一直未曾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