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画皮[平装]
  • 共1个商家     14.76元~14.76
  • 作者:何南(作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时代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73644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画皮》何谓“画”?几层皮?何谓“鬼”?何谓“妖”?鬼妖之间,几多可爱?人皮假面,妖亦有情,人魔决战,地动天惊!撕下来……看到的是怎么样一个面孔呢?
    《画皮》,唯一一部对《聊斋志异》处女地进行开垦的才气力作!
    《画皮》由编著。

    作者简介

    何南,本名许建国,曾用笔名蝈蛔,河南周口人。主要作品有诗集《甜蜜的灾难》《岁月的划痕》,人物传记《一代大师季羡林》《一代大师任继愈》,小说《别惹我。我是叛逆期女生》《一棵枣树讲述的故事》等。

    目录

    圆梦之旅(代序)
    第一辑 最感人处是亲情
    龅石
    斫蟒
    蛇癖
    画皮

    化男
    鸿

    第二辑 人间天上有传奇
    雷公
    车夫
    红毛毡
    蒋太史
    鹿衔草
    男妾
    鄱阳神
    武夷

    第三辑 刺世椽笔写忧心
    产龙
    鞠乐如
    富翁
    拆楼人
    李檀斯
    龙肉
    土化兔
    博兴女
    蛰蛇
    曹操冢

    第四辑 良言药石应无价
    某甲
    禄数
    螳螂捕蛇
    金永年
    魁星
    孙必振
    藏虱
    张不量
    戏缢
    牛飞
    牛犊
    彭二挣
    蝎客
    钱流
    役鬼
    杨疤眼

