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至高利益[平装]
  • 共3个商家     19.60元~23.40
  • 作者:周梅森(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7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2653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至高利益》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

    媒体推荐

    自序
      这套文集收入了我迄今为止创作生涯中的几乎全部重要中长篇小说作品。从早期的《沉沦的土地》、《黑垃》,到近期的《人间正道》、《天下财富》、《中国制造》、《至高利益》共计十二部长篇小说,十六部中篇小说。作品涉猎的有历史,也有现实,题材、内容和人物都十分庞杂,积在一起集中看完,连我自己都有点吃惊了,回顾总结一下,看来是很必要的。
      我是凭藉历史小说《沉沦的土地》步人当代文坛的,所以,在出道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直比较倾心于历史人文精神的探索和诡秘传奇历史的揭示。在此后的十余年里,我相继写下了支映旧中国煤矿历史和灾难的《黑坟》、《原狱》;反映清朝末年洪帮起义内幕的《神谕》;反映中国托派和早期革命者真实境况的《重轭》;反映抗战生活和战争的《军歌》、《国殇》、《大捷》、《沦陷》;反映民国初年军阀混战、股票投机、轿行火并等内容的沉红》、《孽海》、《孤乘》、《英雄出世》……这些作品发表、出皈之后,都曾引起广泛的评论和关注,获了不少奖,改成了不少电影、电视剧。
      然而,一个当代作家最终是无法回避自己置身的那个时代的。近年来,因为下海和挂职的感触,我又把创作目光投向了当代生活,这就有了《人间正道》和《天下财富》等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这些长篇小说涉猎到了官场上的政治斗争,大规模的经济建设,股份制改造,股市风云,兼并与反兼并,生活中各色人物的奋斗与挣扎,崛起与沉沦,等等。《人间正道》和《天下财富》刚一问世,中央电视台即将其列人重点片,分别拍摄成二十八集和二十二集同名电视连续剧。
      从历史到现实,这些作品几乎是沿着中国百年历史的轨迹写下来的,这真让我感到惊讶——二十年前最初拿起笔时,我决没想到过自己会写出今天这种模样,这真有点匪夷所思了。
      需要说明的是,这套文集里收入的并不是我创作的全部,许多不成熟的早期作品和没有多少收存价值的短篇小说、散文、电影、电视剧本,仅做存目。这么做不光是为了遮丑,更是为了这套文集能够更经得起较长时间的考验、历史的考验和读者的考验。
      我们最终都会成为历史的,历史是个不可逆转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作为单数的每一个“我”和作为复数的每一类“我们”都将消失,也许,我今天选编出的这套文集也将消失。然而,可以自慰的是,在中国新时期文学复兴的伟大时代里,作为一个作家,我以自己的人格良心参与了,而且真的尽力了,我觉得这就足够了。
      最后,向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同仁们表示我深深的敬意和谢意。他们是不计功利的出版家,为文学的积累和创作默默耕耘着。如果没有他们极具气魄的玉成,这套文集的出版是不可想象的。
                                  作者 1997年至2001年

    作者简介

    周梅森,男,一九五六年出生,江苏徐州人,当过矿工、文学编辑,挂职出任过政府官员,下海经过商,从事过房产开发、实业经营、证券投资,现为中国文联委员,一级作家。著有十二卷本《周梅森文集》,三卷本《周梅森政治小说读本》及中长篇小说三十一种,另有根据其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人间正道》、《天下财富》、《中国制造》、《至高利益》、《绝对权力》、《国家公诉》、《我主沉浮》等。其作品多次荣获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全国优秀畅销书奖。并获中国电视飞天奖、电视金鹰奖,其代表作中篇小说《军歌》获第四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目录

    第一章 兴师问罪
    第二章 大梦谁先觉
    第三章 基层政治学
    第四章 新官上任
    第五章 拍案而起
    第六章 混乱的阵营
    第七章 基本国策
    第八章 四面受敌
    第九章 民主选举
    第十章 铺花的歧路
    第十一章 忍耐与坚守
    第十二章 步步紧逼
    第十三章 以攻代守
    第十四章 案情突变
    第十五章 死不瞑目
    第十六章 省委书记的愤怒
    第十七章 要为真理而斗争

