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画皮2[平装]
  • 共1个商家     21.30元~21.30
  • 作者:姚尧(作者)
  • 出版社:中国法制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1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933744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画皮2》让你大呼过瘾的魔幻想象,吓得你哭的恐怖情节,恢弘万变的战争场面,浪漫的儿女情长,官场升迁保命法则,你死我活的宫斗现场。

    作者简介

    姚尧,畅销书作家、编剧,擅长历史小说。代表作:《赵氏孤儿》、《太平公主秘史》、《大清风云》(8卷本)、《刘邦发迹史》、《朱元璋发迹史》、《袁世凯发迹史》、《图解世界史》、《图解美国史》等数十部。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国师封山
    杨坚当皇帝后,国泰民安,国家元气蒸蒸日上,眼看大治时代就要到来。岂料民间有谣言说,二十年前的大洪水其实是由伏魔山引起的,坊间传言,北齐皇帝高洋跟妖怪勾结,导致伏魔山妖气外泄,如果不堵住伏魔山的妖气,国家还会大乱。
    第二章 太原血案
    就在国师与小蝶淫声浪语之时,王冲从屋顶上落下来,一爪刺穿国师的胸膛,掏出了血淋淋的心脏。
    第三章 神奇树林
    猫妖伸出爪子,作出挖心的动作。宇文平庸闭上眼睛受死,就在猫妖的爪子要刺进宇文平庸的胸膛时,忽然一个人闯了进来,大叫一声“妖孽”,拿出一个符咒扔了过去,符咒马上燃烧起来。猫妖一纵身,“喵”地一声就不见了。
    第四章 丐帮奇遇
    三人换上破烂的衣裳,来到神秀山山脚下,只见空地上人山人海,众人围着一个巨大的篝火,丐帮弟子根据身份高低,绕着空地围成一圈又一圈。
    第五章 保卫太原
    白长老带着五千丐帮弟子冲出城,白长老一出城,宇文平庸就后悔了。因为白长老不仅没有与屠精光交战,反而招手让屠精光进城。宇文平庸急命风长老率领五千人击溃白长老,同时下令关闭城门。
    第六章 蜀山仙迹
    王冲走进清虚峰,只见峰上到处是参天古树,步入其中阴凉阴凉的。姬无名带着王冲踏上一条青石小路,远远望去,只见前方有一座宫殿坐落在云雾之中,似有似无,如同海市蜃楼一般。
    第七章 酒剑修真
    想到这里,王冲的心静了下来。说实话,这四十九天非常难熬,一开始王冲也很烦躁,觉得非常无聊。后来,慢慢地,心也就静下来,直到心灵跟池水一样宁静,他才真正体悟到何谓大道。
    第八章 邂逅杨广
    杨广是个利欲熏心的人,虽然有慧根,但慧孔早已被利欲堵得一窍不通。眼下无羁真人问自己感受到什么,总不能说什么都没感受到吧,便笑着说:“弟子感觉这山中气息清幽,有一种绵绵不绝的诗意。”
    第九章 太子幕僚
    原来她出了一身红疹子,这种疹子不痒,但是里面有一种灼热的感觉,非常难受,独孤皇后痛得死去活来。看到皇后这么痛苦,隋文帝立即重赏征召天下名医为皇后治病。
    第十章 远征匈奴
    忽然,沙丘的尽头出现了一个身影,此人身形非常高大,接着他后面慢慢出现黑压压的军队。匈奴人看到此人出现,大为惊喜,欢呼雀跃:“圣机痴汗到了,圣机痴汗到了,大汗来了,大汗来了……”
    第十一章 雪山斗法
    圣机痴汗急了,满头大汗,心想莫非我圣机痴汗就要命丧此地?不行,如果死在这个地方就太冤了。情急之下,圣机痴汗脱去身上的裙子,一股靡靡的香味飘散过来,八大金刚心头一震,旋即感到心底酥软。
    第十二章 大漠苍狼
    接着,大漠苍狼又对着月亮发出一声孤独的长嚎,听到这声音,王冲仿佛感觉到了什么,自语道:“这只野兽可能非常孤独,听它的声音,它仿佛流浪漂泊了几百年,仿佛失恋了几百年。”
    第十三章 白虎巫师
    花影来到“白虎殿”门口,这个“白虎殿”是洞天王国中非常特殊的一个宫殿,里面住着白虎公主,白虎公主以前是一只白虎,后来渐渐修炼成一个虎妖。在洞天王国中,白虎法力最高,是王国里的首席巫师,也是花影的姐姐。在洞天王国的公主里,白虎排行最大。
    第十四章 野性爆发
    王冲的话就像是命令,听他这么说,大家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借着火光,大家看到王冲的眼睛已经全变了,只见他的眼神不再像一个人的眼神,仿佛是一个妖怪的眼神,瞳孔非常黑,但瞳孔周边全是青色的光芒,这种光芒是非常恐怖的,好像里面凝聚着一个异样的灵魂。没有人敢跟王冲的目光对视,那目光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
    第十五章 大获全胜
    突然之间,王冲的身体仿佛爆炸了一样,发生了变异:肌肉暴胀,衣服开裂,接着脑袋伸缩,变成一只狐狸的脑袋,露出尖利的牙齿,身体上长满了黑毛。王冲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声,花影连同自己的剑被弹出,白虎则被王冲甩到另一个山头上。
    第十六章 独孤如烟
    王冲看着独孤如烟,顿时感觉身上的暴戾之气完全消融。王冲心想,这个女人正是我一辈子梦寐以求的女人,只要看她一眼,我就觉得世界非常完美。此女简直是天仙啊,我王冲实在是太幸运了!
