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民商法专题研究丛书:权利与利益区分保护的侵权法体系之研究[平装]
  • 共1个商家     22.40元~22.40
  • 作者:于飞(作者),梁慧星(编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12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83811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民商法专题研究丛书:权利与利益区分保护的侵权法体系之研究》提供充分保护的要求在这种体系下一样能够实现,并且是更妥当地实现。《中国民商法专题研究丛书:权利与利益区分保护的侵权法体系之研究》的学术企图是,寻求一个建立在权益区分的基础上的侵权法体系的建构(解释)方法。

    作者简介

    于飞,1977年3月生,河南商丘人。2004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民商法学博士学位,导师梁慧星教授。现任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洪堡基金会“德国总理奖学金”获得者,德国波恩大学访问学者(2010~2012),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2007~2008)。2011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出版专著一部,在《法学研究》、《法商研究》、《政法论坛》、《法学》、《比较法研究》等权威、核心期刊发表论文十余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一项、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项目”青年项目一项。

    目录

    绪论/1
    第一章侵权法中权益区分的正当性/11
    第一节立法、理论与实践现状:讨论基础与问题所在/11
    一、立法基础/11
    二、现有的理论讨论/14
    三、实践中的问题与困惑/21
    第二节权利与利益区分的正当性探析/27
    一、权利受侵害——侵权法第一个最基础的类型化/27
    二、建立一套由立法控制的利益遴选和排除机制/31
    三、过错之所及上的差异——权益适用同样保护规则之不适宜性的进一步论证/35
    四、限制侵权责任/37
    五、保护行为自由/40
    六、合同法角度的观察/43
    七、经济角度的观察/45
    八、附论:关于权利与利益不同的保护强度的反思/47
    第二章侵权法中权益区分的可能性/52
    第一节德国侵权法上的权益区分理论/54
    一、德国学者权益区分理论之梳理/55
    二、归属效能/57
    三、排除效能/60
    四、社会典型公开性/61
    第二节权益区分理论的应用/64
    一、“重庆电缆案”/65
    二、“齐玉苓受教育权案”/66
    第三节法政策角度对权益区分理论解释力的补充/68
    一、权益区分理论解释力的限度/68
    二、权益区分的法政策视角/73
    第三章权利的保护:过错不法侵害他人权利/79
    第一节比较法上的示范分析:以《德国民法典》第823条第1款为中心/80
    一、《德国民法典》第823条第l款的发生史/80
    二、权利“列举”导致保护限制?——“其他权利”的发展与功能/87
    三、如何评价中国《侵权责任法》第2条第2款上的权利列举/90
    第二节若干权利的边界界定/94
    一、身体权/94
    二、人身自由权/99
    三、“一般人格权”概念之否定/106
    第三节“法益”——权利与利益之外的独立保护对象?/116
    一、讨论现状及问题意识/116
    二、“法益”是什么——当代德国学者的观点/120
    三、“法益”的初始含义、功能与实践/123
    四、“法益”含义、功能与实践的发展/126
    五、我国是否有必要设立与“权利”、“利益”并列的“法益”概念/130
    第四章利益的保护之一:过错违反保护他人的法律/134
    第一节 “过错违反保护他人的法律”的沿革与比较/136
    一、《德国民法典》之前“过错违反保护他人的法律”的历史沿革/136
    二、《德国民法典》第823条第2款的发生史/137
    三、英美法上“过错违反保护他人的法律”制度/140
    四、我国台湾地区侵权法上“过错违反保护他人的法律”制度/142
    第二节 “过错违反保护他人的法律”的功能/143
    一、合理扩张侵权法的保护范围/143
    二、统合公法与私法的价值/144
    三、使公法与私法相互支援/146
    四、增强侵权法的确定性/147
    第三节“以保护他人为目的的法律”的认定/148
    一、“保护他人的法律”的范围/148
    二、“保护他人的法律”的认定标准/153
    三、“过错违反保护他人的法律”的构成要件/156
    第五章利益的保护之二:违背善良风俗故意致损/163
    第一节“背俗故意致损”的功能变迁/166
    一、《德国民法典》立法者设置第826条的初衷/166
    二、学说对第826条功能的阐发/170
    三、瓦格纳对第826条功能的新定位——纯粹经济损失保护/175
    第二节“背俗故意致损”中的“故意”要件/179
    一、“故意”要件的发生/179
    二、“故意”要件并非必要?/180
    三、“故意”要件的法解释论构成/182
    四、轻率=故意?“背俗故意致损”的再定位/184
    第三节“背俗故意致损”中的“背俗”要件/191
    一、背俗的判断标准不在法外,而在法内/191
    二、“背俗”判断标准位于法内何处?——宪法、法律一般价值抑或判例?/194
    三、判例类型如何形成?——动态系统理论/196
    第四节“故意背俗致损”与我国纯粹经济损失保护体系的建立/200
    一、纯粹经济损失的非统一性/200
    二、我国纯粹经济损失保护立法上的三层保护体系/202
    三、最后的隐忧——新型过失纯粹经济损失类型的请求权基础问题/204
    第六章过错推定责任、无过错责任、公平分担损失及补偿规则的保护范围/206
    第一节我国过错推定责任侵权规范的保护范围/208
    一、教育机构对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人身损害的赔偿责任(《侵权责任法》第38条)/208
    二、物件损害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十一章)/210
    第二节我国无过错责任侵权规范的保护范围/213
    一、产品生产者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五章)/213
    二、饲养动物损害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十章)/217
    三、环境污染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八章)/220
    四、监护人责任(《侵权责任法》第32条)、雇主责任(《侵权责任法》第34、35条)/222
    第三节公平分担损失及侵权法上补偿规则的保护范围/222
    一、公平分担损失侵权规范的保护范围(《侵权责任法》第24奈)/222
    二、其他补偿制度的保护范围(《侵权责任法》第23条、第31条后段、第87条)/228
    第七章我国权益区分保护的侵权法体系的建立:以解释论为中心/231
    第一节 比较法上利用解释论由权益不区分转化为权益区分的立法例/233
    一、《奥地利民法典》/233
    二、《日本民法典》/235
    三、直接参照比较法上的方法进行解释的可能性/237
    第二节我国学说中的既有讨论/239
    一、葛云松教授的“目的性限缩”方法/239
    二、进一步增强说服力的可能与方向/240
    第三节笔者的解释方案/245
    一、《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1款的“法律目的”/245
    二、对《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1款的限缩解释/248
    三、开放性漏洞与目的性扩张/252
    四、“目的性扩张”的制度基础——“违法性”要件的确立/253
    五、依据“违法性”要件的继续类型化/254
    结语:“无自由的正义不值得考虑”/258
    参考文献/261
    后记/272

