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推销幸福的魔法师[平装]
  • 共1个商家     14.70元~14.70
  • 作者:威尔·费格森(作者),潘源(译者)
  •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第1版(2009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19597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推销幸福的魔法师》是由九州出版社出版的一本长篇小说。
    幸福在哪里呀?也许从你的“恶习”开始……
    当机遇降临到你头上的时候,躲也躲不掉!版权已销售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美国好莱坞已买断电影拍摄权。

    媒体推荐

    这部书幽默风趣,又不乏深刻。阅读此书让人了解,若是依照这些励志大师们的指点,只会让人步入死胡同。这一点,也许让人心情郁闷,感到当头一棒,但是仔细冷静地想想,我们会对现在的生活感到由衷的喜悦和满足。
      ——亚马逊图书网站
    《推销幸福的魔法师》是一部刻薄、精妙、欢快的激昂之作,既有极为滑稽的讽刺,又有精确至极的控诉。他把励志行业邪恶的本质连同它表面的温热、含混和令人窒息的特征暴露无遗。要不是我已经是一个烟鬼、酒鬼和厌世者,我倒愿意从明天开始添加恶习。
      ——畅销书《厨房机密》的作者安东尼·邦德恩
    《推销幸福的魔法师》可以高声证明:“笑”或许是我们可能得到的最佳疗法。
      ——《苏格兰周日》
    一部针对励志行业的欢快的讽刺小说和必读读物。
      ——《如此分脏》的作者乔纳森·柯伊
    《推销幸福的魔法师》是一部闪耀着耀眼才华的批判性励志小说,包含丰富的社会时尚信息……弗格森是北美作家群中最辛辣的作家,比约瑟芬·海勒更凝重,比汤姆·沃尔夫更多黑色幽默色彩,比卡尔·海森更有讽刺才华。弗格森富于技巧、智慧,而且非常幽默。读他的书真是享受。
      ——《星期日邮报》
    对励志行业的真实而夸张的嘲讽使得这部作品引人入胜……我们欠缺的正是这样的作品。
      ——《书商》

    作者简介

    作者:(加拿大)威尔·费格森 译者:潘源

    威尔·弗格森,加拿大著名作家,已有九部作品问世。其中,备受争议的作品是《我为什么痛恨加拿大人》,备受好评的作品有《北海道公路蓝调》《搭顺风车游日本》。巧合的是,他的这几部作品都是从“垃圾稿件”中被挖出来的。《推销幸福的魔法师》版权已售出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美国好莱坞已买断其电影拍摄权。本书获得最权威的斯蒂芬·李科克幽默奖。

    目录

    幸福出门,概不退换(自序)
    第一部分 格兰大道上的生活 
    第二部分 世界末日
    第三部分 末日之役
    后记 在山上
    出版说明

    序言

    这是一部关于世界末日的书,因此,书中提到了减肥食谱、励志大师、爬阴沟的罪犯、过度操劳的编辑、美国经济的崩溃以及广漠的苜蓿田野。还有,我想书中的一个人物在某一时刻还失去了一根手指。这是启示录式的故事:美好启示录。它讲述的是极具毁灭性的幸福瘟疫,泛滥成灾的温柔拥抱以及沙漠边缘的神秘房车……
    事情本来更糟。这一手稿的雏形是以法裔加拿大军队全面入侵美国而告终。是真的。但我那冷酷的编辑让我把这段次要情节整个删除,这就使我们面临一个真正的问题:编辑——是不可或缺的邪恶还是邪恶的不可或缺?(同义反复,不是?——原书编辑注)
    《推销幸福的魔法师》是在两年半之前开始动笔的。它源于一位出版商随口的一句评论,而这一评论又来源于我的观察结果:即,在任何书展上,你所能见到的最神经兮兮的人总是那些励志丛书的作者。这位出版商顺嘴应和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要是真有人写出一部确实奏效的励志书来,那我们就都要倒霉了。”她指的是整个出版界,但当这句话在我那已然浑浑噩噩的大脑中回响时。我认识到其后果远比她想象的要糟。倘若真有人写出一部确实奏效的励志书,一部能够解除我们的苦恼、消除我们的恶习的书,那将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我花了两年多的时间绞尽脑汁.搜肠刮肚,才将这一想法变成了目前这般模样。就连我在应付其他差事、从事参考书和曲棍球指南的写作期间,仍不时地回到这一中心课题。将此书不断修订,一改再改,频繁更新。曾几何时,书中人物竟已揭竿造反,抢班夺权。