    第十七章 郎情妾意
    王冲眼神里充满忧虑:“以微臣的推测,这些妖怪来自喜马拉雅山一个叫洞天王国的神秘王国。这些妖怪当然不是为了土地,也不是为了金银,他们很可能是为了伏魔山中可怕的神秘能量,所以才和匈奴、突厥联手。”
    第十八章 西北狼烟
    嘉峪关下尸体堆了一大堆,无奈之下,白虎只好施展起法术。子夜之时,她召集了两千勇士,让这些勇士围成一个圆,白虎坐在中间开始施法。一会儿工夫,两千勇士身上长出了翅膀,大家在这漆黑的夜空中飞上城楼。等守兵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两千勇士击杀了城楼上的哨兵后,打开城门,顿时十万大军涌入嘉峪关。
    第十九章 美人玉殒
    花影想逃走,王冲的剑光已经挡住了她的去路。顿时,城楼上剑光闪烁,青萍和侍卫们赶上来,青萍看到独孤如烟躺在地上,非常惊慌,跑过去抱住她,哭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第二十章 仙妖鏖战
    大漠苍狼怒极,双手举起苍狼剑,朝孔雀王子劈去。孔雀王子铁扇一挡,硕大的苍狼剑居然像定住一样。大漠苍狼以气力著称,这一剑劈下来实有万金之重,孔雀王子居然面不改色地用铁扇挡住了开山一劈。
    第二十一章 青龙剑魔
    玄武大帝眼里飘过一朵虚无的云,淡淡地说:“你叫我什么都无所谓,既然你们敬我一尺,我也让你们一丈。我决定不灭隋朝,等我取出青瞳子的元神,天下就太平了。”
    第二十二章 珠峰对决
    突然之间,青龙剑魔的雪雾如龙一样飞向玄武大帝,玄武大帝的龟蛇雪雾也飞向青龙剑魔。两道雪雾相遇后居然交战起来,仿佛雪雾真的有生命一样。交战了一阵,青龙剑魔和玄武大帝各用一个指头发出一道剑气,两道雪雾顿时炸开,随后落下一阵阵水雾,漂亮至极。
    第二十三章 殊途同归
    玄武大帝身子一抖,龟壳从背上飞出,飞向青龙剑魔,青龙剑魔一剑劈去,龟壳裂成八片,在青龙剑魔周围组成一个八卦阵。八片龟壳仿佛八块磁石,中间电光相连,青龙剑魔被困在电光之中,怎么也出不去。青龙剑魔用剑劈龟壳,然而还没碰到龟壳,剑就被反弹回来。
    第二十四章 天下大乱
    太原是个军事重镇,天下虽然烽火四起,但太原在李渊、李世民父子的经营下,一片太平气象。只不过太原城内重兵把守,进城很不容易。不过,这对王冲来说不是难事,他坐飞剑夜晚入城,第二天便来到李渊府上。
    第二十五章 深渊恶魔
    白衣神仙说:“我既是青瞳子,也是造化之神。当年我在伏魔山修炼时,悟出了无极化天大法,后来黑风老妖背叛我,企图杀掉我,但他进洞之后却没有发现我。你们知道这是何故?”