    文摘

    版权页:



    此即所谓“权益归属说”,即凡权益皆有一定明确的利益内容,专属于权利人,归其享有。违反法秩序所定权益归属而取得利益的,系欠缺法律上原因,应成立不当得利。[108]
    主观权利的根本功能即在于将某项确定的利益内容归属于特定主体,这一点已经达到了权利理论的根本,无法再继续引申和解释。拉伦茨、沃尔夫指出:“某人拥有一项主观权利,意味着他依法应当享有什么或依法被归属了什么。某人依法应享有什么,是规范领域中一种不能再继续引申的基础类型。”[109]在《德国民法典》第823条第1款“权利侵害”这种侵权类型中,正是由于法律已经通过主观权利的方式将一项确定利益归属于特定主体,当其他主体侵害此已被归属的利益内容时,法秩序即被破坏,由此产生了违法性。此即所谓权利侵害直接“征引”出违法性的理论。[110]这与不当得利制度中的“权益归属说”,基于侵害他人权益归属范围而使自己得利,因而受益无法律上原因的机理相同。
    归属效能的核心要义,在于归属内容的确定性。“一项主观权利的归属内容必须客体确定而且界限清晰。凡法律未为禁止者皆得为之,这固然是符合实际的表述,但由于缺少了客体的确定性,便无法从这种表述中产生主观权利。只有当一个确定的物的主体能够排除他人对此物的利用,进而能够对该物支配使用时,或者能够从一个确定的债务人请求一项确定的履行时,一项确定的主观权利才被个别地归人一个确定的主体。”[111]主观权利是不能反向定义的。未禁止者皆得为之,然而法未禁止的领域是无穷尽的,这里没有确定的内容,因此不是一项主观权利。
    可以想象,这种“皆得为之”的权利,实则为一切他人设定了不干涉的义务,而无确定内容的权利必然产生不确定、无边界的义务,这显然不可接受。如果要构成一项主观权利,就必须从正面毫不含糊地说明究竟把什么利益内容归属于了特定主体。为什么物权制度中要强调“客体特定原则”,原因即在于为一项物权确定明确的客体与利益归属内容,否则物权的支配效力范围就难以确定,义务人的义务范围亦难以确定。在法律行为和合同制度中为什么要强调标的“确定”,其原因同样在于要明确债权的利益归属内容。“归属效能”实则为绝对权与相对权的共通属性。
    事实上,我们在未对权利进行分类之前,理念上是先利用“归属效能”这一标准将权利与利益区分开来。能够将一定的确定的利益内容归属于特定主体的,属于权利;达不到这一标准的,属于权利外的利益,如概括财产或一般人身自由。然后依绝对性之有无、客体的差异、权利的效力等对权利做进一步分类。我们对“归属效能”的利用,观念上尚在权利的内部体系形成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