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女秘书科长[平装]
  • 共2个商家     10.00元~17.80
  • 作者:秦岭(作者),等(作者),金在胜(编者)
  •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44432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女秘书科长》:该系列丛书出版十年以来深受读者喜爱这一辑的作者大多有从政经历,他们或曾经是组织部长,或现为区委书记,因令人叹息、或令人敬仰……

    目录

    女秘书科长
    秦岭
    因此,盖春风觉得,被洪福坦摸一摸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果然,在职读市委党校的函授大专、大本都得到了洪局长的大力支持,连学费都报销了……

    政府办的三套车
    杨少循
    一个县里,书记县长两位主官闹矛盾,机关内部必定很复杂,环境氛围必定很恶劣,特别是性格如汪涛和赵纪这两人者,情况尤其严重……
    追捕高官
    戴雁军
    几乎所有人都不会想到柯立峰会是南昆市最大的贪官,包括省纪委书记董培山。在听完楚天梅的汇报后,董书记震惊不已……

    干部调整
    郭牧华
    因为在市委办公室,法正是自己的真正对手,自己是与他一块参加工作的.而在往上是一些老同志.有的过了该提拔的年龄,机关再变化,他们也可能不会变化了……

    土地征收款
    邓宏顺
    派出所刚成立,建房买车都要钱,也的确是缺钱花,抓到的嫖客十有八九都是死不认账,如今上面义特别强调依法办事,不敢乱来……

    文摘

    光线整个突然暗了下来,只有一些瓦数极低的小壁灯、小地灯散发着微弱的荧光。舞池里所有旋转的人们,肢体上有了明显的变化,在朦胧的掩护下,有不少舞伴的脸很亲密地贴在了一起,把所有的感觉、情绪和表达都融进了这色情的夜里。
    洪福坦也把脸贴过来了。
    盖春风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眼睛一闭上,一片灰白的脑海中突然就出现了一个熟悉而又亲切的年轻的人影,是侯镜亮。天哪!侯镜亮,我的侯镜亮,我的亮亮,此时此刻,你在干什么?
    盖春风内心在呼唤:“你知道我内心的苦痛吗亮亮?”
    “我现在是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但是我孤独死了!”
    “你能理解我吗亮亮?”
    洪福坦贴过来的脸上有一层细微的汗珠。
    小盖知道他会贴过来的,但对应付这样的进攻仍然有些慌乱。
    盖春风觉得到了该主动出击的时候了,就说:“洪局长,我转干的事情,还有戏吗?”
    洪福坦“哦”了一声,把送过来的半边脸又收回去了,说:“难度是大一些,但也不绝对,特别是实行公务员制度后,凡进必考。好在目前公务员制度并不怎么完善,每年全市还是有一些转干指标的,组织上可以给你争取。”
    洪福坦回答这问题的时候,有些反感。盖春风在这个场合、特别是在关键时刻提出这个问题,明显有交易的意思,这就不是可爱,而是狡诈了。也就是一刹那,他突然又彻底理解了盖春风。是啊!站在盖春风的角度,转干的事情,现在不提出来,到什么时候提出来方便呢?应该说,此时此地,是最佳的时候。盖春风这个小女子,几年机关生活,真他妈的锻炼出来了。回头一想,今夜盖春风能和他跳舞,不就图他的权吗,而他图的,难道仅仅是色,不是的,不完全是的,那么,还有什么呢?他觉得这种交易有一种赤裸裸的感觉。因此,回答她的时候,他特意把“我可以给你争取”换成了“组织上可以给你争取”,这样交易的意思就淡化一些。盖春风说:“谢谢洪局长。”洪福坦说:“你工作不错,组织上会为你努力的。这几年,组织上对你的照顾,你应该了解的。”
    “谢谢您,您多年的支持和帮助,我忘不了。”盖春风的口气里,偏偏答谢的是他洪福坦,而不是组织。
    洪福坦心里骂:“这他妈的怎么变成了个小妖精!远没有以前清纯了。”小妖精就小妖精吧,把这样的小妖精搂在怀里,咋这么美气呢。想到这里,就觉得浑身有些发热,一排遏止不住的巨浪从身体某个部位泛滥起来。
    “我……我……”洪福坦想要表达的是,如何才能再次把脸贴过去,这个动作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而且根本就没法表达,他于是径直把脸贴过去了,说,“小盖,别拒绝我,我不会伤害你的,真的,小盖。”脸上是一种慈父才有的善良。
    同时,还有色鬼才有的渴望。
    其实,对洪福坦有可能采取的行为,盖春风心里有底儿。刚才洪福坦的一番话,确实使她的心扉战栗了一下。他的脸再次贴过来的时候,她没躲闪,被动地让自己右脸和这张脸贴在了一起。
    贴就贴吧,两行热泪像喷泉一样从眼眶里冒了出来。
    洪福坦感觉到了她脸上的湿热和泪水滚烫的温度,但洪福坦什么话也没说,两手先是紧紧地搂着她的腰,后来两手就抱紧了盖春风的屁股。
    盖春风的屁股可以概括为两个特点,一是圆,二是满。适度的弹性和同样适度的柔软传递到洪福坦的手臂上,洪福坦沉浸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像喝了茅台一样的迷醉之中。他本来想腾出脸来,把嘴唇递过去,吻干盖春风温热的泪水,那眼泪一定是成中带甜的,一定带有青春少女特有的味道,但他没有这么做。他清楚这泪既然流的不是时候,那么他吻它,也就不是时候。他担心她不给面子。
    洪福坦只是轻轻细语:“谢谢你,小盖,谢谢你,小盖,春风。”
    盖春风只是流泪,什么话也没说。双臂搂着洪福坦的脖子,伴随着洪福坦有节奏的摇动,也伴随着音乐,摇啊摇,摇啊摇……
    一曲终了。灯光骤亮,两人又回到座位,盖春风低头打开一包湿纸巾,轻轻擦拭脸上、睫毛上的泪滴。洪福坦打开一瓶妙士牌鲜奶,递到她面前,静静地注视着。
    盖春风用嘴角笑了,是那种凄然中夹杂着羞赧的笑,是用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嘴角笑出来,说:“对不起,洪局长。”
    洪福坦愣了一下,说:“什么?什么对不起,对不起的应该是我。”说着把妙士往前推了推,说:“喝口奶,小盖。”
    盖春风说:“流了那么多泪,我真控制不住,让您扫兴了。”
    洪福坦说:“我理解你,是我不好,让你委屈了。”
    盖春风却没有接这个话题,说:“没什么委屈,只是转干的事情给您出难题了。”
    洪福坦猛地喝了一口啤酒,有些厌恶地把目光投向别处,但马上又把目光收回来了,说:“放心,春风,我毕竟属于老机关了,你的事,我舍了这张脸,去人事局那边好好努力。”这次,他没提组织,而是直接抬出了自己。
    盖春风的泪水又下来了,挂在长长的睫毛上,脸上却是笑着,顽皮地说:“不是努力,而是一定办到。”一个少女的表情,如果泪水加上笑容再加上顽皮,这表情就丰富得难以形容,说成可爱也行,说成媚态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