    文摘

    第十四章 野性爆发
    话说王冲跌进山洞里就昏迷不醒,七大金刚和郭文都非常着急。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冲才醒来:“水,给我水!”
    郭文说:“将军,水是没有了,只有雪,要不要我给你煮热?”
    王冲:“不必了,给我抓一把雪来就行。”
    王冲吃完雪后,感觉好受些,忽然问道:“你们有没有带干粮?我肚子有些饿。”
    八个人都摇头:“刚才打得太激烈了,我们都没来得及带食物。”
    王冲闭上眼睛:“那算了吧,让我休息一会儿。”
    王冲闭上眼睛不久,忽然听到洞里传来呻吟声,七大金刚立即拔刀,问道:“什么人?”
    里面也传来声音:“你们是谁?”
    王冲睁开眼睛,问道:“这不是宇文大哥的声音吗?”
    宇文平庸:“原来是贤弟!”
    王冲:“大哥为何藏在这里?”
    宇文平庸和八大太保慢慢走出来,说道:“说来话长,贤弟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王冲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回答。
    这时,郭文对王冲说:“匈奴士兵包围了这里,我们看来是逃不出去了。”
    王冲:“等我养好伤,应该能冲出去。”
    郭文:“关键是怎么养,没有水没有食物,连生存下去都难。”
    王冲:“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王冲的伤势很重,白虎那一光剑的能量进入他的身体里,破坏了奇经八脉。王冲不仅要承受经脉错乱带来的身体痛苦,还要承受神经错乱的痛苦。白虎的光剑含有至阴之气,打入王冲的身体后,激发出许多妖魔鬼怪的幻象,王冲只要闭上眼睛,就会被这些幻影缠绕,比之肉体的痛苦,这种痛苦更加难受。
    郭文:“宇文将军,你们在这山洞里呆了几天?”
    宇文平庸忽然低下头,沉默不语。
    山木子说道:“我们在这里已经呆了半个月,我们是从另一个洞口进来的,敌人把那个洞口封死了,这个山洞很大,我们找不到出口。”
    王冲:“半个月,那你们吃什么?”
    山木子沉吟半晌后,阴冷地说:“吃人。”
    众人一惊:“什么?吃人?”
    山木子润了润嗓子说:“是这样的,本来我们有十二个,但后来实在没有食物,只好吃人了,那三个人虽然牺牲了,但至少支撑我们九人活到现在。”
    王冲:“太残忍了!”
    山木子:“这也是无奈的选择,要么牺牲一部分人,要么大家一起等死。”
    郭文:“那现在怎么办呢?难道你要吃了我们吗?”
    山木子不语,望着宇文平庸。
    宇文平庸比较幽默,说道:“干脆大家一起死吧!我那里还有一块人腿,可以烤烤给贤弟吃。”
    王冲:“我是不会吃人肉的。”
    宇文平庸语重心长地说:“贤弟,你受伤了,不要逞强,吃点东西总比啥也不吃好吧?”
    王冲:“大哥,你不要逼我,就算饿死,我也是不会吃人肉的。”
    宇文平庸:“对了,你是剑仙,你可以吸风饮露的,我们就不行了。”
    郭文:“王将军现在受伤了,非常危险,没法吸风饮露。将军,你还是吃了吧,这样或许能早点把伤养好。”
    王冲:“闭嘴,我再说一遍,我宁愿死也不会吃人肉。”
    这时,山木丑将人腿烤好了,递给宇文将军:“将军,你吃吧。”
    宇文平庸望着王冲:“贤弟,听哥哥一次话,吃吧,你看这肉多香啊,你不要想它是人肉,就当是猪肉牛肉羊肉好了。”
    王冲咽下口水,说:“大哥,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你真的不要逼我,否则我会发狂的。”
    宇文平庸:“既然这样,我们其他人把这块人腿分了吧。”
    山木子:“人这么多,分吃了大家都不饱,还是将军你吃吧,将军你的命比别人更宝贵。”
    宇文平庸:“这是什么话,同样是人,都是父母生的,没有谁的命更宝贵,把这块人腿弄成十七份,一人吃一点。”
    山木子只好照着宇文平庸的吩咐,将人腿弄成十七份,一人一份。刚开始时,七大金刚和郭文还不愿吃,可是看到宇文平庸等人吃得津津有味时,再也受不了,纷纷拿起来吃。听着这些人吃人肉吃得这么香,王冲直咽口水。
    王冲在心里对自己说:“千万不能吃人肉,师父说过了,如果我吃人肉就会魔性大发。”
    这一天算是熬过了,第二天,大家谁也没吃东西,人人肚子饿得呱呱叫。
    王冲安慰大家说:“等匈奴兵撤退了就好了,大家忍一忍吧。”
    宇文平庸:“贤弟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王冲:“大哥,你变了。”
    宇文平庸:“我哪儿变了?”
