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1845年的沙龙[平装]
  • 共2个商家     18.40元~22.30
  • 作者:夏尔?波德莱尔(作者),郭宏安(译者)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版(2011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75570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夏尔·皮埃尔·波德莱尔(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1821年4月9日-1867年8月31日),法国十九世纪最著名的现代派诗人,象征派诗歌先驱,《一八四五年的沙龙》是作者的文艺随笔集。本书可供波德莱尔研究者参考阅读。

    作者简介

    夏尔·波德莱尔(1821-1867),法国象征主义诗歌先驱,以诗集Ⅸ恶之花》成为法国古典诗歌的最后一位诗人、现代诗歌的昂初一位诗人,还著有散文诗集《巴黎的忧郁》、文学评论集《浪漫派的艺术》和艺术评论集《美学珍阮》,译有美国作家埃德加·爱伦·坡的作品。

    目录

    一八四五年的沙龙
    福音市场的古典美术馆
    一八四六年的沙龙

    文摘

    一八四五年的沙龙
    简短的引言
    我们至少可以跟一位以几本小书著名的作家同样正确地说:我们说的话,报纸是不敢印出来的。我们是很残酷很蛮横的吗?不,正相反,我们是公正的。我们没有朋友,这很重要,也没有敌人。居·普朗什先生,一位多瑙河的农民,自从他那强制的、烦琐的雄辩令那些精神健康的人深感遗憾地消失之后,报纸上的那种时而愚蠢、时而狂热但从来不是独立的批评就以其谎言和肆无忌惮的哥们义气使资产者对人们称为沙龙评论的那些有用的带头驴倒了胃口④。
    首先,关于资产者这个放肆的称谓,我们声明,我们根本不同意我们那些高贵的艺术同行的偏见j他们几年来一个劲儿地咒骂这些无害的人们,如果这些先生们善于让他们明白,艺术家们更为经常地向他们展示什么是好的绘画,他们是巴不得喜欢的。
    这个词远远地闻来就有股切口的味儿,应该从批评的词典里清除掉。
    自从资产者自己也使用了这个蔑称,——这证明了他们想成为艺术家(针对专栏作家而言)的良好愿望——,就不再有资产者了。
    其次,资产者——既然还有资产者——是很可尊敬的;因为想靠谁生活就得取悦于谁。
    最后,艺术家当中有那么多资产者,说到底,一个不能显示一个社会等级的具体恶习的特征的词还是取消为好,因为它既可用于那些不想当之无愧的人,亦可用于那些从未怀疑自己名副其实的人。
    我们是怀着对反对及各种系统的抱怨同样的蔑视,这种反对和抱怨已经变成陈词滥调了,怀着同样的合乎事理的精神,怀着同样的对常情常理的爱好,把一切关于一般的评判委员会、关于具体的画展评判委员会,关于据说是势在必行的评委会改革,关于画展的形式和频率等等的讨论从这本小册子里远远地推出去。首先,必须有一个评判委员会,这是清楚的,至于每年一次的画展,我们得之于一位国王的开明、自由、慈祥的精神,我们也是靠了他才有了六个美术馆(素描画廊,此乃法兰西画廊的补充,西班牙美术馆,斯坦迪什美术馆,凡尔赛美术馆,海景美术馆),一个公正的人总会看到,一位伟大的艺术家因其自然的多产而只会在展览会上获胜,一个平庸的画家则只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们将谈论一切吸引群众和艺术家的眼睛的东西,因为职业良心要求我们这样做。悦人的东西都有一种悦人的理由,蔑视迷路的人群并不是把他们引向该去的地方的办法。
    我们的叙述方法不过是将我们的评论分为历史画和肖像、静物和风景、雕塑、版画和素描,并将艺术家按照顺序和公众评价给予他们的等级加以排列。
    一八四五年五月八日
    二历史画
    德拉克洛瓦
    德拉克洛瓦先生肯定是古代和现代最具独特性的画家。。事情就是这样,有什么办法?没有一位德拉克洛瓦先生的朋友,就算是最热情的,敢于像我们这样说得干脆、直截、厚脸皮。幸亏时间的迟到的公正减弱了积怨、惊诧和恶意,渐渐把一个个障碍带进坟墓,我们才走过了那个时代。那时,德拉克洛瓦先生的名字落伍者听了都要画十字,对于所有的反对者,聪明的或不聪明的,都是一个集合的象征。这美好的时代过去了。对德拉克洛瓦先生总是要有一点点争议的,恰好需要这么一点点以增加他的光环的亮度。这样更好!他有权永远年轻,因为他从未欺骗过我们,因为他从未像某些我们送进先贤祠中的忘恩负义的偶像那样对我们撒谎。德拉克洛瓦先生还未进学士院,然而他在精神上已是其中的一员了;他早就说出了一切,说出了成为最杰出者所需要的一切,这是没有异议的;他剩下的就只是在善的道路上(他一直是在这条道路上)前进了,这真是一个不断地追寻新奇的天才的神奇壮举。
    P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