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乡官[平装]
  • 共1个商家     13.20元~13.20
  • 作者:陈良(作者)
  • 出版社:群众出版社;第1版(2006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43719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部原生态反映乡村政治生活的现实主义长篇力作,一出有声有色、有血有泪、有悬念有突转的政治悲喜剧。本书作者根据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些事件,通过艺术创作后,以乡村的名义,以当代的名义,全面展现了中国480万基层官员的真实生活现状。著名评论家曾镇南,严昭柱认为,这是一部原生态的反映乡村政治生活的现实主义长篇力作,是一出有声有色,有血有肉,有悬念有突转的基层政治悲喜剧。

    媒体推荐

    书评
    从现实生活的急湍涌动、潜流纠结的河流里刚刚提出水面的这一张文学
    之网里跳动、冲撞着的,却是一网甩着生活的水花的生鲜泼辣的活鱼——真
    实的现实关系,切近的人生图景,扑面而来的生活气息,以及被它们所环绕
    、所推动、所催生、所雕塑的各种各样的人生形象——正是这种真的人生、
    活的人物所透出的逼人的真实的力量,使《中国乡官》脱颖而出,令人刮目
    相看。——文学评论家 曾镇南
    描写当今官场的小说,我们看得不少了。相当一部分作品,其笔墨和兴
    趣集中在揭露当今官场的无能、内耗、龌龊和黑暗,不禁让我们感叹官场腐
    败于今简直达到了前无古人的极致,感叹偌大官场竟没有一方净土。这虽然
    抨击了群众为之痛恨的腐败现象,却难以正确反映当今时代的真实面貌和本
    质。但是,也有一些小说别具一格,它们不但毫不留情地揭露当今官场的腐
    败现象,而且努力探索和揭示其滋生蔓延的根源、特点和趋势,总结我们与
    之斗争的经验教训,揭示它必定被我们战而胜之的历史命运。《中国乡官》
    ,正是后一类作品中新添的一朵奇葩。——文学评论家 严昭柱
    看多了涂脂抹粉抑或扭曲丑化的东西,怎能不向往真实。——陈良

    作者简介

      陈良,男,笔名远思,生于1964年,四川人。1983年高中毕业后即进入乡政府机关,历任乡广播员、乡事业招聘干部、乡镇干部、县委组织部干部,现任四川省某镇人民政府副镇长。1983年开始文学创作,发表各类作品逾百篇。此为长篇小说处女作。

    目录

    第一章
    ……
    第二十四章
    后记:
    实话实说——《中国乡官》创作感言
    评论:
    让小说创作无愧于我们的伟大时代——评长篇小说《中国乡官》
    乡镇政治生态的艺术写照——读长篇小说《中国乡官》

