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宗教与文学[平装]
  • 共1个商家     8.91元~8.91
  • 作者:周群(作者),赖永海(丛书主编)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09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084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宗教与文学》是“985工程”(二期)“宗教与文化”创新基地研究成果。

    作者简介

    周群,1958年生,江苏盐城人,文学博士,南京大学中国思想家研究中心教授、文学院博士生导师,多次主持国家社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江苏省社科项目。著有《刘基评传》《袁宏道评传》《儒释道与晚明文学思潮》《徐渭评传》《孔子》等多部著作,发表论文数十篇。

    目录

    “宗教文化大系”总序
    导言
    上篇 概论宗教与文学
    第一章 托体同根的宗教与文学
    第一节 宗教与文学的共通性
    第二节 宗教经典与文学经典
    第三节 宗教与文学的互动
    第四节 宗教与文学的异致

    第二章 宗教与诗歌
    第一节 道教与诗歌
    第二节 基督教、伊斯兰教与诗歌

    第三章 宗教与小说
    第一节 佛教与小说
    第二节 道教与小说
    第三节 基督教、伊斯兰教与小说

    第四章 宗教与戏剧
    第一节 佛教与戏剧
    第二节 道教与戏剧
    第三节 基督教、伊斯兰教与戏剧

    下篇 专论佛教与诗歌
    第一章 偈颂与诗歌
    第二章 僧诗与佛理
    第三章 诗、僧异趣
    第四章 佛教与文人诗
    第五章 佛禅与诗论
    后记

    序言

    “985工程”是国家创建世界一流大学的一个重大举措,其二期工程在全国若干所重点大学创建了一批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创新基地的重要任务之一,是对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某些重大课题进行一些开创性的研究。这次在南京大学建立的“宗教与文化研究中心”,是以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为依托,整合南京大学中国古代文学、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中国思想家研究中心和社会学系等相关院、系的有关研究力量组建起来的财政部、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
    基地提倡以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把历史上特别是现当代各种宗教与文化的普遍联系与深刻互动、各种宗教文化的历史发展规律及其在现当代社会中的价值作为重点研究课题。
    “宗教文化大系”是南京大学“宗教与文化”创新基地的系列研究成果集成。这些研究成果,既有试图从理论层面较深入揭示宗教与其它意识形态内在关系的“宗教文化专论”一辑五册:《宗教与哲学》、《宗教与科学》……

    后记

    当匆匆写就这部书稿时,我对学界何以对宗教与文学这一重要课题鲜有系统的研究终于有了真切的体悟。近二十年前,被晚明性灵文人们出入禅净的现象所吸引,遂以此为题撰写了博士论文,以探究佛学对于晚明文学思潮兴起的影响。经过数年的探究,始对佛学之于文学的影响粗知一二。由于当时所及仅是晚明且主要以佛学为主,而对于宗教与文学之间的基本理论问题以及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世界主要宗教与文学之间的关系了解殊浅。尽管如此,宗教的神秘光辉与文学之花何以相互映照这一问题仍深深吸引着我,并在平常阅读中时时留意。但这是一个广无涯际的学术问题,凭一己之绵薄学力又何敢问津?遂迟迟未能诉诸毫素。两年前承赖永海先生垂爱,示我撰《宗教与文学》一卷。命不敢违,遂怀惶恐之心,鼓余勇而试之。虽参酌汲取了诸多学界贤达的高文大著,但撰写之中所历困顿仍数不胜数,呈现于读者面前的还仅仅是粗浅的抛砖之作,其中讹误定然多有,恳请方家指正。
    值书稿即将付梓之时,我首先要感谢命我以题的赖永海先生,正因为有了这一机缘,才使我见识了与课题相关的浩瀚的知识海洋,使我虽历经困顿但享受了涵泳之乐。感谢对这一课题或这一课题的某些方面进行研究的前驱者,正是他们的研究才使我未因课题宏大而却步。同时,我还要感谢我的博士生胡贤林、齐小刚、孙彦等细致地校对了书稿,正是他们的鼎力相助,才使得拙作付样成为可能。

    文摘

    就西方而言,中世纪文学从对现实的模仿转为对心灵世界的探索和颂扬,对于宗教精神的颂扬成为主流。在文艺复兴时期,文学传播宗教精神的传统并未中断,但由于人们注意到的往往仅是人文主义对于古代希腊罗马的继承关系,而片面强调了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们与基督教的对立,其实事实并不如此简单。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艺术家往往是基督教徒,他们反对的是宗教的禁欲主义、蒙昧主义,反对的是神职人员对于宗教的亵渎行为,而不是基督教本身。就像卜迦丘只反对教会而不反对宗教,但丁依靠古罗马诗人维吉尔作为引路人探寻知识而仍然依托于基督教的背景一样,莎士比亚则通过剧中人喊出“人类是一件多么了不得的杰作!多么高贵的理性!多么伟大的力量!多么优美的仪表!多么文雅的举动!在行为上多么像一个天使!在智慧上多么像一个天神!宇宙的精华,万物的灵长”②。莎翁为人文喝彩,其实这只是重复了《旧约》中的话语而已。基督教已融入了社会的各个方面,而成为一个重要的文化元素,因此,与文学的交融互通,氤氲难别便成为必然。文学通过塑造艺术形象,实现宗教教义的普世化,乃至对宗教教义的内涵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我们看到,文学作品中的基督教往往不再是人神的二元对立,上帝仅仅是理性的化身,或伦理价值的象征,而具有了某些“人”性的色彩,上帝的“人”化又反过来进一步消弭了文学与宗教的区隔。比如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剧作家莎士比亚就是一个基督教徒,他的剧作宣传的博爱、宽恕精神,显然来自于基督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