    后记

    埃德温·文森特·狄·瓦陆领带皱折、手提公文包.像地鼠一样在浮士德大街和布罗德维尔大街的交会处钻出了地铁,走进了两侧高耸的峡谷中。
    天色尽管尚早。但人们已经迷失在紧张疲惫和都市特有的百无聊赖的泥沼之中。这是一个炎热、倦怠的日子,那种甚至连出租汽车司机都无精打采的日子。确实,他们对你说着脏话。但你知道他们并非有意为之。你能够看出他们早已心不在焉,而在那高处,在城市空中轮廓线的边缘,阳光将屋顶染成灿烂浮华的金色,永远是那么撩人心魄,永远是那么遥不可及。
    埃德温在交通高峰渐退时跟着人流按照交通灯的指示穿过了格兰大道,就像他每天在这同一地点、同一时刻。他都会暗自想道:我爱这个该死的城市。
    当他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现在仍留有对她的温馨记忆),一摞垃圾手稿正等待着他。埃德温坐下来投入到他那西西弗斯式的永无止境的痛苦生活中去。最后那个实习生只坚持了六天,而垃圾稿件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
    “亲爱的琼斯先生:如果有一本励志书真的奏效,那将会发生什么?这是我这本怪诞、妙趣横生的小说的一个异乎寻常的假设。这是一个关于世界末日的故事,我确信它将……”