    文摘

    书摘
    年末岁首,诸事繁杂,本不是调整干部的最佳时机。然而,我们的组织
    部门却往往在这个时候对干部队伍大动手术。经年累月,有好事者遂编出闲
    话来,说:“新年到,官帽跳,有人悲来有人笑。笑的莫过头,悲的别太恼
    ,明年岁末打颠倒。”因此,对于官场上混饭吃的人来说,年关既是龙门又
    是鬼门,既是福兮又是祸兮。
    这不,又被这句闲话说中了。大王乡党委书记刘实怀就“叭喇”一声,
    鲤鱼跃龙门,被提名选举为了高山县的县委副书记。
    平地一声春雷响,科级升处级,刘实怀倒是兴高采烈地打马上任去了。
    他留下的职位由谁来顶替的问题又成了焦点访谈,不但苦了县委和县委组织
    部的领导们,也苦了大王乡有心问鼎书记这把金交椅的人。
    据小道消息,最有竞争力的不外乎两个人:一个是大王乡的乡长王长生
    ,一个是大王乡的人大主席李大奎。他们俩都是有根有底的人家:一个在政
    治上有靠山,一个在经济上有基础,可谓将遇良才,棋逢对手,半斤八两,
    不相上下。按照“朝内有人好做官”的古话,乡长王长生最有把握;依据“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李大奎也不赖。到底鹿死谁手,大家都拭
    目以待。
    大王乡是高山县的工业强乡。
    但了解内情的人却不敢苟同。他们心中有杆秤。大王乡的工作表面轰轰
    烈烈,红红火火,像天上光芒四射的太阳,金碧辉煌,气象万千,而其实质
    并非如此。他们说,对大王乡的评价,虽然不能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这个词来形容,但各项工作都似乱麻一堆,剪不断,理还乱,掩蔽着许许多
    多的矛盾与问题却是不争的事实。谁当书记,谁就等于骑上了老虎背,虽然
    风光八面,但却是骑虎难下。又犹如坐到了火药桶上,不知哪天一觉醒来,
    伸手一摸,头上那顶煞费苦心搞到手的乌纱帽,早已被炸得粉身碎骨,了无
    踪影。
    不过,大王乡绝大多数干部是称职的,讨人喜欢的。他们的眼睛只盯着
    自己手头的工作,盯着家中的柴米油盐和身边的婆娘儿女,对政治这个东西
    不感兴趣。书记没了,他们仍然该干什么干什么,没有一点担忧和紧张。铁
    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谁当书记,谁当乡长都无所谓,只要每月十号能从总务
    手里领到自己足额的工资就心满意足了。然而,有部份人却非也,没有领导
    ,乐得清闲。有的人甚至还“八点上班九点到,不到十点就溜号。”上班也
    是“上午一杯茶一只烟,一张报纸看半天;下午半打毛线半篼话,关着房门
    把棋下。”
    办公室主任曾少雄拿到起头痛,觉得到了书记或者乡长应该站出来吆喝
    一声的时候了。上午十点半,他好不容易在乡长办公室堵住了王长生,问:
    “王乡长,怎么办?”
    王长生系全国首批招聘的乡镇干部,文化高,基础扎实,很有些政治头
    脑。后来,他踹掉糟糠之妻,睡到县人大主任女儿肚皮上后,靠了大树好乘
    凉,借岳父大人的庇护,他在仕途上就像吴承恩笔下的孙猴儿,是要风得风
    ,要雨得雨,顺得让人瞠目结舌。刘实怀一走,他信心百倍,踌躇满志,意
    在必得。按照干部螺旋式前进的惯例,书记走了,乡长理所当然地向上跨半
    步,接过书记的帽子戴到自己头上。但他还是有点提心吊胆。煮熟的鸭子都
    有飞的时候,更何况这还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这几天,他正忙着四处打点,
    早已无心过问乡政府的事情。他对曾少雄提的问题有点反感,觉得曾少雄提
    得真不是时候,皱了一下眉头说:“组织纪律的问题是干部的作风问题。这
    一块归董书记管,你去请示董书记看怎么处理好了。”
    董书记大名董志康,今年四十二岁,乡党委副书记,主抓党的建设和意
    识形态工作。董志康这个人原则性强,性情急,做事雷厉风行,批评起人来
    也一点不讲情面。大王乡很多干部都被他批评过。大家是既怕他又喜欢他。
    怕他的严厉,喜欢他的率直。他是县委机关下来的干部。在县委办当了五年
    秘书。他是三十八岁上下来的,先当了两年副乡长,然后才改任乡党委副书
    记。副书记与副乡长虽然级别一样,但政治待遇迥然不同。在党内,副书记
    是第二把手,与乡长平起平坐。
    曾少雄跨出王长生的办公室后,却并没有直接去董志康办公室。他知道
    董志康昨天下村,没回乡,就住在村上。他朝后瞄了一眼,踅足转身闪进了
    乡人大主席李大奎的办公室。他有自己的小揪揪,现在大幕尚未揭开,谁走
    马上任,谁闪亮登场,还在两可之间。哪尊菩萨都小瞧不得!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