    王冲:“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以前你是个非常仁慈的人。”
    宇文平庸:“难道我现在就很残暴吗?”
    王冲:“我万万没想到你会吃人肉,而且你不是用公平的方式处死那三个兄弟,否则为何被吃的人不是你和八位太保?”
    宇文平庸:“贤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是将军,八位太保是我的得力助手,那三人不过是小兵,处在这种情况下,当然是他们先牺牲了。”
    王冲:“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宇文平庸:“如果你真觉得我变了,拜托不要在这个时候说。现在我肚子饿得呱呱叫,不想思考没有意义的问题。”
    王冲:“你连性情也变了,变得非常乖戾。”
    宇文平庸终于忍不住发作了:“你在这里关上半个月试试看!是人都会变的,我又不像你,我不是神,别用你的标准来要求我!我是人啊,是人就得吃东西,就得拉屎!”
    王冲:“不要再说了,谁都不要说话。”
    宇文平庸:“行,现在这里你说了算。”
    王冲:“大哥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相信我,这是罪孽,一定要克制这种想法。”
    宇文平庸不再说话,靠着岩壁倾听肚子里的咕咕叫声。那么点肉与其说是塞牙缝,倒不如说是挑起食欲,让人更加饥饿,所有人肚子都更加难受。
    四天之后,十八个人全都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
    宇文平庸:“这样下去我们全都会死的。”
    一个“金刚”说:“早死晚死还不都是一回事。”
    郭文说:“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快饿死了,干脆我们来抓阄,谁倒霉就吃谁。”
    山木子:“这个主意好,不过宇文将军和王将军除外,他们是将军,大家没意见吧?”
    众人都没有意见。
    有人问:“怎么抓阄啊?”
    宇文平庸:“这好办,你们十六个人围成一个圈,这儿有一个光滑的石头,就用我的秋霜剑作指针,拨动秋霜剑之后,剑尖指向谁就活该谁倒霉。”
    大家都说:“这个主意甚好。”
    话虽如此,人人都满头大汗。这些人出生入死,在战场上都可以把生死置之度外,但是现在是被人吃掉,想到自己的肉进了别人的肚子里,自己的骨头被人吸得干干净净,正常人都会感到毛骨悚然。
    大家都在心里祷告:“千万别指向我啊!”
    宇文平庸拨动秋霜剑,他这一拨非常用力,剑转动不停。这时,十六个人已经是虚汗淋漓,人人眼里都透着深深的恐惧。
    时间变得越来越慢,人人都屏住了呼吸。仿佛过了一个时辰,秋霜剑才缓缓停下,指向的人竟然是郭文。
    郭文差点晕过去,哭道:“为什么是我啊?为什么?为什么?”
    宇文平庸:“这大概是天意吧,你也不必难过,下一个被吃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宇文平庸示意山木子,山木子拿起秋霜剑来到郭文面前:“兄弟,闭上眼睛,什么也别想,我下手很快,不会让你感觉到痛苦的。”
    郭文吓得跪在地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王将军救我啊!”
    众人愤怒道:“你输了就想抵赖,王将军是不会救你的。”
    王冲此时也是虚弱得不行,此时此景,他也很矛盾。吃人肯定是不对的,但是郭文事先已经知道游戏规则,而且还是他主动提出通过这种游戏来吃人,现在又想抵赖,也是不对的。两个都是不对,王冲也觉得无法裁决,是以沉默不语。
    “王将军,难道你眼睁睁地看着我被吃掉吗?”
    话一说完,山木子已砍下他的头颅,砍完之后,山木子恭敬地把头颅献给宇文平庸:“将军,这是你的。”
    宇文平庸双手有些发抖,显然是极为兴奋,他将嘴巴伸到头颅的脖颈处,吮吸了一会儿鲜血,然后递给山木子:“把头发拔掉,用雪洗干净,然后用火烤,要烤得香一点。”
    山木子领命。
    接下来,大家开始分“肉”,吵吵嚷嚷,直到分到足够公平时,才止住吵声。
    王冲虽然闭着眼睛在疗伤,但全听在耳里,喃喃自语:“罪过!罪过!”
