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村官难当:中国最基层官场原生态实录[平装]
  • 共3个商家     19.20元~25.60
  • 作者:吴问银(作者)
  • 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重庆出版社;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90379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这本《村官难当:中国最基层官场原生态实录》是吴问银的长篇小说作品,讲述的是青年干部下派到村任支部书记的故事。《村官难当:中国最基层官场原生态实录》是中国最基层官场原生态实录,是一个下派村支书的真情告白,是中国最基层官场权力实践的压箱之作!

    媒体推荐

    读着小说,品到了悠悠的茶香。像大碗茶,解渴;像山药蛋,解饿。现在山药蛋派作品不多见了,希望有更多的农村题材小说像热气腾腾的新出笼的馒头,喷喷香!
      ——紫藤仙儿
    清新的生活,真实的情感,朴素而可读。
      ——桐城洪放
    作者笔下的山村生活是那样的恬静而安详,是那样的朴实而真诚,是那样的真切而不虚浮,读之使人感动。
      ——骏马放南山
    确实很好,很难得的有关青年干部下派到村任支部书记的长篇小说。
      ——七月来雪

    作者简介

    吴问银,男,1973年生,安徽桐城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官场小说的奠基人,先后出版官场的小说均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出版作品:《救赎》、《执行局长》、《举报》,签约出版长篇小说《着陆》《裸官》。

    目录

    第一章 从市直干部到村支书
    第二章 进山
    第三章 新官上任
    第四章 第一次较量
    第五章 山村女教师
    第六章 第二次较量
    第七章 高书记嫖娼下台
    第八章 逼债
    第九章 修筑龙溪路
    第十章 扶贫项目
    第十一章 忙碌的十二月
    第十二章 岁末年初
    第十三章 猫腻
    第十四章 村干部办茶厂
    第十五章 春茶
    第十六章 上访事件
    第十七章 女能人
    第十八章 军令状
    第十九章 三个代表
    第二十章 选举风波
    第二十一章 协会
    第二十二章 铺筑小康路
    第二十三章 集体辞职
    第二十四章 忍辱负重
    第二十五章 主任之死
    第二十六章 下派归来