    文摘

    书摘
      青湖市委书记吕成薇明明看见徐小可陪着贺家国走进门,却像没贺家国这个人似的,一连声地责问徐小可:“徐处长,你们市领导呢?还有能喘气的吗?都躲着不见我是不是?也不想想,这种事躲得了吗?躲得了今天,躲得了明天吗?你替我转告钱凡兴和李东方,我跟他们没完!峡江被污染成这样子,167万人喝不上水了,还敢骗我,还说是去了北京!我看是做贼心虚,全躲到阴暗角落去了!”
      徐小可直赔笑脸:“吕书记,您消消气,消消气,这……这,我们市领导这不来了一位吗?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刚到任的市长助理贺家国同志……”  
      贺家国稍一迟疑,马上作了必要的解释:“吕书记,现在我并没正式到任,不过,关于峡江污染的事,您完全可以和我谈,我负责把您和青湖方面的意见转告我们李书记、钱市长。”
      吕成薇立即把矛头指向贺家国:“和你谈?你来转告?你以为是什么事?!”
      贺家国苦笑着说:“我知道,都知道!我们的国际垃圾园又向江里排污了,不但是你们青湖市,恐怕下游地区好多县市都出问题了,情况肯定很严重!而且,发生这种恶性事件也不是第一次了,前年发生了一次,去年发生了一次。”
      随吕成薇一起来的青湖环保局王局长问:“国际垃圾园这话可是从你嘴里说的,那你们为什么还不把垃圾园关掉?”
      贺家国自嘲道:“我们认为是垃圾园,有些领导同志却不认为是垃圾园,还把它当做政绩挂在嘴上说着,在我国现有国情条件下,问题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徐小可打岔道:“贺市长,还是边吃边谈吧!”
      贺家国点点头:“也好,也好,吕书记,李局长,我们就边吃边谈,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说,不要忌讳什么!实事求是嘛,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嘛,经过这段历史的实践检验证明,峡江国际工业园就是造污的垃圾园,你们就要求它关闭嘛,你们是受害地区,完全有权利说‘N0’嘛!”
      徐小可在桌下轻轻踢了贺家国一脚。
      贺家国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不动声色地系着餐巾,暂时闭上了嘴。
      没想到,贺家国这番话一说,吕成薇的态度在不经意中起了明显的变化: “贺市长,我不知道谁指使你来和我说这种话的。不过,这话你既然说了,那我也把话说在明处:你们峡江别想把我们青湖当枪使!这‘NO’我们不去说,我吕成薇和青湖市任何一个同志都没说过要把峡江国际工业园关掉……”
      贺家国用筷头指了指王局长:“哎,你们王局长就说过要关嘛!”
      王局长嗅出气味不对,矢口否认道:“我……我这也是一时的气话嘛!”
      吕成薇说:“王局长就是说了什么,也不代表青湖市委、市政府的态度。我们的态度很明确:不是要你们关闭国际工业园,而是希望你们严格执行国家环保法,采取措施,加大执法力度,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不管人家的死活。”
      贺家国坠人了五里云雾里,真不知这位女书记打的什么主意了,只得赔着笑脸连连道:“是的,是的,吕书记,我们对国际垃圾园一定严格监管,严格执法!”
      吕成薇敲了敲桌子,又申明说:“还要声明一下:贺市长,国际垃圾园这话也不是我说的,是你这同志自己说的,发明权属于你本人,我不能掠你之美!”
      徐小可笑道:“吕书记,我们贺市长也是开玩笑,想替你们出出气嘛!”
      吕成薇正经作色说:“这种玩笑我们最好都不要开,谁都别去开,这不可笑!国际工业园毕竟是我省第一个成功的开发区,它的历史贡献和历史地位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国际工业园出现的问题,完全是管理问题,是你们的失职造成的。”
      贺家国这才看出,吕成薇投鼠忌器,心里不禁对吕成薇有些鄙夷,便说:“吕书记,不论是谁的失职,都是不能容忍的,我建议你一追到底,你们这次既然到了省城,就该找省委、省政府彻底解决问题嘛!”
      徐小可又在桌下踢了踢贺家国:“吕书记,贺市长,快吃吧,菜都凉了。”
      吕成薇象征性地吃了口菜:“贺市长,你别给我耍手腕,我才不会去找省委、省政府呢,国际工业园又不归省里管,我找他们干什么?我就找你们解决!”
      贺家国说:“我们怎么解决?吕书记,我和你打个赌:现在咱们就去检查工业园的排污,我敢保证各项排放指标全合格,赌一瓶五粮液,你赌不赌?”
      吕成薇手一摆:“我不是赌徒,不和你赌——正因为是这种情况,所以,我今天才亲自来找了你们:以后国际工业园的排污,我们要参与监管。我们市政府准备派一个水资源监测组常驻你们工业园,以免日后再发生这种恶性事件!”  
      贺家国觉得女书记的要求合情合理,并不过分,嘴上却不敢答应,自己现在是代表峡江市方面说话,身份又不明不白,说冒了没人替他兜着,便打哈哈道:“吕书记啊,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革命同志,改革开放的目标是共同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共同的,你们何必往我们这里派维和部队呀?这不是让我们难堪嘛!”
      吕成薇气道:“让你们难堪?是你们的脸面要紧,还是老百姓的生存要紧?”
      贺家国马上做投降状:“好,好,吕书记,我不和您争,不和您争!您这要求我负责转告李书记和钱市长,同意不同意就是他们的事了。”