    宇文平庸:“有什么好罪过的?人先要活下来,然后才能做好事。现在我们所有人都面临着生命危险,生命尚且不保,谈论道德又有什么意义?大家不要有任何心理压力,放心地吃,如果能侥幸捡回一条性命,出去后一定要做善事。”
    王冲心想,宇文大哥的话未尝没有道理,凡夫俗子活着第一要义就是让自己活下去,如果连生存都不能保障,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他们遵守道德呢?但我是剑仙,决不能像凡人一样要求自己,我既然是剑仙,就有责任对自己要求更高,一个剑仙可以舍生取义、牺牲自己成全道,吃人这种事情想都不能想。
    但王冲转念一想,我现在身负重伤,本质上跟一个凡人没有任何区别。现在我失去了自愈的能力,只能靠食物补充能量,如果不吃东西的话,迟早会死掉。哎,怎么办呢?这种处境下,当真叫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师父从没说过,面对如此复杂的处境应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王冲闻到烤肉的香味,他知道这是自己的亲兵郭文的肉,但还是忍不住咽口水。这肉味太香了,王冲竭力控制着自己的五脏六腑,不让它们发出叫声,不让口水流出。肉烤好之后,这些人大快朵颐,吃得口水吧唧吧唧响,王冲的表情显得更痛苦了。
    “真香啊!”宇文平庸一边抹着流油的嘴,一边说道:“贤弟要不要来点?”
    王冲不说话,眼睛闭得更紧。
    宇文平庸:“没必要假道学了,保命要紧,你现在伤势那么重,不吃点东西的话迟早会死的。”
    王冲骂道:“你给我闭嘴!”
    刚一骂完,王冲只觉一股热血上涌,一口吐出许多鲜血来。
    宇文平庸:“贤弟,你怎么了?”
    王冲:“不要过来!”
    这些人吃饱之后,都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王冲虽然打坐练功,无奈奇经八脉受损,真气受损严重,根本不可能流到四肢百骸。后来,王冲实在体力不支,也倒在地上睡觉。
    睡梦中,王冲只觉浑身难受,翻来覆去总是不安。梦中不断有鬼怪来缠绕自己,这些鬼怪仿佛在说:“你这个剑仙马上就要死了,等饥饿而死后,我们就来收取你的灵魂。”王冲大惊,在梦中挥舞着双手,想赶走那些鬼怪,这些鬼怪非但不走,反而发出狰狞的笑声。王冲在梦里骂道:“你们这些鬼怪果然是一群阴物,在我状态好的时候,你们不敢来惹我,偏偏在身体精神最虚弱的时候来缠绕,可耻啊!”
    王冲仿佛听到身体里一个声音在说:“如果再不吃东西,你就必死无疑了,你一死,那六年的修行也毫无意义了。”肚子的叫声越来越厉害了,王冲痛苦地说:“我好饿,我好饿,但我不能吃人……”
    忽然,走来一个人,是师兄姬无名。他递给王冲一个鸡腿,并说道:“师弟,吃吧,这是鸡腿,不是人肉,吃了之后你的身体就会慢慢复原。”
    王冲一看是姬无名,心里安定不少,问道:“我真的可以吃吗?这真的是鸡腿?”
    姬无名点头,鼓励他吃下去。
    得到姬无名的许可,王冲拿起鸡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边吃还边说:“真香,味道真好,不错,真不错……”
    直到吃得饱饱的,肚子不再叫了,王冲才停下来。这时,姬无名递给他一把雪:“这是山上的冰雪。”
    王冲拿起冰雪,吞了下去,顿觉非常舒服非常快意。接着,便沉沉入睡了。
    这时,一个人在黑暗中露出微笑:“我说过不要逞强,人是铁饭是钢,哥哥不忍心看你死去,所以才在梦里给你肉吃,你醒来后可千万别怪罪哥哥啊!”
    这个人就是宇文平庸,宇文平庸看王冲静静睡下,这才躺下。
    接下来几天,宇文平庸都用这种方式喂王冲人肉吃。王冲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一步步地复原,心里也颇为奇怪,想起每晚做的梦,莫非是师兄姬无名将能量传给自己,所以自己的身体才慢慢变好?
