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测谎:说谎不是好干部(反腐纪实小说)[平装]
  • 共4个商家     20.70元~25.50
  • 作者:李慧涛(作者),李厚健(作者)
  • 出版社:中国检察出版社;第1版(2011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2037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测谎:说谎不是好干部(反腐纪实小说)》:测出准副省级干部的心跳事关市委副书记命运他要告省检察院反贪局。万宏伟著名的反贪测谎专家,数百名官员在他的仪器前落马!厅长隐藏不住的秘密。

    作者简介

    李慧涛,男,1978年出生,法学硕士。曾有7年检察官经历,现为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助理。已研究和发表的主要学术成果有:《人本主义——刑法的价值底蕴》。
    李厚健,男,河南豫东人,检察官。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检察官协会会员。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创作发表各类体裁的文学作品300余万字,已出版《通天大案》、《剿灭中原黑帮》、《人大代表》、《终结狰狞》、《权力轨道》、《反贪局专案》(3)等长篇纪实文学专著6部,多次获全国、省、市创作奖。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即将被提为副省级领导干部的K省国税局局长旅游时被盗12万元,却不敢报案;公安人员侦破此案后失主仍否认被盗;他本想把鲜为人知的秘密永远地埋藏在心底,没想到却给自己惹出一连串的麻烦……

    第二章
    一个废旧的碧螺春茶叶盒卖到废品收购站,引出一起敲诈市委副书记案;公安人员办案不慎,激怒了嫌疑人告状喊冤;案件峰回路转,揭出一起受贿要案……

    第三章
    讯问室内,嫌疑人突发心脏病;紧急救治后,嫌疑人口出狂言,检察官求解证据推理的方程式遇到困难。找来破解疑难案件的“金钥匙”,攻破一个贪官,使得一群贪官原形毕露。

    第四章
    副县长牵出建委主任受贿15万元案,但建委主任的妻子却交出30万元赃款,一时真假难辨。心理测试解开谜团,侦查人员循踪追迹,挖出了一名更大的贪官。

    第五章
    保险公司保险柜被盗,心理测试结果却与公安排查认定的重点嫌疑人相左,孰是孰非?保险公司又发挪用公款案,与盗窃案有联系还是偶然的巧合?

    第六章
    军需官受贿10万元案发,却无法攻破,案件呈骑虎难下之势;心理测试另辟蹊径,却发现这笔贿款另有用途。检察官从高检院交办案件中,发现了嫌疑人的蛛丝马迹。

    第七章
    债权人莫名其妙地成了债务人,其中的蹊跷谁能说得清?但200多万元是如何翻来覆去的?这200多万元到底去了哪里?

    第八章
    自古名医难治自己的病。河阳市中心区派出所的户籍专用章不翼而飞,在全市不啻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但公安机关却久侦无果。

    第九章
    骇人听闻的绑架勒索案主犯竟被监外执行,河阳市全市哗然;检察院介入侦查,却陷入一个个谜团。究竟谁是徇私枉法的始作俑者?是警官还是法官?

