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琅环曲[平装]
  • 共1个商家     0.00元~0.00
  • 作者:展月(作者,编者)
  • 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第1版(2006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2283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是与沧月齐名的红袖添香首席作家展月继《鸳鸯锦》后再现大陆奇幻的最强音,2006年最让人期待的奇幻传奇……

    媒体推荐

    书评
      《琅环曲》中神魔情、隔世情,凄艳靡丽,叹为观止。就是在这纷纷扰扰的红尘俗世中,展月还能将人之凡情刻画得如这样入木三分。让人时常分不出哪是真实,哪是虚幻。能在完全虚构的背景框架中,达到如此以假乱真的感人共鸣,实在是许多成名作家殚精竭虑想要达到的创作目的。
                                                          主编:沈笑
      只道红尘苦,却是哪里都苦啊,情苦!苦情!世上真的有爱么?如果有,那么也离我太远。不知道穷尽我一生可以找到么?羡慕天瑶!羡慕媚菲!……海棠泣血,千年的等候!《鸳鸯锦》经过一世的传承,又奏起了九天外《琅环曲》般的天籁。
                                                           编辑:陈妍
      爱断情伤,生离死别,《琅环曲》声声咽……展月总是用淡淡的文字,浓得化不开的情伤,谱写浪漫凄美的情感画卷……一曲悄然而止,一滴泪珠坠落,一段情缠绵悱恻。
    主编:风为裳
      《琅环曲》堪破情之一字,起起伏伏的情仇,愁,欲,痴,嗔,恨,绝。而展月在情之一字上彰显的近乎残酷。是呀,情之所钟,是本源的探寻。总臆想,在亿万年银河的红尘中,有那么一个虚象让我恍如隔世,有那么一滴泪珠让我痛彻心肺。
                                                           ——水月花
      喜欢,再读《鸳鸯锦》,感慨万千;又读《琅环曲》,清新秀丽,依然是那么地温婉。在静静的叙述中,产生一种诗的意境。里面的人物太感人了,可是太多感情都是那么凄凉。而我又不想看伤感的结局,不想看他们历经磨难,很是矛盾。展月!你太折磨人了!!!
                                                           ——沧海月明
      是仙是人是魔,终究没有人逃得过一个“情”字……
      仙,束身律己,高高在上,忘记一切……
      人,七情六欲,浑浑噩噩,是折磨也是享受……
      魔,背负天下骂名,却活得逍遥自在,随心所欲……
      要我选择就做那——媚菲,有仙的骨、人的情,却是魔的身……特殊呀!!!
                                                           ——蔻蔻林篁

    作者简介

    展月,1975年盛夏出生于重庆,2005年出版长篇小说《鸳鸯锦》(朝华出版社)。
      网上主要作品有《七色·青之涩》、《七色·蓝之郁》、《蔽月天》、《牵情剑》等。现如今,她已经成为红袖添香(女子文学网站)的超人气写手,同时在网上和实体书领域内有众多fans。此部《琅环曲》在红袖添香网上一直是奇幻文学类第一名。
    展月自述
      喜欢逛街,买便宜东西,听到大减价就像听到冲锋号一样,喜欢瑜伽(听说可以修炼气质顺便可以减肥……),还喜欢网上购物……
      不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的人,不满意还发脾气,哼哼,踩一脚!
      性格很内敛,混熟了就会很仗义!(如果在古代我想我一定是个女侠,不过当我拿过真的剑之后,我的想法被彻底打消了,好重……)
      喜欢托着腮看着天空醉人的蓝,喜欢幻想很多事情……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后记