    文摘

    版权页: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诗中描写六月的高温天气。民谚亦有云:“六月六,鸡蛋熟”,地处内陆的山城龙越县每年这个时候都酷热难耐。
    毒辣辣的日头像下了火,地面的沙石晒得烫人,空气中弥漫着焦灼的气息,人如在蒸笼中炙烤一般。
    “人不跟天斗”,很小的时候奶奶就告诉张卫民这句话。虽说几千年来人们遵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但烈日当空照的时候,人们还是避开它,一则预防紫外线的照射,二则防止高温中暑。就连政府机关也实行了夏令时制度。
    张卫民下班后早早回家,吃过晚饭后,与妻子儿子躲在空调房间里享受科技带来的清凉。不到一岁的儿子在母亲的怀抱中很快就甜甜地睡着了,嘴里还衔着妈妈的半截乳头。
    张卫民躺在床上看了会儿书,一股倦意袭来,他打了个哈欠,看看妻儿酣睡的样子,关掉床头灯,躺在儿子身边睡下了。
    朦朦胧胧间,他骑着摩托车开进了一座大山,这山高耸人云,一座座山峰连绵起伏、蜿蜒无际。张卫民想起老家也有山,但那山跟这山没法比,或许不能算是山,顶多只能算个丘陵。这山里的风光无限好,有飞瀑流泉,奇花异草,还有在云中若隐若现的茶园,茶园中漂亮的采茶小妹一边采茶一边唱着山歌。张卫民看得入神,感觉似曾相识,像是在哪里见过。他费劲地想,想得脑袋发涨却始终想不起来。忽然一泓清澈的溪水吸引了他的视线,他走近探下身去,用手掬起一捧水来。咦,奇怪,这水怎么还带温度呢?难道是山里的温泉……
    “哇……哇……”儿子的哭声打破了夜晚的宁静,惊醒了夫妻二人。妻子睡意未消,懊恼地嚷道:“小祖宗,又尿床了,你怎么不长进呀?”
    张卫民正沉浸在好梦中,蓦然惊醒,他像往常一样迅速打开灯,惊呼起来:“伢来尿了,尿得很多,我半边身子都湿了,我还以为是温泉呢。”
    妻子一边熟练地脱下儿子身上的衣服,一边冲张卫民嚷道:“陕过来帮忙抱着孩子,瞧你养的好种?都一岁了还经常尿床,还好意思说是温泉呢。”
    张卫民笑了笑:“我家几代都不出‘来尿鬼’的,按遗传角度来讲,既然不是遗传我的基因,那就是遗传你的,算我倒了八辈子霉了,老是被这小鬼欺负着。”一边说着,一边接过孩子。
    妻子动作娴熟地拿尿布将床垫上的尿液擦去,铺上一块干爽的大尿布,从张卫民手中接过孩子,放在新铺的布上,哄着“伢不怕,伢不哭……”,边哄边将乳头塞进了儿子的嘴里。
    儿子停止了啼哭,一边咂着乳头,一边用滴溜溜的小眼睛四处张望。
    “还不把你的湿衣服换了?”妻子看着张卫民懊恼的样子,扑哧一笑。
    张卫民三下五去二地除去裤头背心,赤条条地走进淋浴间,水从头上直泻而下的时候,他算彻底醒过来了。
    张卫民回到房间的时候,儿子又睡着了,妻子用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胳膊,嘴里哼着摇篮曲。
    “你咋说儿子的尿是温泉呢?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妻子见他进来,问道。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大山里转悠,看到一处小溪,用手一掬溪水发现水是温热的,然后就被儿子哭醒了。”张卫民一边套上睡衣,一边说。
    “真搞笑,你怎么做这样的梦?”
    “我也不知道,最近老是做这样的梦,只不过这一次梦得最真切,刚人佳境就被伢吵醒了。”
    “梦中有没有漂亮的女子?别是春梦吧?”妻子兴味盎然。
    “没有,你想到哪里去了?睡吧,都凌晨一点多了。”张卫民岔开话题。
    “你撒谎,你一说谎眼神就露馅,快老实坦白,到底有没有?”妻子是公安局刑警队的,在明察秋毫方面比张卫民这个小法官更胜一筹。
    “我坦白,梦见你了。”张卫民做出一副投降状。
    “真有你的,都老夫老妻了,想我就明说嘛。”妻子一边说一边扑进张卫民怀里来。
    张卫民出生于龙越县东部的一个小山村,属于“世隶耕”型的农家子弟,读完大学后分配到县法院工作,又娶了个城里女人做老婆,并且在县城安下了家。
    在他老家那个偏僻贫穷的小山村人看来,他就是一个传奇。
    村里德高望重的张老爹说:“这小子什么好事都让他占尽了,没见他祖上积什么德呀?”邻居二楞子爸说:“他爷爷坟葬得好,遇上风水地了,发下一代,民伢子今后有大出息。”张卫民父亲自从儿子成为全村唯一的大学生之后,有些驼背的腰杆也似乎直了,逢人就说:“我伢有志气,我教他学种田,他说我长大才不种田呢,我让他帮忙建新房,他说我不要你的房子。这小子还真做到了,两脚离开泥巴田,成了城里人。”言语中透露出难以抑制的喜悦之情,那些人认真地听着,啧啧赞叹着。
    张卫民的妻子章柏芝出身于干部家庭,父亲是个副局长,母亲也是个机关干部,家中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儿,当做明珠一样捧在手心。
    公检法都属政法口,是一家。三个单位里年青人结成眷属的特别多,主要是平时业务交往中容易结识产生感情,还有一点就是“门当户对”。张卫民生得高大帅气,是法院的“金童”,章柏芝长得亭亭玉立、清秀可人,是公安的“玉女”,好事的人就忙着撮合。
    张卫民听说章柏芝是干部家庭出身,心里就有点自卑。好事的人劝说道:“出身那是父母给的,谁也不能守着父母过一辈子。现今你在法院,她在公安,两家既‘门当户对’,又是一家。你们二人结合那是志同道合、珠联璧合,我们政法队伍又要出革命伴侣了。”
    两人见面后彼此对对方很满意。交往了一段时间后,章柏芝将张卫民介绍给父母认识,父母一见张卫民都很喜欢,认为这小伙子朴实、忠厚。这桩亲事就这样成了。
    他们相识后第三年章柏芝单位集资建了房子,章柏芝分了一间小套,两人有了新房子,就举行了婚礼。一年后,他们的儿子“明明”出生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然而,就像梦里的征兆一样,他们的平静生活就要被打破了。
    就在张卫民把儿子尿当温泉的那天上午,政工科黄科长打电话让他去一趟。
    张卫民不知是福是祸,心里惴惴不安地来到黄科长办公室。