    第十章
    省检察院反贪局把涉嫌受贿的省交通厅长关进了看守所,但厅长拒不交代受贿款的下落,办案人员查无实据,厅长要将反贪局告到省委。

    第十一章
    为避风头,国企老总出逃国外,当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飞回国内时,被神秘潜伏的侦查人员捕获。但他仍野心勃勃,故意把水搅浑,要与反贪局决一雌雄。随着心理测试准确地找出行贿嫌疑人,巨贪老总的美梦灰飞烟灭。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检察院能不能办成案件,党委支持是关键,有了省纪委领导的明确表态,张局长查起案来信心十足。
    初查是秘密进行的。检察干警很顺利地从海口市公安办案人员那里调取了有关旁证材料,无非是那个小偷的供述、小天鹅大酒店的保安录像、公安机关的调查笔录等。当找到刘富有调查取证时,他开始并不配合,不承认自己去过海口,更不承认自己入住过小天鹅大酒店,但当检察干警对他讲清了利弊、指明了出路,特别是让他看了小天鹅大酒店保安提供的住宿登记和录像资料时,他无言以对了,不得不承认他去过海南,也入住过小天鹅大酒店,并且承认在小天鹅大酒店发生盗窃案的当天傍晚去过808房间。
    “2002年10月10日傍晚你去808房间都干了些什么?”检察干警不失时机地发问。
    “没干什么呀,就是去看看老领导,跟他说说话,叙叙旧。”刘富有可能觉得宾馆房间不会有录像,因此还想再坚持一会儿。
    “刘富有,你不要自作聪明了,你是不是觉得宾馆房间没有安装摄像头,你就不想承认了?你想错了,海口市宾馆房问的录像头是隐形的,因为那些录像牵涉客人的隐私,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拿出来的,因为那天夜里宾馆发生了盗窃案,所以就把当夜宾馆房间的录像保留了下来。既然你不愿意承认,那好吧,我们就给你放一遍,让你看一看你交给潘家永钱的那一幕!可我事先告诉你啊,如果是你看了录像再说实话,可要对你严加处理噢!”张局长声色俱厉地警告他说。
    “别别,你们别放录像了,我承认,我承认还不行吗?”刘富有随后承认:他确实去小天鹅大酒店808房间找过潘局长,并且送给他12万元巨款,一共12捆,是用报纸包着送给他的。他之所以送给潘家永钱,是因为在这之前潘曾经为他揽到省税务系统的项目提供过帮助,现在潘家永虽然马上就不再任省国税局长了,可他马上就要当省政仂副主席,为了以后再得到潘家永更多的关照,所以就趁他去海南旅游的机会送给他些钱,以表心意。
    “现在可以接触潘家永了。”送走了刘富有,张局长对他的干警们说。干警们问他:“我们本来没有808房间的录像资料,你怎么说有呢?”张局长笑了笑回答:“兵不厌诈嘛!走着瞧吧,难斗的对手还在后面呢!”
    正如张局长所预料的那样,一接触实质问题就遇到了麻烦。潘家永不但不予配合,反而在检察干警面前摆起了谱。
    “什么?说我受贿?你们没有搞错吧?这怎么可能呢?”张局长刚一和潘家永谈起这个问题,他就急赤白脸地发起了火。
    “潘局长,像你这个级别的干部,我们没有一定的证据是不会接触你的。我劝你不要着急,还是认真地考虑考虑再说话。”张局长仍是耐心地做着说服工作。
    “让我考虑什么?我知道,这是有人在诬陷我!”潘局长说得如板上钉钉。
    “潘局长,你觉得是谁在诬陷你呢?”张局长不动声色地问。
    “我也不知道是谁在诬陷我,反正是有人针对我的海口之行告了我的黑状!”潘局长说得越来越具体了。
    “那就让咱们一起来查找这个告黑状诬陷你的人怎么样?你能回忆一下你在海口市时都接触过谁吗?”张局长也给他提示得更清晰了。
    这一来,潘局长感到与张局长的距离拉近了:“见了,见到刘富有了!”
    “你能肯定吗?”张局长往实里砸了砸。
    “能肯定!因为在海口市我除了见到他,再也没见过别的人。”
    “那么,他是因为什么事见你的呢?”
    “什么事也没有,就是想讨好我,给我送了两条中华烟,往我的房间里送了一些水果。”
    “刘富有除去送烟、送水果还送给你钱了吗?”
    “没有,绝对没有!没有影儿的事,刘富有他绝对不会凭空诬陷我的!”潘局长一想起刘富有那张讨好谄媚的脸,就满怀一百分把握地说。
    “潘局长,那你认为诬陷你的这个人会是谁呢?”张局长似乎是与他推心置腹地谈心。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有人故意在搞政治陷害!”潘局长有点危言耸听地说。
    “那么,你估计是谁在对你搞政治陷害?他或者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张局长进一步刨根问底。
    潘家永可能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他深思了一会儿,放低了声调说:“俗话说得好,一人难称百人意呀一!还不是平常工作中一些人际关系没有摆布好,得罪个别小人了吗?他们眼看我就要升为副省级,想借此机会捣乱一下呗!”
    谈话没法儿进行下去了。但要现在就对潘家永采取强制措施,还为时过早,因为所掌握的证据还不完善、不扎实,凭这些没有形成证据链的证据处理一个老资格的正厅级,而且马上又要升任副省级的高级干部,不仅过于草率,而且可能留下诸多后遗症。张局长顿时感到眼前突然出现一座拦路的“山”,这座“山”盘根错节、根深蒂固、难以逾越,单靠几个扛锄的“愚公”,要想在短时间内把“山”搬倒谈何容易呀!成熟老练的省检察院反贪局的张局长是不会干这种毛毛草草的事的。
    但是,潘家永真的像高山一样难以撼动吗?“在我们没找到突破口之前,他确实就像一座山,不但神秘,而且弄不好还会引来山洪爆发,把我们冲下山去;可一旦我们找到了突破口,这座'山'马上就会变成一座虚拟的雪山,见到阳光就会冰消雪融。”张局长对这一问题作了回答。可是怎么才能找到突破口,攻下这座山头呢?省检察院反贪局张局长决定另辟蹊径:对潘家永进行心理测试,以确认检举信内容是否属实,确认他是否收受了12万元贿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