    这天,王冲和宇文平庸来到洞口,扒开雪,看到外面的雪下得越来越大。匈奴士兵还没有退去。
    宇文平庸惊问:“怎么他们还没有退去啊?”
    王冲:“一定是那个白虎巫师,这个巫师法力高强,她一定是遥感到我们还活着,而且还在山上,所以让士兵把守这里。我们只要一出洞,白虎巫师就一定会找到我们,到时所有的人都会丧命。对了,我感觉这些天我的身体越来越好,照这样下去,两个月后伤势就可以复原。”
    宇文平庸:“贤弟是剑仙出身,只要好好休息,身体一定可以复原。”
    王冲:“可是我不再有饥饿的感觉。”
    宇文平庸:“贤弟身体越来越好,自然就可以慢慢吸收环境的能量,这样一来肚子当然就不饿了。”
    王冲:“大哥好像比我更了解自己。”
    宇文平庸:“没有啊,我只是猜测而已。”
    王冲顿起疑心,决定探出个究竟。当晚,王冲假装呼呼大睡,还假装说梦话:“无名师兄,我肚子好饿啊,你有没有给我带鸡腿来?”
    宇文平庸蹑手蹑脚地来到王冲身边,细声细气地说:“带来了,不过这次不是很多,师弟,你将就点。”
    说完,宇文平庸拿一块烤熟的人肉给王冲吃,王冲猛地抓住宇文平庸的手腕,眼睛突然睁开,目光如炬。宇文平庸吓得心脏差点跳出嗓子眼:“贤弟,你是装睡?”
    王冲:“大哥,果然是你搞的鬼!”
    宇文平庸:“我是为你好啊,你不会杀了我吧?”
    王冲:“你害得我犯了师父的戒律,我现在成了一个欺师灭祖的剑仙,你说我该怎么办?”
    宇文平庸:“凡事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只好从权,贤弟你现在这个样子,如果还守着戒律不放,那是自取灭亡啊!”
    王冲:“就算是自取灭亡,也好过现在这样生不如死。”
    宇文平庸:“你要杀我就动手吧!”
    王冲放开宇文平庸的手,说道:“我知道大哥也是为我好,但你这样等于是把我推向绝路啊!”
    宇文平庸:“没见过贤弟这么迂腐的人。你现在性命不保,就不要遵守那些戒律了,大不了不做剑仙,就做一个平凡的人,不可以吗?”
    王冲陷入深思中:“大哥有所不知,愚弟我身上兼有人和狐妖的血统。我的父亲就是北齐的宰相王春,我的母亲是一个狐妖。师父之所以要我上蜀山修炼,就是为了化解我身上的妖气。我在天门山上呆了六年,身上的妖气化得也差不多了,下山立三千功德后就可以重新回蜀山,到时候不仅可以彻底化掉妖气,还能修炼为天仙。但在这个过程一定不可以再吃人,一旦吃人就会前功尽弃,彻底沦为妖怪。大哥,你说我现在怎么办?”
    宇文平庸:“我真没想到贤弟的出身这么传奇,但是吃都吃了,想吐也吐不出来啊!”
    王冲陷入了深深的悲哀中,眼中流出泪水:“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能回到天门山了,从此以后我就变成了一个流浪的妖怪了!”
    宇文平庸:“没这么严重吧,你吃了点人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师父又不知道,怕什么呢?”
    王冲:“没有什么能逃过师父的法眼,只要他见到我,就可以从细微的征兆看出我吃过人肉。人是万物之灵,如果吃过人肉,会在头脑里留下一些奇怪的气体,法力高强的人可以看出这些气体留下的征兆。”
    宇文平庸拍了拍王冲的肩膀:“算了吧,贤弟,看开点。”
    王冲眼里全是无奈:“事已至此,也只能看开了。”
    最终,王冲彻底想开了,说道:“有此一劫,也是上天注定的。”
    宇文平庸:“你这样想,我们就安心了。只可惜郭文已经吃完了,看来明天又得杀一个了。”
    王冲闭上眼睛:“随你们了。”
    第二天,游戏又开始了,这次倒霉的人是宇文平庸最为宠爱和信任的山木子。
    宇文平庸拿着秋霜剑,含泪地说:“这……这……”
    山木子闭上眼睛:“将军,动手吧,来生再让我伺候你!”