      贺家国冷冷一笑:“邓院长,你意思是不是说,我管得太宽了?”
      李东方敲敲桌子:“都冷静一些,邓院长,请你坐下,听贺市长说完!”
      贺家国又说了起来:“沈小兰同志含着眼泪问我:怎么一群共产党人在中国共产党以法治国的今天,会打不赢一场有理的官司?这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所以,今天开会前我就请教邓院长了。邓院长态度很明确,一口咬定沈小兰是动乱分子。同志们,根据我调查了解的情况,沈小兰同志在长达近两年的时间里,一分钱工资没有,带着九百三十二名职工苦熬岁月。在中院判决下来之前,沈小兰同志一直做工作,不但没带头搞过群访,还制止了三起群访。是中院的这个狗屁判决,把沈小兰同志逼到了第一线!沈小兰身为红峰公司党总支书记兼经理,带着群众到省委门口群访当然是错误的,性质也许还很严重。但是,没有这个沈小兰,也许乱子会更大,也许愤怒的工人们早就冲进赵娟娟的红峰商城冲砸一通了!”
      邓双林又站了起来:“贺助理,我提醒你一下:不要一口一个狗屁判决!”
      贺家国讥讽地看着邓双林:“那是什么判决?是公道的判决吗?如果你有灵魂的话,灵魂不受折磨吗?你每天躺在床上能睡着吗?邓院长,从红峰出来,我可是天天睡不着了!”
      钱凡兴这时说话了,态度鲜明,口气也颇为严厉:“邓院长,你不要生气,家国同志说你们是狗屁判决,我看没错!就是一个狗屁判决嘛!赵启功同志、李东方同志前后两任市委书记一次次给你们打招呼,你们就是不听,不能横加干涉嘛,不能以权代法嘛,你这个法院院长眼里还有没有党和政府?这里是美国吗?!”
      李东方语气平和地插话说:“钱市长,不横加干涉,不以权代法,这都没什么错,问题是这判决的法律依据究竟在哪里?邓双林同志啊,法律不是哪些人的专利啊,更不能成为某些人谋私的工具啊,你说是不是啊?”’
      形势这么快就变得一边倒,邓双林事先显然没想到,这才知道不妙了,头上的汗禁不住落了下来,似乎又想说什么赵省长之类,却终于没敢,只呐呐道:“我们……我们当然是有法律根据的。我们……我们本来也……也想调解,可当事双方都……都不答应,我们只好……只好依法判决了。”
      贺家国又追了上来:“好,邓院长,我姑且算你依法判决,那么,按你们判决书的裁定,也是赵娟娟欠了红峰公司二百六十万吧?这二百六十万又在哪里呢?”
      邓双林不知不觉改了口,不喊“贺助理”了: “贺市长,你既然做了调查,就该知道,我们已经扣下了赵娟娟价值二百六十万元的服装和商品抵债。”
      贺家国笑了笑:“这价值二百六十万元的服装和商品卖给你法院,你法院要不要啊?我给你打个对折,就算一百三十万,你们都拉走!连运费我都替你出了!”
      邓双林心里啥都有数,支吾着,再不敢做声了。
      贺家国把面孔转向李东方和钱凡兴:“李书记、钱市长,赵娟娟的底我摸到了,她不是没有钱,是因为有人给她撑腰,一直赖账。她个人在工行上海路储蓄所的存款就有八百二十万,在股市上还有一千五百多万。我在这里请示一下:我们是不是就先执行邓院长这个依法做出的判决,强行扣押二百六十万,支付给红峰公司,让沈小兰他们先吃上几顿饱饭呢?”
      李东方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看钱凡兴。
      钱凡兴当场拍板道:“有钱怎么能不还呢?邓院长,你去执行,马上执行!”
      邓双林连连点头:“好,好,钱市长,我散会后就让执行庭去办!”
      李东方故意问:“邓院长,这不算以权压法,干预你们办案吧?”
      邓双林几乎要哭了:“李书记,你知道的,我……我也是有苦难言啊!”
      李东方沉下了脸:“你邓双林当着峡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都有苦难言,峡江的老百姓还过不过日子了?!你难在哪里?心里装着老百姓,真正依法办事,我看就没什么难的!”说到这里,停下了,看了看身边的政法委书记陈仲成,“老陈,我建议你们政法委好好开个会,研究一下司法腐败的问题。看看红峰商城官司后面有没有腐败?腐败严重到了什么程度?没有当然好喽,可以把我们邓院长树成廉政典型嘛!有腐败怎么办?也好办,该撤的撤,该下的下,该抓的抓!判错的案子,伤了老百姓心的案子,该改的改!他邓院长不改,我们换个李院长王院长来改!”
      陈仲成麻利地站了起来:“是,李书记,我们立即进行专题研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