    序言

    小学三年级吧,我见到了一本《聊斋故事》(当然是译文),惊喜之下,便如在村外池塘扎猛子一般,将幼小的心灵完全沉浸其中,不愿意上岸,任父母威逼引诱,软硬不吃。现在想来,那应是一个偶然且普通不过的日子,但这个日子被那本书涂抹得色彩艳丽,泛着神奇的光泽。也喜欢听别人讲和为别人讲“聊斋”故事,这样的时候,即便简陋低矮的小草屋也金碧辉煌,充满诱人的魅力。聊斋的世界那样神奇,令我和我的伙伴们无比向往,这世界像一些善于攀援的植物般长满了触手,牵拉着我们的思绪。“聊斋”中美丽的狐仙和善良的女鬼都给我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就是这些印象精彩着我们原本沉重单色的童年,滋养着我们原本荒凉饥渴的心灵。也从那时候起,我渐渐消除了对鬼的恐惧——既然她们那样漂亮那样善良那样乐于助人那样能够改善人的命运,又为何要惧怕她们?甚至,我异想天开地产生了某种朦胧的渴望,幻想有朝一日能够遇见她们,像那些幸运的书生一般与她们生活在一起。恐怕有着如椽巨笔的作者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他的煌煌巨著竟无意间成了拯救一个幼小心灵挣脱鬼神恐惧的最初教材和指路明灯。
    稍大,有了看“聊斋”题材电影的机会,如《姐妹易嫁》、《胭脂》、《画皮》等,听说哪一个村子演这些片子,便不以十里为远,结伙徒步前往观看,然后披着夜色,一边兴致盎然地谈论着,一边深一脚浅一脚地返回。每当此时,夜色便不再浓黑如漆,下半夜的空气便不再透骨的冷。看罢电影,对相同题材的小人书也绝不想放过,只要遇见,便一网打尽:如痴如醉地看,甚而不择手段地据为己有——痴迷程度丝毫不减孩提之时。
    后来,“聊斋”题材的电视连续剧问世,欣闻此消息,我首先武断而自作多情地认为这部电视剧之所以问世,完全是因为自己太过喜欢的缘故,于是就一集不落地看完。看后愈发觉得颇为过瘾,觉得颇为幸运,于是,便想看第二遍。不单单喜欢每一集故事的情节和人物,就是对彭丽媛演唱的主题歌《说聊斋》亦喜爱至极,竟致不顾自己的五音不全,颇为熟练地哼唱。我觉得,这首歌实在道出了自己的心情,于我心有戚戚焉!
    你也说聊斋,我也说聊斋
    喜怒哀乐一起那个都到那心头来
    鬼也不是那鬼,怪也不是那怪
    牛鬼蛇神它倒比真人君子更可爱
    ……
    笑中也有泪,乐中也有哀
    几分庄严,几分诙谐
    几分玩笑,几分那个感慨
    此中滋味,谁能解得开
    ……
    电视剧直观地表现手法令我对承载着我童年梦幻的那个聊斋世界愈加神往。好在,我慢慢地能够读懂了《聊斋志异》原文,虽然艰难,但仍觉得一种别样的欣喜,似乎那个神秘奇幻的世界正在向我走近,甚至,我已然走进那个世界之中。
    我知道,《聊斋》中的经典篇什很多,它们大都为人们深深地熟悉,人们对它们津津乐道,且乐此不疲。并且,有些颇具慧眼的电影人还在改编着其中的经典篇什,如刚刚上市的新版《画皮》,不知倾倒了多少人。
    读《聊斋》原著之时,我时常注意到其中一些三言两语的小篇什。有的简直不能称其为篇什,而只是一些小片断。这些片断极短,有的情节甚至都不完整,更看不出作者的思想倾向,很难提炼出其明确的主题,它们定然不曾为人深深地喜欢并熟悉。
    每当此时,我就总想为这些小片断做些什么。
    但在我工作繁忙、却也不知忙些什么的时候,我看到了何南兄写的《画皮》,并且让我作序。这是根据《聊斋志异》中的小篇什改写而成的,每一篇的前面还颇为新颖地附上了原文,后面是何南兄的演绎。
    刚看罢几篇,我不由浑身一凛:这不正是我多年来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情吗?
    这些新编后的“聊斋故事”,何南兄已经打破了原来的故事框架,不唯在形式上、语言上追求新意,单是为每一篇小故事都赋于积极温暖的主题上就令人钦佩。人物形象更为突出,人物性格更为鲜明丰满,故事中的意境也更加开阔、逼真,我不由得一直读下去。
    我觉得,我的夙愿被何南兄无意间完成了。于是,我又产生了“于我心有戚戚焉”之感。
    曾经读到过汪曾祺先生写的类似于“聊斋”新编的小说,但汪先生的“新编”仍是人们熟知的篇什,且仅寥寥数篇。而像何南兄这样专对《聊斋》中“微不足道”的片断的“新编”,我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尚无人涉及。
    对于何南兄,写成了这本《画皮》之后,他的一个梦圆了;对于我,一个和何南兄一样爱《聊斋》、想为《聊斋》做些什么的人,岂不是也圆了多年的梦?
    布衣(中国互优网总编辑)

    文摘

    版权页:



    劳山。清修观。
    天色已晚,峻风劲起,破旧的窗纸被发怒一样的风拍打着,哗哗作响,受到鼓动一般地,单薄的窗棂也剧烈地抖动着,整座清修观阒无人声,唯有远处不时传来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嗥叫,令人惊悚。
    山岚浓密如网,严严地罩住天地间的一切和人所有的惆怅,伸手不见五指,但王如海心里却空前的晴朗。
    王如海的心被一种东西剧烈地撼动着,二十年清修苦炼的道行竟然丝毫不起作用,一任这种东西在心里左冲右突,肆意妄为。心里面,夜风在狂啸,野兽在悲鸣。王如海觉得,他必须要下山了,而且就在今夜这个月黑风高的时候!
    风的怒号里,夹杂着年迈母亲深深的呼唤。渐吹渐烈的风中,老娘的白发在急剧地飘,飘到他的面前,拂到他的面颊,把他的心拂得软弱如绵。
    娘该有六十岁了吧?二十年不见儿子,不知她现在怎么样?
    王如海仿佛看到,娘的脸上,被一把刀刻出了道道深深的皱纹。
    这把刀,是对儿子深深的思念。
    于是,王如海来到了师父修行的石室前。
    稽首之后,王如海平静地向师父告辞。
    “去吧。”师父正在做夜课,未作挽留,甚至,师父都不曾睁开眼睛。师父什么事都知道。
    风更大了,一个清癯的白影在御风疾行。山川、日月、成仙等等都被他抛诸再遥远不过的地方。
    师父没有动,只是睁开星眸,目光如电,穿过窗棂,落到远处,他轻轻叹了口气,随即颔首,拈须,不知是嘉许还是什么。
    “娘,不孝孩儿回来了!”王如海跪在娘床前,他用额头磕着娘亲的床,泪如雨落。
    娘睁开眼睛:“海儿,是你吗?”
    娘声音颤抖,有气无力。
    “是我,娘!我回来了!”王如海坐在娘的床边。被褥冰一样冷,不知娘这些年如何捱过痛失爱子的折磨。痛苦如刀,如锯,娘老了,脸上皱纹深深。
    “娘不是在做梦吧?这样的梦娘可再不敢做了!”娘挣扎着坐起来,重重地喘着气。
    “娘,您不是做梦,真的是您的海儿回来了!”拉住娘的手,娘的手青筋凸起,瘦如枯枝。
    “老天爷呀,你可真灵验哪!”娘跪在床上望空膜拜,老泪横流。
    母子俩抱头痛哭。
    窗外,星星眨着疲惫的眼睛,鸡鸣三遭,天亮还早着呢。
    王如海是新城王钦文老爷家养马下人的儿子。从如海的祖父起,就给王老爷家养马,到了王如海爹这一辈,心高气傲的他立志不让儿子王如海再当王家的“弼马温”,因此,王如海刚刚懂事,他爹就不允许他接近马厩,这样他的生活就渐渐地远离了马。父亲的性情淡定、眼界高远和对修道成仙的痴迷,极大地影响了小小的王如海,也许机缘使然,也许天道酬勤,一天晚上,一个须发皆白的老道携王如海飘然而逝。
    那一年,王如海不满十岁,十岁,还是在娘怀里撒娇的年龄。王如海所到的地方,是一草一木都充满神秘色彩、一花一石都具备仙风道骨的劳山。
    那一夜,年幼的王如海没有和娘告别,因为老道不让。
    那一夜,风出奇的大,以至二十年间情形几乎相同的夜里,王如海都难以按捺心动,娘思儿的眼泪被疾风裹挟到心田。最终,王如海在一个风高之夜急速回到娘的身边,一定是受了风的启发吧。
    痴迷的王如海从此离开了娘的怀抱。他的心里,娘的怀抱固然温暖,但比起劳山的神秘来说,太小了。王如海的志向一如其名,如海如天。
    修炼的日子是清苦的,但唯其清苦,方才炼就了王如海高深的道行。
    多年来,他完全遵照师父严命,不吃用火煮熟的食物,因为这样的食物里蕴满了人间烟火的气息,蕴满了娘的气息,是与修行格格不入的。即便是偶尔短暂的单独云游,王如海也牢记师父的教诲和自己的志向,不食人间烟火。
    吃什么呢?
    松子,白石。
    师父告诫他,松子乃常青树所孕,系采日月之灵气,集天地之精华而成,常食之可以增加道行;白石洁白无瑕,更有利于人的羽化。王如海谨记师父法语,从不越雷池一步。
    久而久之,王如海浑身长满了白毛,身轻如羽,能御风而逝,须臾之间已行千里;至于穿房越脊,横度关山,更是如履平地。
    更奇的是,王如海能够一眼看出白石的温凉性情,知晓石头的诸般味道。每见到白色的石头,就急忙拾起,用袍袖轻拭数下,就放入口中,只听见他嘴里咯喳作声,石头就已像芋头一样被他咽下去了。
    王如海的虔诚终于浇开了丰硕的果子。蕴藏着极强生命力的松子,坚硬莹洁的白石是他无穷的营养,纯净无尘的山泉清露时刻滋养着他一心向道的恒心。
    回到娘身边之后,王如海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对老娘生活起居的照顾上,由于少了劳山那样的环境,王如海就不能像以前那样的修行了。如今,他修行的内容是侍奉老娘。他千里御风,归心如箭,为的就是这个。
    他时刻都会清晰地记得,那个潜心修行的夤夜,即将入定之时,忽然心动难以抑制,老娘昏花的眼睛老是在他面前出现,挥之不去。于是他毅然抛弃了修行了二十年的功课,义无反顾地回到了老娘身边。P003-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