    宇文平庸实在不忍心下手,眼泪扑簌簌地落下。山木子自己拿起秋霜剑,抹断了脖子。这次,王冲没有再拒绝吃肉。他感觉一股生机在体内勃发,身体也越来越好,是以胃口比其他人还大。
    不到四天,山木子的肉就被吃完了,看来又得开始游戏了。这次倒霉鬼是七大金刚中的一个。这次,王冲再也忍不住,他分到肉后,烤都不烤就生吃起来。
    宇文平庸看他这样子有些害怕,只见王冲像一个野兽一样吃着人腿,仿佛已经露出獠牙。
    吃完一只手后,王冲说:“人心给我,以后不管是吃谁,人心都要给我。”
    王冲的话就像是命令,听他这么说,大家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借着火光,大家看到王冲的眼睛已经全变了,只见他的眼神不再像一个人的眼神,仿佛是一个妖怪的眼神,瞳孔非常黑,但瞳孔周边全是青色的光芒,这种光芒是非常恐怖的,好像里面凝聚着一个异样的灵魂。没有人敢跟王冲的目光对视,那目光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
    连宇文平庸也不敢看他的眼睛,胆怯地说:“贤弟,你变了!”
    王冲瞪了宇文平庸一眼:“什么地方变了?”
    宇文平庸:“你的眼睛里有一股妖气,你再摸摸自己的牙齿,是不是长出了獠牙?”
    王冲:“没错,我说过我不能吃人肉的,是你逼我吃的。”
    宇文平庸:“你会不会把我们全都吃了?”
    王冲:“不知道,至少现在我不会吃你们。如果我真的变成了一个恶魔,你们一定要杀了我,或者快点逃下山。”
    宇文平庸:“逃下山也是死,与其死在敌人手中,倒不如让你吃了。”
    王冲笑道:“大哥,你真是条汉子,我王冲就算变成妖怪,也决不会碰你的。”
    三天后,没有经过游戏规则,山木寅就消失了,地上突然多了一摊骨头。众人虽没有明言,但都知道是王冲吃了他。
    山木丑看到山木寅的骨头,愤怒地对王冲说:“这不太好吧?没有经过公平的游戏,你就擅自吃了我的兄弟。”
    王冲眼里射出一道青光,猛地伸手,竟变成一只爪子,直接用爪子将山木丑钉在岩石上。
    王冲愤怒地说:“从今以后,如果有人敢顶撞我,下场就是这样!”
    只见王冲的另一只爪子伸进山木丑的胸膛里,掏出里面的心脏,在众人面前若无其事地吃了起来。
    吃完心脏后,王冲瞪了周围人一眼,瞪到宇文平庸的时候目光稍微柔和一些。
    晚上,众人睡熟之时,所剩的六大金刚中的一位低声对宇文平庸说:“现在王冲已然成为比匈奴人更大的威胁,我们最好是趁他睡熟时除掉他,否则我们所有的人都会死。”
    宇文平庸:“这……”
    还没等宇文平庸反应过来,这人的脖子已经被王冲扭断。
    王冲对宇文平庸说:“等我恢复功力,我自然可以赶走敌人,带你们出去,所以现在我要吃谁你们不可阻拦。”
    宇文平庸哆哆嗦嗦地问:“你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功力啊?”
    王冲淡淡地说:“现在我身上的妖性正在回归,一旦妖性全部回归,不但我的伤可以痊愈,功力也会大增。到时我就是仙和妖的联合体了,功力之强可能会出乎我自己的想象。”
    宇文平庸:“你要吃多少人?”
    王冲凑着宇文平庸的耳朵说:“除了你,所有人都要吃掉,两个月后我就可以带你下山,回到兰州。”
    宇文平庸:“你现在变成了妖怪,杨广敢收留你吗?”
    王冲:“你不说我不说,他怎么知道我是妖怪?”
    宇文平庸明白,王冲这话有威胁的味道,意思是如果自己说出他的秘密,命就保不住了。但如果王冲想永远守住这个秘密,大可以直接吃了自己。
    王冲何尝不想吃掉宇文平庸,只是这个人是自己的结拜大哥,他担心吃了他会遭天打雷劈,所以不敢冒这个险。
    宇文平庸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的处境实在是凶险无比。想到这里,宇文平庸非常后悔当初的愚蠢举动,如果当时不偷偷给王冲吃人肉,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