    文摘

    书摘
    一 “琴仙”
                玲珑
      “玲珑,快一点,你还在磨蹭些什么!”
      我一愣,回过神,慌忙应道:
      “是,夫人!”
      喊我的女人,是金城知府张宏昌大人的夫人金氏。
      金城是距京城甚远的偏远小镇,此金非彼京。不过,金城地方虽小,可胜在地沃人勤,民风淳朴。
      “玲珑,你在看什么?看得走神了。”秀英小姐低声说。
      我看了她一眼,吐了吐舌头。
      秀英,张秀英,十七岁,张宏昌大人的千金,而我,是她的近身侍婢。秀英小姐这么说的,我从小就跟着她了。
      可是,我不记得了,因为,两年前,我的头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等我痊愈,我的脑子就一片空白,没有了记忆。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会弹琴,是我刚伤愈后不久,那时秀英小姐正为学琴受尽苦楚,凡是官家小姐,均要琴棋书画,样样皆能,可秀英小姐对音律似乎一窍不通,也老是记不住手法,而我一坐在琴边,居然可以弹唱自如。
      “天啊,玲珑,真看不出来,你弹得这一手好琴!”秀英小姐惊讶地说。
      “小姐,你以前不知道我会弹琴吗?”我纳闷地问。
      “哦……不是……”她清了清喉咙,笑道,“我是说,你伤好之后,竟然没忘弹琴!”
      是啊,也许除了弹琴,我什么都忘了。
      后来,我问过秀英小姐,我何以会受伤。
      她告诉我,是我贪玩,从山坡上滚落下来,撞到了头。
      还问及我爹娘,她说,我是从小被卖进张府的,我和她的年纪一般大,自然也不记得了。
      有一次,我坐在小姐房里弹唱,夫人以为是秀英小姐,对秀英小姐大加夸奖,让秀英小姐甚是得意。也是这一次,秀英小姐灵机一动,想出一妙策,就是我坐在帘布后弹唱,她坐在人前,让她过了学琴这一关。
      而且,这两年来,凡是有来张府做客的达官贵人,秀英小姐都会显一显她的“琴艺”,这一来二去,秀英小姐卓绝的“琴艺”便成了金城一绝,更让她“琴仙”的名号享誉四方。
      今日是十五,府里的女眷要一起去法华寺里进香。
      法华寺,是金城最出名的寺院。
      这天,人头攒动,香火鼎盛。
      夫人与小姐上香祈福之后,我们下人也可以上前参拜,我跪在佛祖像前祷告:
      “信女玲珑,诚心祝祷,望菩萨佑玲珑找回失去的记忆……”
      佛堂外传来许多声音:
      “你们看啊,那是张小姐,张秀英小姐……”
      “真的是‘琴仙’张小姐……”
      “她长得好漂亮呀……”
      “她的琴音更漂亮……”
      “……”
      寺院里进香的人片刻间将秀英小姐团团围住,张府随行的家丁慌忙上前挡驾。
      “玲珑……玲珑……”夫人扯着嗓子叫着。
      “哦……来了……”我答,疾步奔出。
      “死丫头,死到哪里去了……”夫人低声骂,“还不快去搀着小姐。”
      “是!”
      我费力地拨开人群,拦在秀英小姐身前。
      “退后一点,大家退后一点……”
      “张小姐……”
      “秀英小姐……”
      “……”
      场面更加混乱。
      “大家静一静,”秀英小姐开了口,声音既轻柔又优雅,“法华寺乃是佛门清静地,大家在此高声喧哗,难免对菩萨不敬,更是秀英的罪过。如果大家真想听秀英弹琴,那有何难,再过两天,秀英在城东望月楼设下酒宴,到时,秀英自会献丑。”
      我一愣,下意识地盯了她一眼,她没有跟我提过。
      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夹杂着叫好声。
      “连日来的大雨将隔壁村的河堤冲垮,累及河边数十家村民房屋被毁,粮田被淹,”秀英小姐继续说,“秀英甚是难过,望月楼的酒宴,正是秀英为受灾的村民募捐筹款,希望大家都来参加,慷慨解囊。”
      “好啊……”
      “秀英小姐真是菩萨心肠……”
      “好……”
      一时间,又是一阵群情汹涌后,人潮才渐渐散去。
      “秀英,你疯了,什么望月楼的酒宴,那得花多少银子?”夫人责备道。
      “娘,这你就不懂了,女儿这是在为自己打造善名。”秀英小姐道。
      “打造善名?”夫人不解。
      “是呀,一年一度的选秀之期将至,女儿想通过这次善举,让更多的人知道女儿不仅多才多艺,而且人美心慈,让爹这个知府举荐自己的女儿为秀女,没有丝毫徇私之处。”
      P2-P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