    文摘

    所以,当电梯降到了它的最低一层时,埃德温情绪高涨。一切都会解决的。埃德温将会作出要在罗里的肩上捶上一拳的样子,向他询问“袭击者”的情况,然后提到,只是顺口提到,他如何意外地将一个非常重要的包裹扔掉了。他会让罗里帮他将包裹取回来,为了表示感谢,埃德温会说:“我们有空一起去喝杯啤酒。”当然,他们永远都不会去的。一切都会顺利的。
    但首先,他必须找到罗里,或者也许是吉勃。
    结果,埃德温像是一个抽象派戏剧中的角色那样从一个黑暗的平面游荡到另一个黑暗的平面。储藏室通向废弃的地下停车场。而停车场又通回了凌乱不堪的走廊和空荡荡的大厅。整个这个地方阴冷、黑暗、潮湿,并回荡着水珠滴落的声响。硫磺和一氧化碳的味道似乎已经渗透到每一面墙壁中。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埃德温开始吹起了口哨。
    就像一只耗子在过道中随意游走就会成功地钻出迷宫一样,埃德温最终找到了大楼管理员的库房以及3号垃圾处理室。他已经试过了1号和2号,一无所获,而这里似乎没有4号,所以……
    “嗨,嗬,嗨。罗里,老兄!他妈的生活对你怎么样?”
    罗里——一个邋遢的、五官柔和的中年男人——转过身来说道:“埃德温?楼上的潘德瑞克公司的?”
    “是我!”一个灿烂的笑容。
    “而你叫对了我的名字。你通常叫我吉勃。”
    “哦,那个。”埃德温不耐烦地应付道,“那只是因为你使我想起了一个小伙子——一个我们通常叫他为吉姆的家伙。所以,我给了你那个外号。我不过是在闹着玩。你知道,开开玩笑而已。”
    “我想也是。”罗里正将一个垃圾篓里的东西倒进一个大布袋中。“是什么把你带到我这个深度来啦?”
    “哦,嗯。你看,我无意中扔掉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封,大约这么厚,是一个叫索利的人寄来的。总之,是你清理了我的垃圾,而我需要取回那个袋子,所以……”
    “哎呀。我肯定是已经把它倒进压缩机里去了。等一等。”罗里跨向了一个破烂的控制板前,砸了一下红色大按钮,一个埃德温根本没有注意到的噪音突然停止下来。“我们把它们打包,然后,把它们送到上面的装卸台准备运走。你为什么不爬进去看一看,而我去查看一下那两三个还没倒空的垃圾桶。”
    “进去?”
    埃德温在里面翻腾了二十多分钟。希望破灭了。当他最终爬出来时——他几乎无法相信罗里竟没有趁他仍在里面的时候启动压缩机——身上被镀上了一层湿乎乎的咖啡残渣和鸡蛋碎壳。
    “那些是自助餐厅的垃圾,”罗里说道,“在2楼。也许你该到后面那个更大的垃圾箱里去找找。”
    于是,埃德温再一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一次跳了进去。但这回,不是潮湿的垃圾和咖啡残渣,而是差点被成千的碎纸片溺死。这绝对是潘德瑞克的垃圾:大量的纸张和一堆堆已将埃德温的手指染成蓝色的墨水瓶。影印液浸透了所有的东西(它的味道并不令人讨厌,但据埃德温判断,累积起来可能会有毒性)。
    “我的天哪,你们难道不分选这里的垃圾吗?你知道,再循环利用?”
    “可能会吧。”罗里说道。
    一个信封接着一个信封、一部手稿挨着一部手稿,把膝盖深埋在文字和墨水之中。翻查了潘德瑞克早晨的垃圾后,埃德温承认了失败。
    “我查看了这里每一个该死的袋子,”他说道,“什么都没有。Nada①。什么他妈的都没有。”
    “这个特别的袋子,很重要,是不是?”
    “是的。”
    “非常重要?”
    “是的,是的,”埃德温不耐烦地说道,“它非常非常重要。我想我已经说清了这一点。我必须找到它,罗里。我的整个事业就靠它了。”
    “我不敢肯定能否帮上你的忙。我大约一个小时后下班——我上的是早班。也许戴夫或马蒂能够帮助你。他们中午当班。”
    “不,见鬼!我不能等到中午。”
    而之后,突然地,罗里温和地说道:“等一下。你的这个袋子,非常厚,对不对?第一页上有雏菊纸贴?”
    “对!”埃德温的眼睛放出光来,“雏菊!它在哪儿?”
    “它被运走了。是在第一个垃圾箱里,早晨那一趟车的垃圾箱里还有一点多余的空间,所以我把它和更早的那一批垃圾装在一起了。”
    “什么意思?”
    “它现在可能在驳船上。”
    埃德温能够感觉到他的生命正从他的身体中抽离。“驳船?驳船?什么驳船?”这听上去像是冥河上通往地狱的船只。这确实使人感觉阴森森的。
    “是垃圾驳船。每天大约是在——”罗里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现在启程。”
    埃德温·文森特·狄·瓦陆发现自己置身于“钟塔岛”上的垃圾山中,攀爬在随意丢弃的垃圾袋上,登着雪片般纷飞的塑料制品,在一个巨大的废纸世界中徒劳地搜寻着某一个特别的废纸袋。推土机将一堆堆冒着热气的垃圾推进沟壑中,清理、平整这个总是在改变的天地。当太阳使那起伏不定的湿热层提升起来时,海鸥们正在空中啄食、尖叫、盘旋着。连那臭气都是非同凡响的。
    极度郁闷的埃德温身披鸡蛋碎壳、咖啡残渣、打印机的墨水,以及现在的海鸥屎——酸牛奶似的白色粪便滴。
    “现在。我想我的生活已糟得不能再糟了;我想我可能已经跌落到谷底了……”
    在拖船的“嘟嘟”声和海鸥不停的尖声啼叫中,他用码头上的付费电话给梅打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