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亡友鲁迅印象记:许寿裳回忆鲁迅全编[平装]
  • 共1个商家     14.50元~14.50
  • 作者:许寿裳(作者)
  • 出版社:上海文化出版社;第1版(2006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46826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是名副其实的“许寿裳回忆鲁迅全编”。本书收入了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鲁迅的思想与生活》和其他回忆鲁迅的所有文章,此外,还选编了许寿裳有关鲁迅的书信,其中含有大量的鲁迅和纪念鲁迅的史料。许寿裳,鲁迅的同乡,更是鲁迅情逾兄弟的挚友,两人自1902年在日本留学期间相识,此后一直保持着亲密的联系。许寿裳回忆鲁迅的文章,对于研究鲁迅的生平、思想和作品有着不可代替的重要意义。

      本书收入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鲁迅的思想与生活》和其他回忆鲁迅的所有文章及与鲁迅有关的书信,全据最初发表的版本,不作任何删改,以存其真。

    目录

    本书编辑说明
    亡友鲁迅印象记

    小引
    一 剪辫
    二 屈原和鲁迅
    三 杂谈名人
    四 《浙江潮》撰文
    五 仙台学医
    六 办杂志、译小说
    七 从章先生学
    八 西片町住屋
    九 归国在杭州教书
    一0 入京和北上
    一一 提倡美术
    一二 整理古籍和古碑
    一三 看佛经
    一四 笔名鲁迅
    一五 杂谈著作
    一六 杂谈翻译
    一七 西三条胡同住屋
    一八 女师大风潮
    一九 三·一八惨案
    二0 广州同住
    二一 上海生活——前五年
    二二 上海生活——后五年
    二三 和我的交谊
    二四 日常生活
    二五 病死
    读后记(许广平)

    鲁迅的思想与生活

    自序
    鲁迅的人格和思想
    鲁迅的精神
    鲁迅的德行
    鲁迅和青年
    鲁迅的生活
    怀亡友鲁迅
    关于《弟兄》
    《鲁迅旧体诗集》序
    《鲁迅旧体诗》跋
    《民元前的鲁迅先生》序

    集外文录

    我所认识的鲁迅
    怀旧
    鲁迅古诗文的一斑
    鲁迅先生年谱
    回忆鲁迅
    鲁迅的几封信
    鲁迅与民族性研究
    鲁迅的避难生活
    鲁迅的游戏文章
    鲁迅《娜拉走后怎样》手稿的题跋

    有关鲁迅的书信

    320126 致蔡元培
    360229 致徐世度
    361028 致许广平
    361110 致许广平
    361201 致许广平
    361207 致许广平
    361218 致许广平
    361223 致许广平
    370106 致许广平
    370111 致陈仪
    370203 致许广平
    370207 致许广平
    370222 致许广平
    370317 致许广平
    370317 致许广平
    370330 致许广平
    370414 致许广平
    370415 致许广平
    370429 致许广平
    370503 致许广平
    370507 致许广平
    370517 致许广平
    370521 致许广平
    370525 致许广平
    370527 致蔡元培
    370603 致许广平
    370607 致许广平
    370610 致许广平
    370701 致蔡元培
    370702 致许广平
    370705 致蔡元培
    570705 致许广平
    380403 致许广平
    380529 致许广平
    391204 致谢似颜
    400311 致谢似颜
    400323 致许广平
    400409 致许广平
    400810 致谢似颜
    410316 致汤兆恒
    420425 致谢似颜
    420519 致谢似颜
    431006 致柳非杞
    431014 致柳非杞
    431027 致柳非杞
    431217 致柳非杞
    440204 致林辰
    440526 致林辰
    440609 致王冶秋
    441028 致柳非杞
    450221 致林辰
    451005 致林辰
    451021 致许广平
    451212 致林辰
    460525 致许世瑛
    460524 致许广平
    460628 致许广平
    460921 致许广平
    460924 致许广平
    460926 致许广平
    461006 致许广平
    461015 致许广平
    461028 致许世瑛
    461203 致许广平
    461218 致许广平
    470402 致王冶秋
    470419 致许广平
    470422 致王冶秋
    470522 致王冶秋
    470526 致许广平
    470528 致许广平
    470608 致许广平
    470621 致许广平
    470702 致许广平
    470721 致许广平
    470825 致王冶秋
    470912 致许广平
    470930 致许广平
    471027 致许广平
    480115 致许广平
    480131 致许广平

