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文学史[平装]
  • 共1个商家     19.30元~19.30
  • 作者:林庚(作者)
  • 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21229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文学史》是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林庚,字静希,著名诗人、学者。原籍福建闽侯(今福州市)。1910年2月生于北京,193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中文系。并留校任教。1937年后历任厦门大学、燕京大学及北京大学教授。
    1933年秋,林庚出版了第一本自由体诗集《夜》。1934年以后.他作为一名自由诗体的诗人尝试新的格律体,共出版了《北平情歌》、《冬眠曲及其他》等七本诗集。作为学者,其研究领域主要涉及唐诗、楚辞、文学史等方面。共出版著作十一部,其中《天问论笺》获1995年全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著作一等奖。他将新诗创作和学术研究完美地统一起来,显示出诗人学者的独有特色。

    目录

    朱佩弦先生序
    自序

    启蒙时代
    第一章 蒙昧的传说
    第二章 史诗时期
    第三章 女性的歌唱
    第四章 散文的发达
    第五章 知道悲哀以后
    第六章 理性的人性
    第七章 文坛的夏季
    第八章 苦闷的醒觉

    黄金时代
    第九章 不平衡的节奏
    第十章 人物的追求
    第十一章 原野的认识
    第十二章 旅/^之思的北来
    第十三章 主潮勺形式
    第十四章 诗国高潮
    第十八章 散文的再起

    白银时代
    第十九章 口语的接近
    第廿章 凝静的刻画
    第廿一章 抒情时期
    第廿二章 晚唐余风
    第廿三章 骈俪的再起
    第廿四章 古典的衰歇
    第甘五章 文艺清谈
    第廿六章 第四乐府
    第廿七章 理性的玄学

    黑夜时代
    第廿八章 梦想的开始
    第廿九章 讲唱的流行
    第卅章 杂剧与院本
    第卅一章 舞台重心
    第卅二章 章回故事的出现
    第卅三章 梦的结束
    第卅四章 女性的演出
    第卅五章 诗文的回溯
    第卅六章 文艺曙光

    序言

    燕南园62号是一个中式的小庭院,庭院中央有一棵高大的柿子树,右手数竿竹子掩映着几扇窗户,窗棂雕了花的,那就是静希师住房的东窗,窗边就是他经常出入的东门。走进东门穿过走廊是一间客厅,客厅南窗外有一段廊子,所以客厅里的光线不很强,有一种舒缓从容的氛围。从客厅一角的门出去,右转,再打开一扇门便是他的书房,那里东、南、西三面都是窗子。冬季的白天只要天晴,总有灿烂的阳光照进来陪伴着老师。这正应了他的两句诗:“蓝天为路,阳光满屋。”
    静希师到燕京大学任教时,住在燕南园一座独立的小楼里。但他喜欢平房,更喜欢有属于自己的大些的庭院,便换到62号来。他在院子里种了一畦畦的花,春天,鲜花布满整个院子,他享受着田园诗般的乐趣。

    文摘

    悲剧的产生,是原始人对于宇宙的惊异与命运的反抗的表现。它是与史诗平行的产物,而在形式上结构上却比史诗更为进步。希腊的悲剧,其来源是由于更早的合唱班(Chorus)。合唱班是一种歌舞的混合,发生于史诗之前或相同的时期中,乃是希腊人对于神的崇拜与英雄的赞颂。在当时神与英雄,本来相差无几,神是半人性的,而英雄是半神性的。故事发展在神一方面较多的便成为原始的宗教曲(Religious Chants),发展在英雄方面较多的则如著名的品旦颂歌(Pindaric ode)。这些歌曲起初都是与舞混合的,后来变为大规模的台唱,舞便渐渐的成了伴奏的功用。其中最重要的是那合唱班的领导所唱的合唱歌曲(Choral()des)。之后合唱班逐渐进步,最大规模而且最重要的酒神节(I)ionyst-s)上,便诞生了悲剧。在酒神节里,开始由合唱班的领导在台上饰酒神的样子,背诵酒神过去痛苦的故事,台下其余的合唱班员,便饰成羊的样子,以作酒神的随从;当台上说到最动人的去处,其余的人便表示惋惜的神气,成合唱,或舞,这便是悲剧的雏形。因为神总是渐渐的人格化了,酒神的故事无形中,又总得牵扯到好多别的神与人的故事,同时,因为它原来就是一个狂欢节,所以听众的趣味必须注意到,于是在演变中,酒神节的合唱曲(Choral()des)里,便常常不只是酒神的故事。本来合唱班也用来唱英雄颂歌,现在神人合于一炉,而已产生的史诗与神话里,又有无数可取的材料。伟大的悲剧家遂应运而生。最初的戏剧,仍不脱庄严的颂神意味,像Aeschylus的Prometheus便是很显明的;到后来人事愈来愈多,神愈来愈不重要,于是喜剧便沿而产生。首创喜剧的第一个伟大作家Arestophon他所写的T'he Frogs,便是和酒神在开玩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