    文摘

    书摘
      五·仙台学医
      鲁迅往仙台学医的动机有四:我在《鲁迅的生活》和《回忆鲁迅》文中已经叙明了。别后,他寄给我一张照片,后面题着一首七绝诗,有“我以我血荐轩辕”之句,我也在《怀旧》文中,首先把它发表过了。现在只想从他的仪容和风度上追忆一下:
      鲁迅的身材并不见高,额角开展,颧骨微高,双目澄清如水精,其光炯炯而带着幽郁,一望而知为悲悯善感的人。两臂矫健,时时屏气曲举,自己用手抚摩着;脚步轻快而有力,一望而知为神经质的人。赤足时,常常盯住自己的脚背,自言脚背特别高,会不会是受着母亲小足的遗传呢?总之,他的举动言笑,几乎没有一件不显露着仁爱和刚强。这些特质,充满在他的生命中,也洋溢在他的作品上,以成为伟大的作家,勇敢的斗士——中华民族的魂。
      他的观察很锐敏而周到,仿佛快镜似的使外物不能遁形。因之,他的机智也特别丰富,文章上固然随处可见,谈吐上尤其层出不穷。这种谈锋,真可谓一针见血,使听者感到痛快,有一种涩而甘,辣而腴的味道。第三章所举给人绰号,便是一个例子。吾友邵铭之听他的谈话,曾当面评为“毒奇”。鲁迅对这“毒奇”的二字评,也笑笑首肯的。
      他在医学校,曾经解剖过许多男女老幼的尸体。他告诉我:最初动手时,颇有不安之感,尤其对于年青女子和婴孩幼孩的尸体,常起一种不忍破坏的情绪,非特别鼓起勇气,不敢下刀。他又告诉我:胎儿在母体中的如何巧妙,矿工的炭肺如何墨黑,两亲花柳病的贻害于小儿如何残酷。总之,他的学医,是出于一种尊重生命和爱护生命的宏愿,以便学成之后,能够博施于众。他不但对于人类的生命,这样尊重爱护,推而至于渺小的动物亦然。不是《呐喊》里有一篇《兔和猫》,因为两个小白兔不见了,便接连说一大段凄凉的话吗?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鲁迅的伟大之心!
      他学医的成绩很不错,引起同学们一度的嫉妒和侮辱,记得他的《朝花夕拾》里曾经提到。吾友谢似颜觉得最可注意的,是他的伦理学成绩在优等。这话很切当。可见鲁迅不但在说明科学,研究有得,而且在规范科学,也是聚精会神,恢恢乎游刃有余。因之客观方面既能说明事实的所以然,主观方面又能判断其价值。以之知人论世,所以能切中肯綮;以之与人辩驳,所以能论据确凿,自立于不败之地;以之运用于创作,又每有双管齐下之妙。这种造诣,非有得于规范科学,洞悉真善美的价值判断者万不能达到的。
      鲁迅学医时期的轶事,像水户下车去访朱舜水的遗迹呀,火车上让坐给老妇人,弄得后来口渴想买茶而无钱呀,记得我已经发表过,无须再赘。现在忽然记起一件和我有关的故事来了。一九O五年舂,我在东京高师学校读完了预科,趁这樱花假期,便和钱均夫二人同往箱根温泉,打算小住十天,做点译书的工作。路上偏遇到大雨,瀑布高高地飞着,云被忽然来裹住了,景色实在出奇。所以我住下旅馆,就写了好几张明信片,寄给东京的友人何燮侯、许缄夫、陈公孟、鲁迅等——鲁迅在春假中,也来东京,和我同住,不过他学校的假期短,须早回仙台去——报告寓址和冒雨施行的所见。隔了一、二日,收到友人的回片,或称我们韵人韵事,或羡我们饱享眼福,我看了不以为意。后来,公孟忽然到了,鲁迅也跟着来了。我自然不以为奇。大家忻然围坐谈天,直到夜半。第二天结伴登山,游“芦之湖”,路上还有冰雪的残块,终于爬到山顶。这个湖是有名的囱口湖——我译火山为地囱,译火山喷口为囱口——真是天开图画,风景清丽绝了。一排的旅馆临湖建筑着,我们坐在阳台上,只见四山环抱这个大湖,正面形成一个缺口,恰好有“白扇倒悬东海天”的“富士山”远远地来补满。各人人浴既了,坐对“富士”,喝啤酒,吃西餐,其中炸鱼的味道最鲜美,各人都吃了两份。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这里似的好鱼。兴尽下山,大家认为满意,不虚此行。
      谁知道公孟之来,原是有“特务”的。因为有章某向同乡造谣,说我们是为的“藏娇”到箱根去的。同乡友人们不相信,公孟也不信,却自告奋勇,要得个真相。鲁迅也不信,说假使真的“藏娇”,还会自己来报告寓址吗?天下没有这样傻瓜!果然,后来情形大白了,同乡友人们均鄙视这造谣的人。这件事隔了好久,鲁迅才对我说穿,我们相视大笑!
    P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